被爱所困的白露狐,哪个人的气数弃了哪个人_都

君月再次见到沈晨曦是在两年后的同学聚会上。那之前,任晓曾给她打过电话,大致意思是两年没见,希望她也能去,再怎么说她们也是三年的好友。当时虽是说会考虑,其实她心里早已决定不去,高中对她而言,除了是沈晨曦待过的地方,都没有什么值得她留恋的。后来是什么原因呢?对了,任晓说他也会去。

图片 1

图片 2

聚会那天,君月很早就到了约定地点,然后独自一人找了个不明显的角落坐下,她在等,等一个执着了若干年的男孩。手中端着酒,她并没有喝,眼睛紧紧地看着门口,一分钟,十分钟,二十分钟,门口热闹了起来,她知道,他出现了。

胭脂雪

一、情种

不变的白衬衫,黑裤子,脸上是常年有的笑容,而岁月似乎特别照顾他,那张雕刻的脸,还是那么令人沉醉。

文集寻一柳江湖,得一世情深
古风短篇专题记得关注哦!

或许这一切都是天意吧,世界那么大偏偏遇见的是你。

君月就静静的看着他,没有和其他人一样立刻上前,她在紧张,她想见他,可见到了又不知该怎么办。

文丨蔷薇下的阳光

那年的冬天我修练成人形,你不知为何躺在那厚厚的白雪里。我一时好奇走过去,却看见你满身是血的躺在那一动也不动。

似是她的视线太过热烈,沈晨曦忽然抬头向她看来,毫无准备的,她对上了那双黝黑的眸子。世界好像静止了,那一瞬间,君月忘了夏雪柔的死,忘了他已经不再理她,她的眼里,心里,都只有他。而沈晨曦则是有点惊讶的站在原地,他没想到,会看见她。

-1-回眸初见·序

当时我不知怎么做,对于人的一切我都不明白,更不懂如何去救一个人。但你满身的血触动了我的心,没办法我只好将元气输送给你。

做了几个深呼吸,君月挂上大大的笑容,缓步向他那面走去,先是跟任晓打了个招呼,才转向他。

上天入地,只为相遇,数着年月只为花开那一面,你我便是相遇之期。

事后我把你送到山脚下,我自己因元气大伤再次变成一只雪狐。

“晨曦哥哥,你来了”。她的声音清脆,令沈晨曦想起幼时的场景,那个总是一天到晚追在他身后的小女孩,没想到时间如此之快,他们都长大了。

对镜梳妆台,淡淡的胭脂涂于脸颊两旁,镜中人儿,不知为谁而化,那一日的回眸初见,早已在心底深深埋下了情种,只因天上人间,相隔甚远,情缘亦不可越界,如此,寻来姻缘签,便是下一次的花开,就是再相见的那一天。

当时你才五六岁,长得特可爱。从那次后我便忘不掉你了,可我却连你的名字都不知道。我本以为我门不会在见,但我错了。

“嗯,我来了,丫头,你也在”。他说,然后抬起手熟稔的揉揉她的头。

今日,便是姻缘签上说的那一天,她最爱涂抹胭脂,一袭红衣纱裙,轻轻将红色纱质的盖头盖在头上,在侍女的搀扶下走出了门外。

二、又见了 ,但也忘了

君月哭了,不是因为太想念他,而是因为那声丫头和那个熟悉的动作,她知道,他原谅她了。

“姐姐,当真要如此?”侍女丫头拉住她,舍不得她就此离开,只为了人世间那次的回眸情意。

十二年后

“晨曦哥哥,你不怪我了是吗”?君月溢满泪水的双眼期待的看向沈晨曦,即使知道答案,她还是希望他亲自说出口。

墨雪点头,“丫头,就此告别,就当你从来没有服侍过我,另寻她主吧!”

“啊~救命啦,疯狗咬人啦。”我边跑边大叫道。

沈晨曦微微愣了愣,“丫头,晨曦哥哥已经不怪你了,雪柔也不会怪你,别哭了,再哭就成小花猫了”。

“姐姐,能……不走吗?那诛仙台……”丫头欲言又止,泪水早已止不住地流下来。

我怕他们追上来所以只顾后面没顾前面,就这样没看见,我直扑扑的撞到了人。“啊,对不起,对不起…”我连忙从地上爬起来道。

“谢谢你,晨曦哥哥,我很开心,但我知道,我仍旧欠着雪柔姐姐,如果可以,我希望用我的下半辈子来忏悔”。浅浅一笑,君月止住泪水,“晨曦哥哥,我要出国了,你可以带我去看看雪柔姐姐么,我想亲自和她说一声对不起”。

“三千繁花,我等的就是这一天的花开,丫头,保重。”笑着告别,眼里却噙满了泪水,丫头自小就跟着自己,一直到现在,但是她不能带丫头离开……

“我无防,姑娘可有事?为何如此怱忙忙?”那个公子礼貌道。我拉着他的袖子道“公子你可要救救我。”

“丫头……你其实可以不用这样的,我早就放下了,雪柔她,一直活在我的心里”。

她缓缓地走向诛仙台,一路上,风轻轻吹着她的红盖头,而她只是笑着,淡妆浓抹总相宜,那胭脂涂在脸上,极好看。

我刚说完他们就追上来,他们看见我就冲上来,却被那公子几下就打倒了。

“一直活在我的心里”……呵呵,这不是早就知道的吗?为何还如此的痛?君月艰难的笑了下,然后又摇摇头,固执的说道,“不,那是我欠雪柔姐姐的”。

站在诛仙台旁边,再回头看一眼如此美好的天宫,跳下诛仙台,虽只是诛了修为,但是她早已算好时间,她要和他一起成长,她要等到花开的那一日,再一次与他相逢。

“姑娘能否倍我聊聊”那公子看着我道。我见他为人还可以而且救了我一命直接道“公子必客,再怎么说你也是我的救命恩人,所以公子叫我雪柔就好”

沈晨曦看着她,没有出声,他知道,君月是个很好的女孩子。可是,他爱的一直都是雪柔,若说错,那么谁又有错,他们都只是在爱情里迷失的人而已。他想,此次若不让她去的话,她恐怕会以为他并没有真正的原谅她,半晌,他点了点头,去一趟也好,他也好久没去了。

殊不知,他早已轮回数次,这一世,他们真的能够再次相遇吗?他还能记得那一年那一日的初见回眸吗?

“雪柔,好美的名字,本人姓轩 ,名逸然”轩逸然扇动着扇子道。“呵呵,我可以叫公子你逸然哥哥吗?”我抬起头看着他的脸道。

“那,晨曦哥哥,我先走了,见到你,这个聚会也就没有白来,明天我再来找你”。君月努力的使自己看起来正常些,听到想要的,也不想再停留,她怕,怕再呆下去,眼泪会止不住,所有的坚持都化为空气。

闭上眼睛,微笑着跳了下去,一切皆看缘分!

“当然可以”轩逸然笑了笑道。后来聊了许久,他得知我没有家人和家,便让我留在他那。反正也没危害就先在那住下吧。

沈晨曦听她这么说,张了张嘴,想说什么,终是什么都没说,看了一眼君月离开的背影,在包厢里坐下。

-2-胭脂女娃·墨雪

三、住进轩府

包厢内依旧吵闹不停,几乎没人注意到君月的离开,除了一直关注他们的任晓看到只有沈晨曦一人,奇怪的看向他。

林家大院内,林老爷站在门口,来回踱步着,今日是夫人的生产,产婆已进去好些时候了,只听得夫人一声声的叫喊声,却时时没有等到产婆出来的好消息。

图片 3

接触到任晓的眼神,沈晨曦很自然的回道:“她走了”。

“爹爹,娘亲一定会平安的。”六岁的林墨月拉着爹爹的手。

“逸然哥哥,真的要穿吗?”我抱起轩逸然递过来的衣服道。“没事我在外面等你”他摸了摸我的头道。

“你是不是还没原谅她”?任晓问道。对于君月的事情,她都很清楚,自然也知道君月喜欢沈晨曦,而且是很喜欢很喜欢。

林老爷看到大女儿如此乖巧懂事,便不再踱步,蹲了下来,“月儿,你希望娘亲给你添个弟弟还是妹妹?”

我走进房间换好了衣服,再走出来道“逸然哥哥”。“柔儿你真美”轩逸然赞美道。

沈晨曦没说话,只是对她摇摇头。任晓知道,他不想说,就算再问也没结果,端着酒默默的喝了起来,也没再问。

“妹妹。”林墨月笑着说道,“我可以照顾妹妹,可以给她穿最美的衣衫,我要让妹妹做全天下最幸福的妹妹。”儿时的她们是最单纯的时候。

我有点害羞道“那有,哦对了逸然哥哥我白吃白喝的住在这里也不好,要不我当你的丫环吧?”

外面很冷,这是君月的第一感觉,可是,她却又觉得这冷并不算什么。她没有打车,而是慢慢地走在街上,看着那一切繁华,突然间,她释怀了,十六年了,她呆在沈晨曦身边十三年,爱了他八年,到底还是走不进他的心里。是谁说,努力了就会有回报,不,需要的还有一个缘字。

林老爷笑着抱起女儿,“最是月儿懂父心呐。”

“随便,但你要记住不要累到自己”他摸了一下我的头道,“嗯”我答应到。

夜色漫漫,泪水洗净前事,睡了,也许就不会再痛苦,她想。

产婆抱着女娃娃忽然跑了出来,身上都是血,“老爷,老爷,生了,夫人生了,是个姑娘,真是神了,女娃娃的眉心痣真美!”产婆说的话有些语无伦次,但是老爷算是听懂了,夫人生了个女儿,母女平安。

在轩府我平安度过了几个月,也帮忙做了不少事。但轩逸然总怕我累着,总叫我少做些。就这样一天又一天我和他之间有了一种让人说不出的感觉,实其我们都不知道我们互相喜欢着对方。

“沿你眉目描画,笔落一抹鹅黄,沉香燃尽,鸟鸟岁月长,月色拨乱春江 ……”

老爷抱过女儿,怀中的女娃娃眉间有一颗红痣,那小脸蛋红得如涂了胭脂般,此时此刻,女娃娃正看着爹爹乐呵呵地笑着呢,她竟然没有哭,而是在笑呢。

一直到有一天晚上。“柔儿,我喜欢你”轩逸然拉着我的手轻声道。我一把抱着轩逸然道“我也是”他把紧了我说“那好我们结婚吧!”

“喂”,迷迷糊糊地,君月拿起电话,声音有点慵懒,一听就知道还没睡醒。

老爷特别开心,月儿看到娘亲生的真的是妹妹,开心地跳了起来,“爹爹,妹妹真美,你看她那大眼睛,水汪汪的,妹妹的皮肤如雪一样白,爹爹不如叫她雪儿吧?”

在银白的月光下,我们紧紧的抱在一起,而且都笑了。

“月儿,你还是老样子,睡懒觉的毛病总改不了,呵呵……”电话里一阵好听的男音带着打趣的意味传来,似乎对于君月的习性十分了解。

“好,就听月儿的,丫头,以后你就叫林墨雪。”怀中的女娃娃似乎听到了什么似的,开心地舞动着小手,浑身散发着淡淡的胭脂香。诛仙台的那一次毁了她半世的修为,然而她的体内尚还有半世修为,这残留的修为要等待她十八岁那年才能打开……

四、怱忙的婚事

听到这声音,君月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就很快的从床上爬起来,什么睡意都没了。

忽然月儿指着天空,“爹爹,快看,七彩祥云。爹爹,妹妹将来一定是个大美女呢。”

图片 4

“欧哲,是你么”?她的语气有点不确定,三年前离开后,她就和所有人断了联系,包括曾经对她好的他。

“我们月儿也美。”林老爷很是开心。

“柔儿,对不起我不能娶你为妻了,你不会怪我、恨我吧”轩逸然抱着我道。“不,我怎么会怪你、恨你皇上赐的婚谁又有办法”我苦笑道

“是我,月儿,不要惊讶,号码是任晓给我的”。似是料定她的好奇,欧哲很快给出了解释。

天空的七彩祥云,以及女娃娃的胭脂香,那便是墨雪的这一世,不知道她想要见的他在哪儿呢?

不知为何这次的婚特别的简单 ,就像没结的。

“哦”!君月低语道,然后就没有再出声。她想起高中那会,他也是这样,经常从任晓那里打听她的消息,每天早上都来教室里给她送早点,送她回家,帮她解决不会的作业。她也不是不知道他的意思,而是那会她一心扑在沈晨曦的身上,并且,任晓喜欢他,所以……

-3-良田百亩·儿戏

“你就是雪柔,也不怎样嘛”李月儿打量着我道。“婢女参见夫人”为了减小不必要的麻烦,我半蹲道。

“月儿,你还在么”?

在林墨雪出生后的第五年,林墨月十一岁,墨雪跟着姐姐去了家中的那良田百亩地那嬉戏,虽说姐妹俩相差六岁,但是容貌却相差十万分,姐姐林墨月恬静,似是闺中女子,礼貌谦逊;妹妹林墨雪活泼好动,似是乡间丫头,但容貌却生得分外美,尤其是那眉间痣,还有那脸蛋上泛着的胭脂红,身上的胭脂香,五岁就已经让乡里乡亲喜欢上了。

“哼,贱婢就是贱婢”李月儿挥袖而去。“呼,还算过去了”我装做很轻松似的,因为我看到轩逸然了。

电话那边突然变得寂静,只有细细的呼吸声,“听说你要出国了,我想给自己再争取一个机会,可以吗”?他有些紧张,这是君月从话语中感觉到的。

都夸林老爷好福气,生得两个女儿,都是貌美如仙,一个如尘世间脱俗的女子;一个如仙女下凡般自带着仙气。

接下来的几天李月儿对我很狠但都还好,可她却知道了她不应该知道的东西一一我是只雪狐

握着手机的手紧了又松,“对不起,欧哲,我……我还没忘记”。

林老爷自是得意的,自从墨雪出生后,多多少少有些偏爱二女儿,墨月生得一副好脾气,从不会因为爹爹疼爱妹妹多些而吃醋,反而更加喜欢这个妹妹了。

五、爆露了身伤

欧哲长长的叹了口气,“我知道了,月儿,我只是……祝你一路顺风,记得回来给我打电话,就算不是恋人,我们也还是朋友”。满满的失落,他早已知道结果,只是想后努力一次。

这一日,天气晴朗,墨月牵着墨雪的手在田间走着,时不时为妹妹整理衣衫和头发,墨雪紧紧拉着姐姐的手,“姐姐,你真好。”

她顺利的利用了我的缺点。今天我本打算找借口离开,可李月儿就是打死也不让我走。她知道我的秘密后就告诉过逸然,但逸然不信她就想办法来让我现出原现。

“嗯,再见,月儿”。

“小雪,你真是爹爹的小福星。”墨月说着,然后一前一后地走在田埂上,五岁的墨雪虽然不懂大道理,但是她却记得姐姐的好,只要姐姐有什么好吃的,都会先给她。

今晚是在一年中月亮最圆的,然而我侧会变成原现,是啊这么好的机会怎么能放过呢!

挂断电话,君月呆呆的坐在床上,不知在想什么,好一会儿,她才起身,整理好一切,去找沈晨曦。

忽然前面走来一群男孩子,墨月记得为首的那个男孩子是镇东王老爷家的少爷,自小跋扈,喜欢欺负女孩子,人群中还有一个男孩子,身材并不高大,在他们中间并不起眼,但是他看到墨雪出现的时候,他的嘴角不自觉地露出了微笑。

我出不去只好躲在房间里,这时轩逸然却来找我。“柔儿,开门那”他在外面敲打着门道。随着月亮的上升我的身体不断缩小 ,法力也随着散去。

阳光射在街道两旁的白墙上,闪闪耀眼,一盆盆的仙人掌上挂着流动的露珠。君月看着这一切微微的笑了,还是原来的地方,真好。她还记得六岁时,因为好奇被仙人掌扎伤了,整整哭了一天,后是沈晨曦答应带她去游乐园玩,她才没哭的。

然而这笑容,墨月看到了,她以为是在对她笑,所以对他的好感就此产生,年少的情意总是那么单纯,一个微笑就足以让人铭记于心了。

“柔儿你不舒服吗?”轩逸然再次问道。”没…没有,我有点累了想要休息一下”我躺在地上轻声道。

“叮当 ,叮当……”

他们将墨月和墨雪围在田间,“墨月,我喜欢你,嫁给我吧?”王子阳对着墨月说道。

轩逸然正准备走,李月儿却来了。轩逸然怕他打扰我休息追上去道“你去那儿,若找柔儿请你快速离开”

“来了……”沈母看着门前的君月,泪水不受控制的流出,半晌迟疑的开口。“小月?”

墨雪站在了姐姐的前面,“你是个大坏蛋,我姐姐才不喜欢你!”说完撩起袖子,做好要打架的准备。

“夫君来现在我带你去看个怪物”李月儿拉着他快速向我的房间走来。李月儿用力把门踢开,大量的月光照进来我与上变成了一只雪狐

君月的眼也有点湿润,这个女人,曾经很宠她。

谁知这一次王子阳一改常态,“墨月,我真的喜欢你。”那眼神竟然那么认真。

“果然是妖”李月儿说着就从袖子里拿出一把匕首向我冲来。轩逸然第一被我的样子惊到了,但很快的回过神来。

“啊姨,是我,小月”。

“但是我不喜欢你。”墨月拉着妹妹的手准备往回走,眼神瞥见了那个笑容爽朗的少年,只是,情不至脱口而出。

他见李月儿要杀我便跑过来挡了那一刀,李月儿吓得调头就跑。那刀上有毒,我由于心太乱没看见跑上去就问刀口舔了一口。

“小月,真是你吗”?沈母十分兴喜,用手擦掉眼泪,脸上瞬间堆满了笑容。 “你这孩子,你说说,怎么就这么走了,你爸妈也是,搬家也不留个地址。你说,你是不是不喜欢啊姨了”?

“墨月,这个世界只有我对你最好,她现在还小,若她长大了,你的风头都会被她给抢走的!我娘说了,林墨雪就是个妖精转世!”王子阳喊着。

几小时后我和轩逸然一起死人。但我发现了一个秘密一一轩逸然就是十二年前的那个小男孩。

“怎么会呢?啊姨,我可是喜欢你呢”。君月撒娇的回道,却也是实话。她的父母因生意长期在外,生活上的事多半靠的都是沈母,她才能有个无忧的童年。

墨月的身子怔了怔,没有理会,径直往前走去。而墨雪听了王子阳的这些话后,挣脱开姐姐的手,向王子阳跑去,五岁的她身形远不及王子阳,她就拽着王子阳的衣服,“我不是妖精!我是林墨雪!”她只知道自己在维护自己,哭着,拽着,王子阳没有还手,任凭这个五岁娃娃拽着自己打着。

世上付出的不一定能得到回报,但一定值的。

“好,啊姨相信你,快进来坐,这回啊,你可得好好陪陪我”。边说沈母就拉着君月往家里走,好似怕她又不在了。

江离就站在那里,看着五岁的墨雪拽着王子阳的衣服打着,他却始终笑着,这个女娃娃这么小就为姐姐打抱不平了,不得不对她刮目相看呢,他和她的情意也就是从这里开始的。

图片 5

跟在沈母的身后,君月知道,当初的不告而别,多少对眼前温柔的人产生了影响,她也想陪陪她,可是……

墨月转身,抱起墨雪,“小雪,我们回家。”王子阳分明看到了墨月眼角的泪水,他就这么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从林墨雪出生的那一天起,娘亲就找来算命先生,原本是想算算他和墨月之间的姻缘,却没想到算命先生说了一番话,让他这几年都难以忘记。

“啊姨,抱歉,我过一会就要走了,恐怕不能陪你,你可以帮我叫一下晨曦哥哥吗”?

【林家小女自带妖气,如果长到十八岁,定会毁了林家大小姐的情缘,如要结缘,定要趁早。】

沈母的神色顿了一下,“小月,真的要走”?君月不忍心,但还是点点头,“好吧,你等一下,我去给你叫晨曦,但是,午饭吃了再走,好不好,啊姨亲自下厨”?

王子阳一直记得这句话,当他看到墨雪的时候,确实生得美若天仙,算命先生果然料事如神,只是墨月并不理会他的意思。

看着沈母脸上的期待,君月知道,她不应该再拒绝,但,她还是开口拒绝了。

她不是不理会,其实墨月一直都知道,妹妹出生后,将自己原有的一切宠爱全部得了去,虽然她不会嫉妒,但是被王子阳这么一说,她的心里多少是不好受的,对于爱情,她对那个人群中的少年一见钟情。

“啊姨,我……我还有事,饭就不吃了,下次再来”。

“姐姐?我,真的是妖精吗?”墨雪的眼睛哭得肿肿的。

“下次,下次还不知什么时候,罢了,你这丫头”。

“妹妹才不是妖精,小雪,不要听他乱说。”

无奈的拍拍君月的手,沈母转身上楼,没在要求她留下来,年轻人的事,终究管不了。

“姐姐……”墨雪忽然挣脱开姐姐的手,“姐姐,以后你还是离我远些吧。”

客厅里一下静了下来,君月的目光在周围流动着,忽然,在一处停留。那是一张相片,一个十多岁的男孩站在一个岁数略小的女孩背后,宠溺的看着她,而女孩笑得很灿烂,露出两颗白白的虎牙。是沈晨曦与她,不由得,她走近照片,伸出手抚上了片中的人,多少年了,没想到它还在。

“傻丫头,你是我的亲妹妹,别听外人的话,记得,你永远是我的好妹妹。”

“那时候,你喜欢哭了”。

墨雪点点头,擦干眼泪,笑了。

“啊”。突来的声音吓了君月一跳,她转身就看到沈晨曦站在楼梯间看着她,连忙放下了照片。

那之后,王子阳总会时不时来找墨月玩,墨月总是会带着妹妹一起,那个少年也在其中,虽然话不多,但是一来二去,还算熟识,只是王子阳特别不喜欢墨雪,他总是觉得墨雪是他爱墨月的绊脚石。

“晨曦哥哥,我们可以走了吗”?

墨月总是会找各种借口与那个少年说话,少年话甚少,他的注意力似乎都在那个女娃娃身上,只是表现得不是特别明显罢了,毕竟他十一岁,她才五岁。

沈晨曦不语,半响方点了点头,“你要和我妈说一声吗”?

-4-十八之约·遇见

“不了,免得啊姨难过,劳烦你跟她说下”。

时间一晃十三年过去了,林墨月二十四岁,林墨雪十八岁,这十三年来,王子阳没有停止追求林墨月,家中父母早就多次登门拜访,林老爷本是不愿意这门亲事,但是这十三年来,王子阳只要有空就来看墨月,而墨月却一直有意无意地躲避,这个男子,在她看来,确实不是自己要嫁的那个人……这十三年来,她好几次想跟那个他说出心中的情意,都不知道该如何约他出来,墨雪也渐渐看出了姐姐的心思,她偶然得知姐姐喜欢的人原来就是那个江离哥哥,如果有机会,她一定要帮姐姐说出这份情意。

“好,走吧”。两人一前一后出了门,向株冶墓园而去。

直到有一日,王家再一次邀请林家去醉月楼一聚,林老爷好说歹说地说服了墨月一同前往,无论是否应了这门亲事都要亲自面对。

那一日,墨雪穿了一袭红衣,自小她就最爱红衣,俨然出嫁的女子,脸上涂了她最爱的胭脂;而墨月穿了一身水蓝色纱裙,清丽脱俗。

进了醉月楼,那王子阳早早地等候在那里,他的父母没有来,他只是借了父母的名义邀请,他想只有这样墨月才会来,林老爷和夫人自是知道的,缘分还需要他们自己去解,便拉着墨雪,告诉墨月,家中还有事情没有完成,赶紧离了开。

留下墨月一人站在楼下,她看着父母和妹妹离开后,一直犹豫着要不要上去跟王子阳说清楚,最终还是上了楼,看到王子阳坐在靠窗的位子,他看到她来了,赶紧起身,“墨月,你终于肯来了。”

“王子阳……我……”

“你什么都不用说,我知道,这些年我都知道,你不喜欢我,但是我喜欢你。”

醉月楼外,“爹娘,你们先回去吧,我自己逛逛集市。”墨雪说道,此时的她容貌越发得精致,她一人悠哉悠哉地在集市上逛着。

十八岁的这个劫,不知何时才会出现,现在的墨雪根本没有前世的一切记忆,所以,在她遇见他之前,她只是一个十八岁的少女罢了。

“老板,我要一个糖人。”墨雪走到一个糖人的摊位前。

“抱歉啊,姑娘,这个糖人那位公子已经定了呢。”

墨雪看向对面摊上的公子,便走了过去,拍了他的肩膀,“公子,你,那个糖人可以让给我吗?”

那公子回头的瞬间,墨雪定在那里,竟然是江离,“江离哥哥,没想到是你啊?”

江离也反应过来了,“原来是林家二小姐墨雪啊,多年未见,都长这么大了。”

“江离哥哥你说笑了。”多年之后再看到江离,俨然一个英俊少年郎,墨雪差点没认出来,“对了,江离哥哥,你要这个糖人做什么?让给我呗。”

江离自然是给了她,墨雪正愁着没人陪,便硬是拉着江离哥哥一起逛了起来,她是想找个机会告诉江离哥哥,姐姐喜欢他。

两个人坐在古街的廊上,墨雪吃着糖人,正想着如何开口告诉江离哥哥姐姐喜欢他的事情,比起那个王子阳,江离哥哥要清秀得多,她依稀记得多年前,那个身板瘦瘦的江离现在竟然也壮实了起来。

“对了,江离哥哥,我有件事……想跟你说。”

“嗯?”

“我,我,我姐姐她喜欢你。”墨雪憋了一口气,终于给说了出来,但是她却看不出江离哥哥脸上的表情。

他只是笑着,“王子阳很爱墨月呢。”

“嗯?嗯。”墨雪不知道该如何说下去了,听江离哥哥这话的意思就是说他对姐姐也有那么点意思?“江离哥哥,你喜欢我姐姐吗?”

墨雪看到江离终于红了脸,便明了心意,“江离哥哥既是喜欢我姐姐,为何不告诉她呢?你不知道,她也喜欢着你呢。”

江离不再说话,只是看着前面,他知道墨雪误会了他的意思,但是他也没必要再去解释什么,他红了脸并不是因为墨月,而是因为她,那一年起,他就注意了这个丫头,只是丫头今日如此道来,墨月当真喜欢上了自己吗?

醉月楼内,墨月终于鼓起勇气告诉王子阳她喜欢的人是江离,“子阳,这些年谢谢你喜欢我,可是我……心里喜欢的是江离。”

“但是他不喜欢你。”王子阳如此直接地说了出来,“墨月,还记得十三年前我对你说的那些话吗?你妹妹墨雪天生和你犯煞,你知道吗?你心心念念的这个江离,你知道他喜欢的人是谁吗?是你的好妹妹墨雪!”

墨月怔住,“子阳,这么多年了,为什么你还是这么执迷不悟呢?我妹妹与江离并未有过接触,谈何喜欢?”

“十三年前那一天,你可知道,江离就已经喜欢上了你的妹妹林墨雪!”

“不可能,十三年前妹妹才五岁,江离怎么可能会喜欢五岁的妹妹呢?”

“这便是情,墨月,我知道你不喜欢我,但是你若再不去争取,我相信,你所有的幸福都会被你这个好妹妹夺走!”王子阳抛下这句话便离了开。

留下墨月站在那里,不知所措,江离怎么可能会喜欢小雪呢?

-5-愿其幸福·情深

数着年月只为花开那一面,就算来来回回错过又擦肩,又如何?她喜欢他,他又爱着她。

择日,墨雪还特意为姐姐选了个日子,让她和江离见一次面,好可以说清楚情意,这样一来,她也算是为姐姐做了一件美事,然而,那天之后,墨月并不这么想了,这个妹妹确实,从出生开始,夺走了原本属于她的一切,虽然妹妹并非有意,但是她看的出来,爹娘都甚爱这个女儿,超过她,她已到了出嫁的年纪,爹爹有意要将她许给王家。

可是她爱的人不是王子阳啊!

“姐姐,我带你去一个地方。”墨雪依旧如儿时那样拉着姐姐的手。

墨月轻轻挣脱开墨雪的手,“今日我有些不舒服,我们改日去吧?”

“哦……”墨雪有些失落,姐姐平日里不是这样的,是自己哪里做得不对了吗?“姐姐,我知道你喜欢江离哥哥,本来今日跟他约好了要见你一面呢……”她还是说出了今日出去的目的,墨月愣在那里,但还是转头就走了。

墨雪嘴里嘀咕着好可惜,但是她还是出了门,不管怎样,她要撮合江离哥哥和姐姐的情意,她走出了门外,往约定的地点走去,只要一想到江离哥哥和姐姐成婚的那一天,她就特别开心。

还是那个长廊,江离早就在那等候了,他手里拿着两个糖人,他本是要跟墨月说清楚的,儿女情长,不要误了彼此的时光,然而看到的只是墨雪一人。

“江离哥哥,我姐姐她今天不舒服,不能来呢,好可惜,江离哥哥,你能写一封信给我姐姐吗?”墨雪笑着看着江离。

“好。”他递给墨雪一个糖人,然后坐在那,写了起来,如此也好,不见面,就当是从来未曾相识,毕竟他们之间见面的次数少之又少,何来情意?

写完之后,塞入信封,递给墨雪,“这封信给墨月就是。”

墨雪接过信封,开心得跳了起来,“姐姐看到后一定会开心的。”

希望吧。江离心中默念着,他只想默默地陪着墨雪就足矣了,也许墨月对他的情意就好比他对墨雪的情意般,一眼便对上了。

回了家,墨雪推开姐姐的房门,姐姐不在屋内,又转身回到院内,看到姐姐正在照料开放的花儿,看到花儿的那一眼,墨雪的心头似乎被什么给牵绊了般,有点疼,“姐姐,你看,这是江离哥哥给你的信,赶紧看看吧。”

墨月接过信封,打开来:

墨月,很抱歉辜负了你的情意,听墨雪谈起你的情意,我想有必要要跟你解释下,虽然儿时我们偶有一起玩耍,但是我对你的情意只是好朋友的情意,并非爱情,我的心中早已有了其他人,希望你能找到自己的幸福,王子阳对你情深似海,万不可负了有心人。

墨月一个趔趄,还好墨雪及时扶住了她,“姐姐,怎么了?江离哥哥说了什么?”

谁知墨月一把将墨雪推倒在地上,“你不要再假惺惺的了。”然后转身回房,墨雪坐在地上,捡起地上的信,看到了里面的内容,怎么可能,江离哥哥那天明明有意于姐姐,怎么可能?

她敲着姐姐的房门,“姐姐,不是这样的,江离哥哥明明说了对你有意的,姐姐,你开开门。”

“小雪,你还是走吧,我自己的事自己会做主,你不要再这么做了。”墨月哭着,她当然知道江离说的心中的那个人是谁了,“小雪,你难道不知道江离他喜欢的人是谁吗?你不要装傻了!这么多年,我做了这么久的陪衬,终究还是得不到我想要的爱情,我不想看到你!”

姐姐说的意思是江离喜欢的人是自己?墨雪靠在廊柱上,第一次看到姐姐如此伤心难过,全都是因为自己。

她也将自己关在房间内,任凭爹娘这么喊都不应声,“老爷啊,这墨月和墨雪是怎么了?”

林老爷只是叹叹气,他又何曾知道发生了什么,“女儿长大了,有自己的想法,让她们都静一静吧。”

墨雪将自己关在房间内三天之后,出了门,直接跑到江离的家门口,江离的家,不如他们家富裕,她直接站在了江离的面前,泪眼汪汪地看着江离,“江离哥哥,和我姐姐结婚好不好?”她几乎是求着江离,也许只有这样姐姐才会开心。

“不好。”谁知江离直接拒绝了她,他掰过墨雪的肩膀,“墨雪,我喜欢的人是你,一直都是你!”然后不由分说地吻了下去。

那一刻,墨雪的大脑里不断浮现出那些画面,那些曾经过往的画面,记起来了,记起来了,她记起来了,可是,姐姐也很喜欢江离呢,泪水顺着她的眼角慢慢滴下来,江离,原来我心心念念寻找的人是你。

“墨雪,我喜欢你,嫁给我好不好?”

墨雪站在那里,泪水早已模糊了双眼,“对不起。”她跑了出去,她不能如此自私,姐姐怎么办?

迎面撞上了王子阳,谁知王子阳一把将她抵在了墙边,似乎是要吃了她似的,“让墨月和江离成婚,然后你离开林家,这样你的姐姐才会幸福!”

墨雪推开王子阳,“你当真?”眼角的泪水还没有干。

“当真,你不属于这里,你和墨月命里犯煞,只要你在的那一天,墨月就不会幸福!我想你应该很清楚这些年墨月对你如何。”

“好,我明白了。”

她擦干泪水,往家里走去,如果这样能够让姐姐幸福,那么她愿意,她已经寻到了那一次回眸遇见的那个他,足矣了。

“什么?你要出家?”爹爹听到墨雪要出家,一下子嗓门大了起来。

“是的,爹爹,我求算命先生为我算了一卦,爹爹,姐姐喜欢的人是江离哥哥,希望爹爹能够成全姐姐和江离哥哥。”墨雪努力抑制着内心的不舍,如果不是那个吻,或许她不会寻到那个他了。

“江离?鱼户的儿子?”

墨雪点点头。

“那跟你出家有何干系?”

“我和姐姐命里犯煞,只要我在林家一日,姐姐就不会幸福,爹爹,姐姐自小对我疼爱有佳,这也是我能够为姐姐做的事了,爹爹,那王子阳虽然喜欢姐姐,但是姐姐不爱他,我相信爹爹和娘亲在婚事上一直都很开明,所以希望爹爹成全姐姐和江离哥哥,也成全我……”

“胡闹!什么犯煞,你听哪个算命先生说的?”

墨雪跪了下来,“爹爹,女儿求您了,如果爹爹不答应,女儿就长跪不起。”

林老爷扶起墨雪,“你,也喜欢江离对不对?”爹爹一眼便看穿。

墨雪不语,“求爹爹成全!”

林老爷看着墨雪,泪水也滴了下来,捏紧着拳头,“好,我答应你。”

墨雪再次跪了下来,“多谢爹爹成全。”她与林家本就不是亲人,现在却胜似亲人,如此结局,挺好。

墨月得知妹妹要出家的消息已经是第二天了,她急忙跑到门口,看到妹妹上了马车,她却没有勇气上前……

林老爷派人去了江家,将墨月和江离的婚事安排在后日七月初七,江离听到后抓住了林家派来的伙计问墨雪在哪里,那人说墨雪去了山上的庵堂了。

他想也没想冲出了屋子,往山上跑去。

墨雪跪在庵堂内,师傅正要为墨雪削发,“墨雪,发丝落地,便无回头路了……”

“师傅,墨雪愿意遁入空门。”

“好。”

“等等!”江离还是来了,师傅看到墨雪的情缘未尽,示意她先了却了情缘再削发。

“墨雪,为什么,为什么你要出家?”

“江离哥哥,我只希望你和姐姐幸福。”

“就为此?”江离掰过她的肩膀,一件一件的往事全部说了出来,从十三年前他初见她开始,他就注意她了,然后只要逢她出门,他都会默默地跟在后面,只是静静地看着就很幸福了,中间虽然也有过交集,却没有多说什么话,可就是在这样的日子里,他渐渐喜欢上了这个女子,喜欢她的一切,“墨雪,你,当真要我娶墨月?”

“是。”墨雪看着远处,其实泪水早已在眼眶中打转了。

“墨雪,也许我们之间的情意还不深,或许只是我的一厢情愿罢了,好,我答应你,娶墨月。”转身,泪水在眼眶里打转,他便成了她的好意就是。

墨雪看着江离哥哥的离去,她转身,回到庵堂内,愿意削发,就此了却红尘事,那一世,数着年月只为花开,而这一次,花开了,寻到了他,却放手了。

“尘世间的一切,都将随着落地的发丝了却,尘世间的爱恨情仇,忘了也罢,就当一次寻爱的旅途,前尘往事也不过如此,既是知道如此,就不会不管不顾地入了诛仙台,最终至此,苦的还是自己。”师傅说道。

原来这位师傅知道自己的前尘往事,她看着师傅,泪水就这么滴了下来,“师傅,我心甘情愿,从此,红尘往事,就当随风散去罢。”

师傅拿出墨雪最爱的胭脂盒,“你最爱的胭脂,收藏吧,自今起,红尘情缘与你再无瓜葛。”

墨雪接过曾经这十八年来最爱的胭脂打开来,抹了一点于脸上,就当是告别这红尘往事了,然后合上,藏于袖中。

-6-胭脂飘雪·了却

时间过去了许多年,那年下雪了,天空中竟然飘落了胭脂般的雪,她轻轻用手接住那落下的雪花,“他应该和姐姐很幸福吧!”抬头,撞见了那再熟悉不过的眼神,是江离,他就这么站在她的眼前,时光似乎褪去了他曾经的年少,成熟了些许。

她走过去,“江离哥哥。”依旧如从前,只是时过境迁,她已然能够笑着面对他了。

“这些年还好吗?”依旧如此温柔。

墨雪点头,“多谢关心,姐姐,还好吗?”

她这话刚说出来,前面那棵大树后面走出来一个女子,是姐姐,她大着肚子,她的身边还有一个男子,是王子阳,墨月走了过来,与儿时般牵起妹妹的手,“小雪,对不起,都是我不好。”

墨雪看着姐姐和王子阳站在一起,她不敢看王子阳,所以赶紧松开了牵着的手。

“墨雪,对不起,一切都是因我而起,我不该那样看你,我以为你离开后,墨月就会幸福,可是,江离还是拒绝了墨月,也许是我不该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墨雪,你打我吧。”王子阳说道。

墨雪的眼眶里噙满了泪水,“我从来没有怪过你,姐姐的幸福是墨雪这一生最期待的,姐姐,其实,子阳哥哥和你,才更像一对夫妻。”他们四个人就这么站在雪中,笑着哭了。

墨月抱着墨雪,“还俗吧,别让江离等得太久。”

墨雪笑着哭了,此时此刻,她还有什么可说的呢,江离紧紧地抱住了她,那一场胭脂雪,下得真及时,那样的画面,真美。

终于还是等到了呢,墨雪的师傅远远地站在那,“情啊,便是如此。”

对镜梳妆台,淡淡的胭脂涂于脸颊两旁,镜中人儿,此时此刻,只为他而化,得一世情深,了一世情缘,终得眷属,甚好!

犹如这场胭脂雪,连续下了几天,似乎是在为他和她庆祝呢。

本文由优德88手机中文版发布于w88win手机版登录,转载请注明出处:被爱所困的白露狐,哪个人的气数弃了哪个人_都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