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说精选,大傻当爹

■ 葛长海

呱呱呱……“生了,生了……”一个女人的声音伴杂在婴儿的哭声里。“姑姑,巧梅啥样了,生的是个啥?”一个男人生窗户下焦急的问。“你媳妇儿福大命大,给你生了个带巴的。”另一个女人的声音从屋里传出来。“爸,听见了吗?我也当爹了,您有孙子了,我有儿子了。”又一阵阵婴儿的啼哭,响在了这个不大的农家小院里。

呱呱呱……
   “生了,生了……”一个女人的声音伴杂在婴儿的哭声里。“姑姑,巧梅啥样了,生的是个啥?”一个男人在窗户下焦急地问。“你媳妇儿福大命大,给你生了个带巴的。”另一个女人的声音从屋里传出来。“爸,听见了吗?我也当爹了,您有孙子了,我有儿子了。”又一阵阵婴儿的啼哭,响在了这个不大的农家小院里。
  “这媳妇儿真甜虎人,医院不去在家就能生孩子?大傻,快别光顾着高兴,赶紧给巧梅煮鸡蛋熬粥去。”王志文高兴得刚想进屋,又把刚迈进去的腿挪了回来,站在门外冲窗户下喊了一嗓子,激动得差点老泪纵横。
  “知道了爸,对了这四百块钱,您一会给马阿姨,我高兴得差点忘了。”王大傻满脸喜庆地进了走廊又返身出来,这才想起忘给接生婆婆钱了。忙从兜里拿出了事先早预备好了的几张一百块钱,递给了站在门外的老爸。
  “四平八稳,四平八稳。”从儿子手里接过钱的王志文乐得脸上的核桃纹都开了。
  
  今年三十岁做了爸爸的王大傻其实一点也不傻。二岁时就没了爹的他,随娘改嫁,到了现在的这个村子,王家屯。管三十八岁的王志文叫了爹,还随了他的姓。可万万没想到,十岁的他妈妈竟然也没了。扔下了三个正在上学的孩子。继父王志文领着三个孩子过上了又当爹又当妈的日子,只有小妹妹是继父亲生的,大傻还有个姐姐比他大四岁。
  在妈妈离世的一年后,小学毕业的大傻说什么也不念书了,为这事王志文还跑到了大傻妈的坟前一顿痛哭。
  “香她娘啊,大傻这么小不念书将来可咋整?怕是连个媳妇儿都说不上,我死后咋有脸见你?”
  可不管王志文好言相劝,还是要大打出手,王大傻就是铁了心的不念书。
  “爸,他不念不念吧,你硬让他去做他不愿意做的事,白搭钱,白搭工的。”念高中了的十七岁的王山果一把把大傻拽到了身后,她真怕气得脸红脖子粗的爸爸手里的笤帚疙瘩打在弟弟身上。
  “你说,他这么小,能干个啥?咱家就他这么个小子,出息不了人,我咋能对得起你们死去的妈。”王志文声泪俱下的痛哭起来。
  “爸,我啥都能干,别看我岁数小,我长得大,穷养猪,富读书,我要养猪。”十三岁的王大傻一心想把穷家过起来。
  
  “大傻,猪出栏了,这批猪挣多少?”十五年后的一个中午,王大傻的四十头猪被一辆拉毛猪的车拉走了。
  “二嫂,猪养了十多年,就今年这批挣了十几万。俗话说的好,家有万石,带毛的不算,这些年没剩钱,净操心了。”二十八岁的王大傻出息得一表人才。一米八的大个字,肩宽背厚,浓眉大眼,相貌堂堂的,非常的英俊。
  “大傻,别老说不挣钱,不挣钱的,你姐和你妹不都是靠你养的猪出钱,念完的大学。”胖二嫂李桂花自从嫁到王家屯,就和大傻家成了邻居,那时大傻五六岁,一直看着他长大的。
  “老二媳妇儿说得对,供山果和水香全是养猪的钱,要单靠种那十几亩地,好干个啥的?”王志文拄个棍子从房子的空隙处来到了后院。王大傻的猪舍盖在自家房子的后面,一块很大的空场处。
  “叔,这腿咋还没好?都有两个月了吧?”王志文在拉玉米杆子的时候,坐在大傻开的四轮车上,在下坡的时候,刹车失灵。一下子把王志文从车上摔到了地下,差点要了命。
  “好多了。这不?能下地溜达了,大傻不让我乱动。他二嫂,看哪有相应的姑娘给大傻费费心,介绍一个。”王志文天天为大傻的婚事着急,看见谁,三句话不到,准让人家给大傻介绍对象。
  “行,叔,您放心,咱大傻模样俊,小伙子还能干,我得给找个好的,般配的。”李桂花说的是心里话,她早有心想把亲娘侄女巧云介绍给大傻。她娘家在上坎的李家店,有两个哥哥,两个哥哥家各有一儿一女。大哥家的闺女叫巧云,长得非常漂亮,今年二十五岁,在县城里的纺织厂上班,心气高,一直没有对象。二哥家的闺女叫巧梅,比巧云晚几年生,今年二十岁。人长得虽说不如巧云模样漂亮,比大侄女巧云实诚。
  李桂花首先想到的是巧云,和大傻非常般配。巧梅岁数小点。她决定把地里和园子的活干完了之后,回家上大哥家提提这门亲事。
  “我们说了不算,你也知道,巧云眼框子高,一般人看不上眼。”大嫂给李桂花洗了个苹果,递给了她。
  “嫂子,我知道咱巧云眼光高,一般人儿我也看不上眼,这个小伙子谁看谁都能相中,家庭条件也有。他自己年年养几十头猪,一个老爹。一个姐姐大学毕业,在北京找的对象,两口子一个人三万来块。一个妹妹大学也刚毕业,他家就在我家西院,知根知底。”李桂花接过苹果放在了炕沿上。心想,只要巧云不嫌王大傻家在农村,大傻这条件百分之百能成。
  “姑回来了?”李巧梅在园子里拔草,看见姑姑进了大娘家。她有点想姑姑了。巧梅的爸妈一直没和父母分家,直到现在巧梅家住的房子还是爷爷奶奶留下的。从小就是姑姑哄大的巧梅,和姑姑的感情很深。
  “梅,今天没上班?”李桂花见着了二侄女,心里一禁有些后悔,自己为啥不先去问问巧梅,把她留在自己身边。又一想,算了,反正她还小,不急,哪个侄女都一样。
  “没,姑,今天德大整修。”巧梅在一个加工厂上班。
  “你爸妈,都挺好的吧,我一会过去看他们。”李桂花对两个哥哥的感情没啥两样,可两个嫂子,她喜欢二嫂,人实诚,事少,还孝顺,直到父母没哪天,都是二嫂端屎倒尿的侍候。
  “行,姑,那我先回去了,大娘,云姐午休回来吗?”巧梅见大伯没在家,看了一眼正在和面的大娘。
  “回来,一会儿大娘包饺子,梅,别走了。”李桂花的大嫂见小姑子有日子不来家里了,又特意为女儿介绍对象回来的,决定中午包饺子吃。
  “不了,大娘,我妈不知道我来。我走了,姑,今天别走了,晚上上我家,咱涮锅子吃。”李巧梅一双不大的丹凤眼盯着李桂花看。
  “姑,你说,你上大娘家干啥来了?”晚上躺在一张双人床上的李巧梅抹着瞎问李桂花。
  “给你巧云姐介绍个对象,我家西院的邻居。”李桂花中午见到了巧云和她订好了,下个礼拜日去王大傻家见面,商量好后,她就去了二嫂家,呆了整整一下午,巧梅又特意骑电动车到街里买了牛羊肉,涮锅子用的各种材料和锅底料,一家人围在一齐吃了顿火锅。
  周日这天,李巧云拉上了今天正好上晚班在家休息的巧梅,还有父母及二叔五个人包了一个出租车,来到了王家屯。李桂花的两个哥哥家的男孩儿都是第二胎后来生的,才上小学。
  王大傻家屋里院外被大傻通收拾一遍,亮亮堂堂的。
  “进院,进院,大哥,大嫂,二哥快进屋。”李桂花的老公今天也没出去干活,老早过来等在大傻家。
  “快坐,这屋太小了,来大伙吃水果。”大傻昨天骑摩托车现去买的菜和一些水果,预备了鸡,鱼,不少的青菜,堆了一厨房。
  他有些不好意思地看了一眼两个走在后面的女孩。一个高高细细的,白净的脸上一双大眼睛特别美,不过就在进门这会儿,眼里闪过一丝别样的神情,细细的眉毛还皱了一下。
  另一个比较矮的,微微有点胖,脸色红润润的,像个大富士苹果。一双不大的眼睛,清纯,闪着善良友好的光,小巧的鼻子,嘴角向上翘着,满脸的好奇和天真,东瞧瞧西望望的,此时正在盯着自己看。大傻的脸呼一下红了,赶紧低下了头,心想,她俩到底谁是?只听二嫂说侄女非常漂亮,这两个咋都这么好看。
  “哥,嫂子我领你们上叔家后院看看,大傻前两天进的猪娃,一水的小白猪,四十头,可好看了。”李桂花的老公看两个哥哥一个嫂子在东西屋,前厅厨房的一顿看,想让他们看看大傻的猪舍,一水机械化。一给电,各各猪床旁的水龙头里都有水,小猪定点会去吸水喝。
  “我也去,我喜欢小猪崽。”李巧梅乐颠颠地跟在了爸爸和众人身后。
  “巧云,你过来一下?”李桂花见哥嫂们随着老公去了大傻家后院,把站在院子里没去后院的巧云叫了过来,站在了王志文家和自家房子中间的一个空儿当里。
  “姑问你,咋样?相中了么?相中咱就商量一下彩礼的事。”李桂花是个急性子,也是头一次介绍对象,应该叫两个人单独谈谈话,联络一下感情。她没这么想,以为他俩肯定能成,先订下订婚的一切,再说话干啥也不晚。
  “姑,人还行,家我没相中,让我再考虑几天。”李巧云对王大傻没挑出啥毛病,人可以说是在这几年看的对象中,是最出色的,可这个房子,这个家,还有个拄棍子的爹,埋里埋汰的。一进院满鼻子的猪粪味,李巧云差点没反胃。
  “家咋的了,嫌房子小将来过好了可以翻盖,你这丫头净事。”李桂花一听这话,断定这门亲事难成,这时的她又一次后悔,不该把这个从小就娇里娇气的巧云介绍给王大傻,以后可能还会影响到大傻。
  “这院子这么臭,天天咋吃饭?还有姑姑没说他爹还是个残疾人。”李巧云心里有些埋怨姑姑瞒了她许多事。
  “在农村住,养猪,多少能没有味吗?时间长了就闻不出来了。他爸是摔的,不是残疾人,马上就好了。”李桂花没想到这个侄女越来越矫情。
  “你为啥叫大傻?”站在后院猪圈旁,李巧梅听见王志文一直大傻,大傻的叫王大傻,她好想问,但还是忍住了。此时李巧梅见身边就王大傻一人,其他人去看靠里面的猪床,有几十个的小门。
  “我娘从小给我起的,好笑吧!”大傻红着脸看着笑得如一朵小花的李巧梅,不知为啥,从心里往外的喜欢。他此时也知道了李桂花给自己介绍的应该是那个个子细细高高的女孩,可他并不喜欢她。
  “你大号叫什么?”李巧梅也是一眼就有点喜欢上了这个看上去有点害羞的小伙子。
  “我叫王大傻,大小名一样,嘿嘿嘿……”大傻笑着摸了摸头。
  “嫂子,做饭吧?大家伙好不容易来的,咱吃顿饭。”大傻见大家陆续的又进了屋,只有李巧云一直站在自己家的大门洞里,不肯进屋,看来她是没有相中自己。只好劝正在回屋让哥哥嫂子上她家的李桂花,不管怎样大家必须在这吃完饭再走,大老远来的,菜都买好了的。
  “不吃饭了。这孩子多好,我是相中了。”李巧云的父亲拉着大傻的手,上下的看。
  “就是,这丫头,没福。”李桂花的二哥也对大傻印象不错,心里还想,巧梅再大两岁,自己非把女儿嫁他不可。
  “你说你这死妮子,为啥不同意?”刚进李桂花家门,李巧云的妈妈还没等坐上炕,话就冲出了嗓子眼。
  “就是,当着人家面,我们也不能深说你,这小伙子,要个有个,要模样有模样的。还能干,家里养了那么多头猪,一看就是个过日子的人。你说说,你还想找个啥样的?眼看都快二十六七了,你自己不愁,我们还愁呢。”李巧云的爸鼻子不是鼻子脸也没好样的,把低着头的李巧云数落了一顿。
  “爸妈,你们不用劝我,我自己的事自己做主。喂……你好是张师傅吗?对对,是,对对,来接我们。”李巧云边说话边掏出了手机,给送她们来的出租车司机打了个电话。
  “姐,其实大傻多好,你就同意吧,离咱姑姑还近。”李巧梅看屋里的人都不吱声了,大爷和大娘脸拉得老长,姑姑,姑夫也说话了,爸爸在地上来回地走。
  “咋,你相中了是不?叫得还挺亲。那你就嫁过来好了!你不从小就喜欢猪吗?老王家可是养了一圈的猪。”李巧云眼神里带着嘲讽看了一眼李巧梅。
  “姐,你咋这样?”巧梅脸气得通红,小嘴也撅了起了。
  “巧梅,别跟她一样的,别生气。”李桂花责怪地瞪了一眼李巧云。
  “巧云,巧梅要是再大两岁,我真就把她嫁给这个王大傻。”李巧梅的爸从心里头喜欢这个憨憨厚厚的小伙子,可惜,他比巧梅大了整整八岁。
  “二叔,要是巧梅同意,岁数大点怕啥?现在老夫少妻的有的是。何况才大不到十岁。”李巧云心说,你不是说好吗?看你能不能把巧梅嫁给一个猪倌。
  “老二,车来了,别说了,走吧。”李巧云的父亲还真怕二弟答应把巧梅给了王大傻,这不成了笑话,传出去不被人笑掉大牙,妹妹陪姐姐来相亲,姐姐没相中,妹妹相中了,哪有这样的事。
  一晃相亲的事过去半个多月了,自从这次没成,李桂花几乎半个月没进王大傻的家门。她觉得对不起大傻,虽说大傻和王志文啥也没说,那天还把买回来的菜送了不少给李桂花,两条鱼给了她一条,一只鸡给了她半只,她心里总觉得自己这事办得不咋地。
  “大傻,叔,吃饭呢?”又过了两天,李桂花决定再给大傻介绍一个绝对百分之百能成的,她娘家的一个表姐的闺女,人她看见过几回,也很不错,当初没舍得把大傻先介绍给表姐的姑娘。
  “嫂子,你吃了吗?”大傻觉得李桂花有点不好意思面对他。
  “吃过了,我都不好意思来了,叔你是不是生我气了?”李桂花看王志文愁眉苦脸的,看见自己也没个笑模样。
  “一家女,百家求,是他俩没缘份。哪会生你的气。唉,眼看大傻快奔三十了,山果昨天还来电话问呢,香子这不也刚来了一个电话,都替大傻着急。”王志文那天还没太看中李巧云,看她太瘦了,看着悄手悄脚的,不像能干农活的料,那个李巧梅倒挺合王志文的心。

  《文艺生活(精选小小说)》2005年第5期  通俗文学-情爱小说

“这媳妇儿真甜虎人,医院不去在家就能生孩子?大傻,快别光顾着高兴,赶紧给巧梅煮鸡蛋熬粥去。”王志文高兴得刚想进屋,又把刚迈进去的腿挪了回来,站在门外冲窗户下喊了一嗓子,激动得差点老泪纵横。

  红日西坠,暮云四合。整个庙岗村依然热得如同个蒸笼一般。花大娘和她的闺女云婷正挥汗如雨地“引线”,天宝走进院子来。“天宝哥,有事?”云婷眼尖,“妈,天宝哥来了。”花大娘瞪女儿一眼道:“你以为你娘七老八十了?这么大的闺女了,多少好衣服你不穿,穿得像个叫花子,你不嫌寒碜我还嫌丢人哩。去屋里换换,别让人抻我老脸说你是后娘养的。”云婷嘟努着嘴站起身来:“这不是在家干活吗?”花大娘扭脸笑道:“大侄子,啥事?”

“知道了爸,对了这四百块钱,您一会给马阿姨,我高兴得差点忘了。”王大傻满脸喜庆的进了走廊又反身出来,这才想起忘给接生的婆婆钱了。忙从兜里拿出了事先早预备好了的几张一百块钱,递给了站在门外的老爸。

  天宝目送云婷进屋,这才嗫嚅道:“花大娘,帮个忙。我相中你家惠玲,你给说说吧。”惠玲是云婷三叔家的大闺女,比云婷小两个月。花大娘笑道:“如今都兴‘自由’,你咋不去‘自由’?”天宝紫涨了面皮,说:“花大娘,咱村谁不知道您是个热心肠,别的不说,我从小没娘,咱两家非亲带故,您没少照应我,您不去说谁说。”花大娘揉一把眼道:“咋说?”天宝腆颜一笑:“好大娘,您老精了,还用我教您?”花大娘认真道:“那是我婆家侄女不是我娘家侄女,咋说?你教我,别让我说错了落你埋怨。”天宝想想说:“您就问她,看我顺眼不?”花大娘用食指戳天宝额头一下笑道:“我真拿你没法。”说完撂下手中刷子喊闺女:“妮子,给你天宝哥倒水,我出去一下。”眼见着自家姑娘穿得花蝴蝶一样出来,这才扭头出去。

“四平八稳,四平八稳。”从儿子手里接过钱的王志文乐的脸上的核桃纹都开了。

  “我不渴,谢谢你。”天宝说。云婷撇嘴一笑说:“喝吧你,看你一头汗。天宝,我记得咱小时候,你偷我三叔家的葡萄,敢情你是渴呀。”那年,天宝去舅家窜亲戚,12岁的他觉得不给姥姥拿点好吃的自己没面子,就去云婷三叔家葡萄园偷了几嘟噜葡萄,刚好被惠玲逮住,惠玲把他扭到父亲面前。惠玲的父亲问他干嘛偷葡萄,他说他渴。惠玲说,渴?爹,让他把偷的都吃了。这件事对天宝刺激太大了,云婷一提,脸上就有些挂不住,他嘿嘿道:“云婷,你咋哪壶不开提哪壶!”云婷安慰他道:“天宝哥,都怨我,你别难受。喝水,我给你放红糖了。”天宝一边喝着水一边说:“云婷,要不是你家俺大娘说情,那几嘟噜酸葡萄非吃死我不可。从那时起,我就长了心,永不走邪道。”正说着,花大娘回来了。

今年三十岁做了爸爸的王大傻其实一点也不傻。二岁时就没了爹的他,随娘改嫁,到了现在的这个村子,王家屯。管三十八岁的王志文叫了爹,还随了他的姓。可万万没想到,十岁的他妈妈竟然也没了。扔下了三个正在上学的孩子。继父王志文领着三个孩子过上了又当爹又当妈的日子,只有小妹妹是继父亲生的,大傻还有个姐姐比他大四岁。

  “咋样?您喝水。”天宝捧上水碗问。花大娘咕咕咚咚一气喝完说:“真他娘的甜。”云婷羞红了脸,低头双手捻衣角。花大娘说:“大侄子,乡里乡亲的,你托我,我可是按你教我说的一句也不多一句也不少。我说,惠玲,你看天宝顺眼不顾。惠玲说,我还小呢,等等吧。这不,我就回来了。”天宝踌躇一阵子,说“等等吧,过些日子我还找您。”

在妈妈离世的一年后,小学毕业的大傻说什么也不念书了,为这事王志文还跑到了大傻妈的坟前一顿痛哭。

  秋后的一天,花大娘娘俩正在家织布,天宝笑眯眯地进来:“大娘,那事您再去说说,中不中给个爽利话,她不愁嫁,我也不愁娶,您说是吧?”花大娘略一思忖说:“好吧,拖的时间也不短了,你也让我给你提过几次了。还是老规矩,我可是一句也不多一句也不少,别将来两头落埋怨。云婷,不让你买高跟鞋你非买不可,买了又不穿,图啥哩。”云婷反驳道:“你快去吧,我这不是在家吗。”

“香她娘啊,大傻这么小不念书将来可咋整?怕是连个媳妇儿都说不上,我死后咋有脸见你?”

  第二年冬天,天宝结婚典礼。迎亲时,天宝满面春风对花大娘说:“大娘,我把你家姑娘接走了,放心,我不会亏待他的。”花大娘虎着脸:“你喊我啥?”天宝赶忙弯腰喊:“妈。”人们都笑了。花大娘不依不饶对贺客们说:“你们看我这女婿,精得跟猴子一样,早相中我家云婷了,假装让我给她说媒牵线,把我支出去,他们在家‘自由’。”

可不管王志文好言相劝,还是要大打出手,王大傻就是铁了心的不念书。

  众人哄堂大笑,天宝笑得很无奈,云婷笑得很甜蜜,作为伴娘的惠玲笑得很尴尬,她对天宝说:“姐夫,看我等会儿上车时不胳肢死你!”

“爸,他不念不念吧,你硬让他去做他不愿意做的事,白搭钱,白搭工的。”念高中了的十七岁的王山果一把把大傻拽到了身后,她真怕气得脸红脖子粗的爸爸手里的笤帚疙瘩打在弟弟身上。

“你说,他这么小,能干个啥?咱家就他这么个小子,出息不了人,我咋能对得起你们死去的妈。”王志文声泪俱下的痛哭起来。

“爸,我啥都能干,别看我岁数小,我长得大,穷养猪,富读书,我要养猪。”十三岁的王大傻一心想把穷家过起来。

“大傻,猪出栏了,这批猪挣多少?”十五年后的一个中午,王大傻的四十头猪被一辆拉毛猪的车拉走了。

“二嫂,猪养了十多年,就今年这批挣了十几万。俗话说的好,家有万石,带毛的不算,这些年没剩钱,净操心了。”二十八岁的王大傻出息得一表人才。一米八的大个字,肩宽背厚,浓眉大眼,相貌堂堂的,非常的英俊。

“大傻,别老说不挣钱,不挣钱的,你姐和你妹不都是靠你养的猪出钱,念完的大学。”胖二嫂(李桂花)自从嫁到王家屯,就和大傻家成了邻居,那时大傻五六岁,一直看着他长大的。

“老二媳妇儿说得对,供山果和水香全是养猪的钱,要单靠种那十几亩地,好干个啥的?”王志文拄个棍子从房子的空隙处来到了后院。王大傻的猪舍盖在自家房子的后面,一块很大的空场处。

“叔,这腿咋还没好?都有二个月了吧?”王志文在拉玉米杆子的时候,坐在大傻开的四轮车上,在下坡的时候,刹车失灵。一下子把王志文从车上摔到了地下,差点要了命。

“好多了,这不?能下地溜达了,大傻不让我乱动。他二嫂,看哪有相应的姑娘给大傻费费心,介绍一个。”王志文天天为大傻的婚事着急,看见谁,三句话不到,准让人家给大傻介绍对象。

“行,叔,您放心,咱大傻模样俊,小伙子还能干,我得给找个好的,般配的。”李桂花说的是心里话,她早有心想把亲娘侄女巧云介绍给大傻。她娘家在上坎的李家店,有二个哥哥,两个哥哥家各有一儿一女。大哥家的闺女叫巧云,长得非常漂亮,今年二十五岁,在县城里的纺织厂上班,心气高,一直没有对象。二哥家的闺女叫巧梅,比巧云晚几年生,今年二十岁。人长得虽说不如巧云模样漂亮,比大侄女巧云实诚。

李桂花首先想到的是巧云,和大傻非常般配。巧梅岁数小点。她决定把地里和园子的活干完了之后,回家上大哥家提提这门亲事。

“我们说了不算,你也知道,巧云眼框子高,一般人看不上眼。”大嫂给李桂花洗了个苹果,递给了她。

“嫂子,我知道咱巧云眼光高,一般人儿我也看不上眼,这个小伙子谁看谁都能相中,家庭条件也有。他自己年年养几十头猪,一个老爹。一个姐姐大学毕业,在北京找的对象,两口子一个人三万来块。一个妹妹大学也刚毕业,他家就在我家西院,知根知底。”李桂花接过苹果放在了炕沿上。心想,只要巧云不嫌王大傻家在农村,大傻这条件百分之百能成。

“姑回来了?”李巧梅在园子里拔草,看见姑姑进了大娘家。她有点想姑姑了。巧梅的爸妈一直没和父母分家,直到现在巧梅家住的房子还是爷爷奶奶留下的。从小就是姑姑哄大的巧梅,和姑姑的感情很深。

“梅?今天没上班?”李桂花见着了二侄女,心里一禁有些后悔,自己为啥不先去问问巧梅?把她留在自己身边,又一想,算了,反正她还小,不急,哪个侄女都一样。

“没,姑,今天德大整修。”巧梅在一个加工厂上班。

“你爸妈,都挺好的吧,我一会过去看他们。”李桂花对两个哥哥的感情没啥两样,可两个嫂子,她喜欢二嫂,人实诚,事少,还孝顺,直到父母没哪天,都是二嫂端屎倒尿的侍候。

“行,姑,那我先回去了,大娘,云姐午休回来吗?”巧梅见大伯没在家,看了一眼正在和面的大娘。

“回来,一回大娘包饺子,梅,别走了。”李桂花的大嫂见小姑子有日子不来家里了,又特意为女儿介绍对象回来的,决定中午包饺子吃。

“不了,大娘,我妈不知道我来。我走了,姑,今天别走了,晚上上我家,咱涮锅子吃。”李巧梅一双不大的丹凤眼盯着李桂花看。

“姑,你说,你上大娘家干啥来了?”晚上躺在一张双人床上的李巧梅抹着瞎问李桂花。

“给你巧云姐介绍个对象,我家西院的邻居。”李桂花中午见到了巧云和她订好了,下个礼拜日去王大傻家见面,商量好后,她就去了二嫂家,呆了整整一下午,巧梅又特意骑电动车到街里买了牛羊肉,涮锅子用的各种材料和锅底料,一家人围在一齐吃了顿火锅。

周日这天,李巧云拉上了今天正好上晚班在家休息的巧梅,还有父母及二叔五个人包了一个出租车,来到了王家屯。李桂花的两个哥哥家的男孩儿都是第二胎后来生的,才上小学。

王大傻家屋里院外被大傻通收拾一遍,亮亮堂堂的。

“进院,进院,大哥,大嫂,二哥快进屋。”李桂花的老公今天也没出去干活,老早过来等在大傻家。

“快坐,这屋太小了,来大伙吃水果。”大傻昨天骑摩托车现去买的菜和一些水果,预备了鸡,鱼,不少的青菜,堆了一厨房。

他有些不好意思的看了一眼两个走在后面的女孩。一个高高细细的,白净的脸上一双大眼睛特别美,不过就在进门这会儿,眼里闪过一丝别样的神情,细细的眉毛还皱了一下。

另一个比较矮的,微微有点胖,脸色红润润的,像个大富士苹果。一双不大的眼睛,清纯,闪着善良友好的光,小巧的鼻子,嘴角向上翘着,满脸的好奇和天真,东瞧瞧西望望的,此时正在盯着自己看。大傻的脸呼一下红了,赶紧低下了头,心想,她俩到底谁是?只听二嫂说侄女非常漂亮,这两个咋都这么好看。

“哥,嫂子我领你们上叔家后院看看,大傻前两天进的猪娃,一水的小白猪,四十头,可好看了。”李桂花的老公看两个哥哥一个嫂子在东西屋,前厅厨房的一顿看,想让他们看看大傻的猪舍,一水机械化。一给电,各各猪床旁的水龙头里都有水,小猪定点会去吸水喝。

“我也去,我喜欢小猪崽。”李巧梅乐颠颠的跟在了爸爸和众人身后。

“巧云,你过来一下?”李桂花见哥嫂们随着老公去了大傻家后院,把站在院子里没去后院的巧云叫了过来,站在了王志文家和自家房子中间的一个空儿当里。

“姑问你,咋样?相中了么?相中咱就商量一下彩礼的事。”李桂花是个急性子,也是头一次介绍对象,应该叫两个人单独谈谈话,联络一下感情。她没这么想,以为他俩肯定能成,先订下订婚的一切,再说话干啥也不晚。

“姑,人还行,家我没相中,让我再考虑几天。”李巧云对王大傻没挑出啥毛病,人可以说是在这几年看的对象中,是最出色的,可这个房子,这个家,还有个拄棍子的爹,埋了埋汰的。一进院满鼻子的猪粪味,李巧云差点没反胃。

“家咋的了,嫌房子小将来过好了可以翻盖,你这丫头净事。”李桂花一听这话,断定这门亲事难成,这时的她又一次后悔,不该把这个从小就娇了娇气的巧云介绍给王大傻,以后可能还会影响到大傻。

“这院子这么臭,天天咋吃饭?还有姑姑没说他爹还是个残疾人。”李巧云心里有些埋怨姑姑瞒了她许多事。

“在农村住,养猪,多少能没有味吗?时间长了就闻不出来了。他爸是摔的,不是残疾人,马上就好了。”李桂花没想到这个侄女越来越矫情。

“你为啥叫大傻?”站在后院猪圈旁,李巧梅听见王志文一直大傻,大傻的叫王大傻,她好想问,但还是忍住了。此时李巧梅见身边就王大傻一人,其他人去看靠里面的猪床,有几十个的小门。

“我娘从小给我起的,好笑吧!”大傻红着脸看着笑得如一朵小花的李巧梅,不知为啥,从心里往外的喜欢。他此时也知道了李桂花给自己介绍的应该是那个个子细细高高的女孩,可他并不喜欢她。

“你大号叫什么?”李巧梅也是一眼就有点喜欢上了这个看上去有点害羞的小伙子。

“我叫王大傻,大小名一样,嘿嘿嘿……。”大傻笑着摸了摸头。

“嫂子,做饭吧?大家伙好不容易来的,咱吃顿饭。”大傻见大家陆续的又进了屋,只有李巧云一直站在自己家的大门洞里,不肯进屋,看来她是没有相中自己。只好劝正在回屋让哥哥嫂子上她家的李桂花,不管怎样大家必须在这吃完饭再走,大老远来的,菜都买好了的。

“不吃饭了。这孩子多好,我是相中了。”李巧云的父亲拉着大傻的手,上下的看。

“就是,这丫头,没福。”李桂花的二哥也对大傻印象不错,心里还想,巧梅再大两岁,自己非把女儿嫁他不可。

“你说你这死妮子,为啥不同意?”刚进李桂花家门,李巧云的妈妈还没等坐上炕,话就冲出了嗓子眼。

“就是,当着人家面,我们也不能深说你,这小伙子,要个有个,要模样有模样的。还能干,家里养了那么多头猪,一看就是个过日子的人。你说说,你还想找个啥样的?眼看都快二十六七了,你自己不愁,我们还愁呢?”李巧云的爸鼻子不是鼻子脸也没好样的,把低着头的李巧云数罗了一顿。

“爸妈,你们不用劝我,我自己的事自己做主。喂……你好是张师傅吗?对对,是,对对,来接我们。”李巧云边说话边掏出了手机,给送她们来的出租车司机打了个电话。

“姐,其实大傻多好,你就同意吧,离咱姑姑还近。”李巧梅看屋里的人都不吱声了,大爷和大娘脸拉的老长,姑姑,姑夫也说话了,爸爸在地上来回的走。

“咋?你相中了是不?叫得还挺亲。那你就嫁过来好了?你不从小就喜欢猪吗?老王家可是养了一圈的猪。”李巧云眼神里带着嘲讽看了一眼李巧梅。

“姐,你咋这样?”巧梅脸气得通红,小嘴也撅了起了。

“巧梅,别跟她一样的,别生气。”李桂花责怪的瞪了一眼李巧云。

“巧云,巧梅要是再大二岁,我就真就把她嫁给这个王大傻。”李巧梅的爸从心里头喜欢这个憨憨厚厚的小伙子,可惜,他比巧梅大了整整八岁。

“二叔,要是巧梅同意,岁数大点怕啥?现在老夫少妻的有的是。何况才大不到十岁。”李巧云心说,你不是说好吗?看你能不能把巧梅嫁给一个猪倌。

“老二,车来了,别说了,走吧?”李巧云的父亲还真怕二弟答应把巧梅给了王大傻,这不成了笑话,传出去不被人笑掉大牙,妹妹陪姐姐来相亲,姐姐没相中,妹妹相中了,哪有这样的事。

一晃相亲的事过去半个多月了,自从这次没成,李桂花几乎半个月没进王大傻的家门。她觉得对不起大傻,虽说大傻和王志文啥也没说,那天还把买回来的菜送了不少给李桂花,二条鱼给了她一条,一只鸡给了她半只,她心里总觉得自己这事办得不咋地。

“大傻,叔吃饭呢?”又过了两天,李桂花决定再给大傻介绍一个绝对百分之百能成的,她娘家的一个表姐的闺女,人她看见过几回,也很不错,当初没舍得把大傻先介绍给表姐的姑娘。

“嫂子,你吃了吗?”大傻觉得李桂花有点不好意思面对他。

“吃过了,我都不好意思来了,叔你是不是生我气了?”李桂花看王志文愁眉苦脸的看见自己也没个笑模样。

“一家女,百家求,是他俩没缘份。哪会生你的气,唉,眼看大傻快奔三十了,山果昨天还来电话问呢,香子这不也刚来了一个电话,都替大傻着急。”王志文那天还没太看中李巧云,看她太瘦了,看着悄手悄脚的,不像能干农活的料,那个李巧梅到挺合王志文的心。

“爸,就你们着急,我不急,真的。”大傻笑着说。

“叔,您放心,大傻对象的事,包在我身上,今天我来就是告诉大傻和您一声,明天咱还接着看,这次咱们去女方家,您看行不?”李桂花怕万一再有个啥说道黄了,这被屯子里的人一传,大傻更不好说媳妇儿了,上女方家,悄悄的成了更好,订婚摆酒。黄了,屯子人不知道对大傻没啥影响。

“爸,嫂子,我……不想去,不会成的,白搭工夫,家里的猪还得喂食。”王大傻心里有一个小火苗,天天烧得他难受,不知道怎么办。

“你是不想让我活着看孙子,到三十岁再说不上媳妇儿,你这辈子就成了光棍了。你没看见咱屯子里竖茬茬的多少个老跑腿子?”王志文心说,大傻这辈子难道也要娶个上过车的,唉!可千万别和我一个命。

“啥?大傻,你不同意?为啥?”被逼得没办法的王大傻,和王志文还有李桂花打车去了李桂花的表姐家。

说啥也不肯吃饭的王大傻,在回去的路上一句也没有说。车里只有王志文和李桂花说什么时候订婚,冬底结婚等等的一些活,大傻像什么也没听似的,一直在前座坐着。

到了家后,他才吞吞吐吐的说自己没看中这个女孩。

“不为啥?就是看着不顺眼。”此时王大傻的心里有了一个人。在他眼里谁也不如那个人好看。

“这个好不容易人家相中你了,你可到好,还挑上人了,这姑娘我还真相中了。”王志文急得心直蹦。

“就是,你说你这个大傻可咋整?这闺女是不如巧云好看,好看有啥用?能当饭吃呀,能过日子,跟咱实心实意,给咱生儿育女传宗接代就行呗。”李桂花没想到这个大傻还真傻,对巧云还没死心。

“嫂子,我……不是对巧云没死心,是……”大傻的脸红都了脖子根。

“是啥?”李桂花赶紧追问了一句。

“是……我看中了……巧梅。”王大傻吞吞吐吐的说出了心里话。

“啥?”“啥?”李桂花和王志文异口同声。

“是的,那天一眼看见巧梅,我就喜欢她。”大傻这次说得流利。

“你这个大傻,一点不傻,还会看人。好吧,我好事做倒底,一会给巧梅打电话。”李桂花心里有了个小九九。

“谢谢,大姑。”大傻乐得立马小了一辈。

“哈哈哈哈……你这个大傻。”随着李桂花的笑声,屋里是笑声一片。

一年后,王大傻把李巧梅娶回了家,他拿她像妹妹一样,疼她,从来舍不让她上地锄田抱垄,地里的活自己和老爸王志文全包了。喂猪打食的脏活更是不让她上身。李巧梅只负责洗洗涮涮,收拾屋子,一天冬季两顿饭,春夏秋的三顿饭,有时闲不住的她会去猪舍看王大傻喂猪,她喜欢看这些小猪崽一天天的长大。

李巧梅结婚那天,李巧云没有来,她找了个借口。说没结婚的姐姐不好送妹妹,姐姐送妹妹,要穷一辈子。

后来听说,李巧云找了个手艺人,木匠。还在街里投了楼。可是一年四季几乎是自己一个人在楼里住。老公长年在工地上,为了还首付的楼款,奔波劳苦。

王家屯的人都说王大傻是傻人有傻福,娶了个小媳妇儿还给他生了个大儿子。李巧梅也是掉进了王大傻家用猪粪堆成的福坑里。

本文由优德88手机中文版发布于文学 / 现代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小小说精选,大傻当爹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