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别革命,原本竟然是美方供给

导读:《辞海》主编夏征农发表《公开信》说,中美合编辞书《简明不列颠百科全书》时达成过协议,关于合编辞书的修改原则是「依国际惯例,按美方所写华盛顿条目」和「按美方的修改意见」来修改,把美方「不接受」的内容、词汇删除。比如,写毛泽东是「伟大的马克思列宁主义者」、「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因为美方「不接受」,我方就把它删除、取消掉了。《公开信》接着说:「此后《辞海》等辞书均按此『意见』办理」。

岂容否定革命、“告别革命”

——评《现汉》2012年修订版删除“革命”词语的错误

陈守礼

最近,中共中央党史出版社出版了《中国共产党革命精神系列读本》,有《先驱精神》、《红船精神》、《井冈山精神》、《苏区精神》、《长征精神》、《抗战精神》、《延安精神》、《西桕坡精神》革命精神(见中共中央党报《人民日报》2017年3月17日第7版报道)。

这些革命精神都是中国共产党在革命实践中形成的优良传统。我们党正是靠了这些革命精神感动和带动了全国人民发扬革命精神共同奋斗,才有1949年新中国的诞生!我们不但不该忘本,更应大力弘扬这些革命精神,才能保卫胜利成果并从胜利走向新的胜利!

然而,在今天我们面临的却是错误的社会思潮和《辞海》、《现汉》等辞书否定“革命”和“革命精神”的“不正常局面”。特别是《现汉》政治历史词目的修订者,在几乎所有的词目中把“革命”、“革命精神”的词语、概念,都取消或删除,公然把我国的立国之本“四项基本原则”也取消了。《现汉》负责人说删除的都是“陈旧过时的词语”。为什么都要删除、取消?《现汉》在“陈旧”这个词目中是这样回答的:

旧的;过时的:设备虽然有点旧,但还能使用,陈旧的观念应该抛弃”。那么,“革命”这个词语是被作为“应该抛弃的陈旧的观念”而删除、抛弃的。《辞海》也把“革命”这个概念取消。

《中华魂》杂志今年3月发表原《求是》杂志副主编刘润为同志以《保卫革命》为题目的文章,文中也说“罕见有人像今天这样公开否定革命、谮毁革命、咒骂革命”。情况的严重性确实已到了我们必须“保卫革命”的时候了!!!

我们发现《辞海》和《现汉》是利用“修订”从五个方面公然严重“否定革命”、“诋毁革命”,现在我们就从这五个方面来揭露、批驳他们“否定革命”、“诋毁革命”的错误谬论。

《辞海》和《现汉》都是利用“修订”否定中国共产党的革命

《辞海》和《现汉》否定中国共产党的革命,这里仅举出12条词目取消、删改为证:

1.《辞海》取消词目(可对比《辞海》缩印本1979年第548页与2009年修订版第0869页)。

《辞海》修订者把“红船”取消,显然与弘扬“红船精神”、“先驱精神”背道而驰!

2.《辞海》取消词目(可对比《辞海》缩印本1979年第29页与2009年修订版第960页)。

《辞海》修订者把“井冈山的斗争”取消,显然与弘扬“井冈山精神”背道而驰!

3.《辞海》取消词目(可对比《辞海》缩印本1979年第1423页与1999年版第1724页2009年修订版第2472页)。

《辞海》修订者把“红色政权”(即“苏区”)取消,显然与弘扬“苏区精神”背道而驰!

4.被修订者取消的【二万五千里长征】词目:“二万五千里长征,简称长征。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中国工农红军主力从长江南北各根据地向陕北根据地进行的二万五千里路的战略转移…经过同张国焘错误路线的坚决斗争,捍卫了毛泽东的正确路线…”。(见1979年版第9页

5.被修订者重写词目:“①长途出征。……②长途旅行。……③土地革命时期红军主力从长江南北各苏区向陕北苏区进行的战略转移”,并把“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时代”删除后改为“土地革命时期”;把“在毛泽东亲自指挥下……四渡赤水”删除后改为“在以毛泽东为代表的中共中央、中革军委的指挥下……四渡赤水”;把“经过同张国焘的错误路线的坚决斗争,捍卫了毛泽东的正确路线”删除后改为“与张国焘错误行为作斗争”。

《辞海》取消原词目,重写“长征”词目放到第③位的位置上如此重写,这意味着什么?

6.《现汉》就干脆取消【万里长征】词目,并把原收录的许多条“长征”词语全部删除。

7.《现汉》也学《辞海》重写词目,在“……②长途旅行”之后,也写“红军主力从长江南北各苏区向陕北苏区进行的战略转移”一句话,对“长征”的基本情况就只字不写。

《辞海》如此取消【二万五千里长征】词目,《现汉》取消【万里长征】词目,又一致如此重写词目,显然,都是与弘扬“长征精神”背道而驰!

8.《辞海》取消【中国革命和中国共产党】词目,《中国革命和中国共产党》是延安时期中央领导集体写的教材。这条词目是阐明中国共产党是为“民主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革命双重任务”奋斗的一个政党(可对比《辞海》缩印本1979年第1422页与2009年修订版第2964页)。

修订者把“中国革命和中国共产党”取消,显然与弘扬“先驱精神”“延安精神”背道而驰!

9.《辞海》取消等四条词目和删改多条词目,把抗日战争时期国民党反动派“消极抗日,积极反共”的历史事实和罪行完全取消(可对比《辞海》1979年版第24、1881、1882页与1999年版第27、2268页)。

10.《辞海》删改词目,把关于中共在“抗日战争时期确定正确的抗日战争方针路线策略,战胜王明的机会主义路线,击退蒋介石的三次反共高潮,克服经济封锁困难,建立敌后抗日根据地,解放大片国土…”的功绩和作用全删除后,只写一句话:“国共两党再次合作,共同进行了长达八年的抗日战争”(可对比《辞海》1979年版第1413页1999年版第1592页)。

11.《现汉》把词目“中国人民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抗击日本帝国主义侵略……” 这句话中的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删除(可对比《现汉》1979年版第627页与2012年版727页)。

以上这三条的取消和删改是既否定国民党反动派“消极抗日,积极反共”的罪行,又否中共对抗日的“中流砥柱”作用。违背事实,颠倒是非。这与弘扬中国共产党的“抗战精神”背道而驰!

12.《辞海》删改词目,把“毛主席报告中要求警惕资产阶级‘糖衣炮弹’的攻击”,“会议根据这个报告通过了相应的决议”等重要内容删除(可对比《辞海》1979年版第1423页与1999年版第1713页,2009年版2465页)。

这个删除,显然,是与弘扬“西柏坡精神”背道而驰!实践已证明,失去了对 “糖衣炮弹”的警惕,忘记了七届二中全会“决议的规定”,在改革开放后我国出现了空前的腐败

上述12条词目词语的取消和删除,就把“先驱精神”直至“西桕坡精神”都取消掉了。

《现汉》不仅对上述12条词目词语不收录或取消或删改,更删改如下词目否定“革命”

1.《现汉》删改词目,把“1949年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成立,标志着新民主主义革命阶段的基本结束和社会主义革命阶段的开始”删除(可对比《现汉》1979年第70页与2012年修订版第85页)。这是对“两个革命”及转变的“标志”的否定。

2.《现汉》删改词目,把“将革命进行到底”删除(可对比《现汉》1993年版第591页与2012年版第677页)。修订者既已否定一切“革命”,势必否定“将革命进行到底”。

3.《现汉》删改词目,竟然违背历史事实把“内战”“包括国内革命力量与反革命力量之间的战争”删除(可对比《现汉》1993年第824页与2012年修订版第940页)。

众所周知,中国的“内战”是蒋介石发动的,他自称是“围剿”与“戡乱”,其实是“反革命战争”,中共坚持“反‘围剿’”、“长征”、“反内战”是“革命战争”。《现汉》这个删除就把国民党反动派进行的“反革命战争”和中共坚持的“革命战争”一起否定。同时收录如下词目:

4.“包围起来剿灭:围剿残匪”(见《现汉》2012年修订版第1353页)。

5.“”。

6.平定叛乱” 。但在同时,

7.《现汉》对中共“反‘围剿’”、“长征”、“批‘戡乱’”所有词目却一个也不收录。

《现汉》只是承认“围剿”、“戡”、“戡乱”,收录为词目;却不承认不收录“反‘围剿’”、“长征”、“批‘戡乱’”等数十条词目。就把中共置于被“围剿的残匪”、被平定的“叛乱者”位置上了。这是违背历史事实和颠倒大是大非。请问《现汉》修订者:你们的立场站到哪里去了?

在否定“革命”,否定“革命战争”与“反革命战争”方面,《辞海》亦有表现如下:

1.《辞海》删改词目,把“革命”是“指事物根本质变过程,与‘进化’相对”删除(可对比《辞海》缩印本1979年第2025页与2009年修订版第0577页)。

这个删除就不仅仅把“革命”与“改良的区别否定,同时把“革命”本身{“革命”是指事物的“根本质变”}也否定掉了。

名称”是反映事物“根本性质”的,事物的本质变了“名称”也得变。例如东欧社会主义国家“剧变”,原“人民共和国”这个名称就跟着变,他们把“人民”二字都取消了,“共产党”“变”了,也改变名称叫“社会党”了。

在我国,《辞海》修订者既否定“革命”,就把原来以“反革命战争”、“革命战争”命名的“词目名称”也都取消和改变,例如:

2.《辞海》取消【反革命战争】词目(可对比《辞海》缩印本1979年第267页有,2009年修订版第0466页取消)。

这就把中国“内战”中国民党进行的“反革命战争”,中共坚持的“革命战争”都否定了。

3.《辞海》取消我国的【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词目,改为词目(可对比《辞

海》缩印本1979年第188页与2009年修订版第0089页)。

4.《辞海》取消我国的【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词目,改为词目(可对

比《辞海》缩印本1979年第1882页与2009年修订版第1902页)。

5.《辞海》取消我国的【第三次国内革命战争】词目,改为词目(可对比《辞海》缩印本1979年第1882页与2009年修订版第2474页)。

6.《辞海》删改词目,删除中共是“无产阶级政党,以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为指导思想和理论基础……党的二大制定的反帝反封建革命纲领……是伟大的光荣的正确的党”等内容达25项之多,基本上否定了以毛泽东为首的中国共产党及其革命的历史(可对比《辞海》缩印本1979年第1413页有与1999年修订版第1706页删除,2009年版第2468页删除)。

这是《辞海》修订者对“革命”和中共领导的革命的完全否定。

应再看《现汉》删改如下词目,把否定“革命”升级到公然取消我国的“四项基本原则”:

1.《现汉》删改词目,把“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的伟大旗帜”删除(可对比《现汉》1993年第896页与2012年版第1020页)。

2.《现汉》不收录词目,竟不要共产党领导,但收录词目。

3.《现汉》不收录人民民主专政的词目,但收录词目。

4.《现汉》删改词目,把“坚决走社会主义道路”删除(可对比《现汉》1993年版第548页与2012年版第628页)。

《现汉》在上述1-4条词目逐项否定四项基本原则的同时,写“国本”词目如下:

5.立国的根本:民为国本”。

这是《现汉》公然取消我国的“立国之本四项基本原则”,并以西方国家普世价值观的所谓“民为国本”取而代之。这个“”字是代表不了“四项基本原则”中的任何一项的。

6.《现汉》同时删改词目,把“五星红旗迎风飘扬”删除(可对比《现汉》1993年第874页与2012年版第994页)。这是公然对新中国的侮辱。

《现汉》修订者否定“革命”、取消我国的“立国之本四项基本原则”,这是大错特错的。

以上举出的30条词目词语的所谓“修订”,难道不是否定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全部“革命”吗?

《现汉》利用修订从党的理论、信仰、党员的革命品质方面否定党与革命

《现汉》负责人在首发式上说“有些词语不收录就说明我们不想提倡这些”,言外之意收录的是想提倡的。《现汉》不收录【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反和平演变】却收录词目:

提出相反的主张,采取相反的行动”。

《现汉》的“修订”是不是在与党和国家唱反调?是非自会有公论。

1.《现汉》删改词目,把“中国共产党是中国革命的舵手”删除(可对比《现汉》1993年版第281页与2012年版第337页)。

2.《现汉》删改词目,把“既要革命,就要有一个革命的党”删除(可对比《现汉》1993年版第535页与2012年版第615页)。

3.《现汉》取消【暴力革命】词目:“【暴力革命被压迫阶级用武装力量推翻反动统治,夺取政权的斗争”(可对比《现汉》1989年《补编卷》第22页与2012年修订版第51页)。

4.《现汉》删改词目,把“反动政府的高压政策扑灭不了人民革命的火焰”删除(可对比《现汉》1993年版第366页与2012年版第433页)。

5.《现汉》删改词目,把“不可遏止的革命洪流”删除(可对比《现汉》1993年版第285页与2012年版第341页)。

6.《现汉》删改词目,把在“革命人民的字典中没有屈服这个字”删除(可对比《现汉》1993年版第1533页与2012年版第1730页)。

7.《现汉》删改词目,把“对革命事业无限忠诚”删除,改为“对祖国无限忠诚”(可对比《现汉》1993年版第1499页与2012年版第1687页)。

8.《现汉》删改词目,把“为革命不惜牺牲自己的一切”删除(可对比《现汉》1993年版第93页与2012年版第111页)。

9.《现汉》删改词目,把“作为一个共产党员,要以革命利益为第一生命”删除(可对比《现汉》1993年版第1553页与2012年版第1745页)。

10.《现汉》删改词目,把“用革命的乐观精神去战胜困难”删除(可对比《现汉》1993年版第683页与2012年版第783页)。

11.《现汉》删改词目,把“在革命人民面前,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删除(可对比《现汉》1979年版第779页与2012年版第899页)。

12.《现汉》删改词目,把“在革命斗争中,要承受住各种考验”删除(可对比《现汉》1993年版第140页与2012年版第168页)。

13.《现汉》删改词目,把“救死扶伤:实行革命的人道主义”删除(可对比《现汉》1993年版第608页与2012年版第697页)。

14.《现汉》删改词目,把“只有工人阶级最有远见,大公无私,最富于革命的彻底性”删除(可对比《现汉》1993年版第196页与2012年版第240页)。

15.《现汉》删改词目,把“改天换地的革命精神”删除(可对比《现汉》1993年版第351页与2012年版第416页)。

以上仅举15例。这是《现汉》把革命先烈和至今健在的革命者的革命理想、信仰、品质、事业和精神,都作为“应该抛弃的陈旧过时的旧观念”删除。这是极其荒谬的历史虚无主义!

(三)《现汉》利用修订从党的优良革命传统方面否定革命

1.《现汉》删改词目,把“1917年的俄国十月革命唤醒了中国人”删除(可对比《现汉》1993年版第492页与2012年版第568页)。唤醒很重要,我们也要去唤醒更多的人。

2.《现汉》删改词目,把 “我们革命前辈所念念不忘的是共产主义事业,而不是个人的得失”删除(可对比《现汉》1993年版第832页与2012年版第949页)。

3.《现汉》删改词目,在“他们仍然保持老红军的艰苦奋斗的革命优良作风”这句话中,把“革命优良”四字删除(可对比《现汉》1993年版第966页与2012年版第1097页)。

4.《现汉》删改词目,把“发扬难苦朴素的革命传统”删除,改为“发扬民主”(可对比《现汉》1993年版第295页与2012年版第351页)。

5.《现汉》删改词目,把“向革命老前辈学习”删除(可对比《现汉》1993年版第680页与2012年版第780页)。

6.《现汉》删改词目,把“散布革命的种子”删除,改写为“散布流言蜚语”(可对比《现汉》1993年版第986页与2012年版第1119页)。毛主席说长征到处“散布革命的种子”。

7.《现汉》删改目,把“工农联盟是无产阶级革命胜利的重要保证……”删除(可对比《现汉》1993年版第374页与2012年版第447页)。

8.《现汉》删改词目,“千百万人的革命实践,才是检验真理的尺度”这句话中把“革命”二字删除(可对比《现汉》1979年版第143页与2012年版第176页)。

9.《现汉》删改词目,把“革命大家庭的温暖”删除(可对比《现汉》1993年版第1202页与2012年版第1362页)。

10.《现汉》删改词目,把“培养无产阶级革命事业接班人是百年大计”删除(可对比《现汉》1979年版第25页与2012年版第29页)。

以上仅举10例,《现汉》修订者把“革命优良作风”、“难苦朴素的革命传统”、“培养无产阶级革命事业接班人”等都删除,显然是与革命的共产党的优良革命传统唱反调。

(四)《现汉》利用修订有关“反革命”的词目,目的在于反对“革命”

《现汉》修订者取消和删改如下词目词语,是要人们忘记反革命残余人还在心未死。

1.《现汉》删改词目,把“反动政权监禁革命者的地方”,改为“监禁政治犯的地方”(可对比《现汉》1993年版第527页与2012年版第1041页)。

站在反动统治者立场上是不承认“监禁革命者”,只承认“监禁政治犯”的

2.《现汉》取消“变天账”词目:“指被打倒的剥削阶级分子准备向人民反攻倒算的地契、财产等账目”(可对比《现汉》1993年版第67页与2012年版第80页)。

3.《现汉》取消“反攻倒算”词目:“指被打倒的地主阶级借反革命势力反过来打击农民,夺取经革命政权分配给农民的土地财产”(可对比《现汉》1993年版第302页与2012年版第360页)。

4.《现汉》取消“还乡团”词目:“逃亡地主、恶霸所组织的反革命武装”(可对比《现汉》1993年版489第页与2012年版第565页)。

5.《现汉》删改“镇压”词目,把“镇压反革命”删除,改为“镇压叛乱”(可对比《现汉》1993年版第1470页与2012年版第1656页)。

站在反动统治者立场上,都是不承认革命者说的“变天账”、“反攻倒算”、“还乡团是反革命武装”和“镇压反革命”的。《现汉》修订者取消这些词目、词语,是否证明《现汉》修订者是站错了立场?

以上仅举5例,说明《现汉》修订者删除和取消上述词目词语,既是否定“革命”又是要人们忘记“反革命”及其残余还存在,忘记毛主席的教导“革命的谁胜谁负,要在一个很长的历史时期内才能解决。如果弄得不好,资本主义复辟将是随时可能的”。

(五)《现汉》和《辞海》修订者认同《告别革命》谬论,否定古今中外一切“革命”

在我国改革开放后,出现了一股否定革命、“告别革命”的错误社会思潮。与党和国家唱反调。李泽厚、刘再复写了一本《告别革命》的书,其中写道:“革命只是一种破坏性的力量……革命固然可以破坏一切,但不能创造一切”,“毛泽东认为农民革命才是社会发展的动力,不对。实际每次农民革命,都造成对社会生产大规模的破坏。推动历史进步的倒是掌握经济的剥削阶级,从原始社会到奴隶制到封建制到资本主义制度,起推动作用的不是奴隶革命农民革命,而是努力发展经济的奴隶主阶级、地主阶级和资本家”。这是李、刘站在剥削阶级立场上曲解历史颠倒是非,歌颂剥削阶级的剥削本性的谬论。这样的谬论却没有受到应有的批判和清算。《现汉》和《辞海》政治历史词目的修订者也认同李泽厚、刘再复的观点,也否定古今中外一切革命:

1.《现汉》删改词目:在“中华民族的几千年历史中,产生过许多‘民族英雄和革命领袖’”这句话中,把“民族英雄和革命领袖”删除(可对比《现汉》1993年版第118页与2012年修订版版第143页)。能武断我国几千年从来没有产生过“民族英雄”和“革命领袖”吗?

2.《现汉》删改词目,把旧版写的1644年李自成在西安建立“‘大顺’农民革命政权”删除,改为“农民政权”(可对比《现汉》1979年版第685与2012年版第794页)。

3.《辞海》取消词目,改写为词目可对比《辞海》缩印本1979年版第642页与2009年修订版第1824页)。

4.《现汉》取消词目改为词目(可对比《现汉》1979年版第1099与2012年版第1257页)。

以上这三条词目的删改,都是修订者否定农民阶级有“革命”的资格,否定农民革命。

其实,农民革命虽有局限性,但是如果没有农民革命的冲击,封建社会是决不会自动垮台让位于资本主义社会的,这就是农民革命在客观上是促使封建社会垮台推动社会历史的进步。

5.《辞海》把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改为就是不承认北伐属于“革命战争”。

6.《现汉》取消词目(可对比《现汉》1989年《补编卷》第194页与2012年修订版第496页)。这是《现汉》修订者也不承认当年为联共北伐组成的是“国民革命军”。

《辞海》和《现汉》修订者都是否定孙中山“联共北伐”属于“革命战争”。

7.《现汉》删改词目:把“……巴黎公社用暴力打碎旧的国家机器,建立无产阶级专政的革命原则是永存的”删除(可对比1979年版第15页与2012年版第17页)。

8.《现汉》取消词目:“1789年7月14日开始的法国资产阶级革命……同年制宪会议通过了《人权宣言》……成立了共和国……确立了资本主义制度……推动了十九世纪欧洲许多国家的资产阶级革命。”(可对比1979年版第291与2012年版第353页)。

这证明《现汉》和《辞海》同李泽厚、刘再复立场观点一致,否定古今中外的一切革命。

以上仅举8条词目词语被《现汉》和《辞海》取消、删除、否定、抛弃,这是是同错误的社会思潮,同李泽厚、刘再复《告别革命》谬论的存在分不开的,而且这股错误社会思潮没有得到及时应有的批判和制止,任其自由泛滥。它就进入《现汉》和《辞海》,继续泛滥。

综上所述,我们仅仅举出的这些词目词语的所谓“修订”,就能证明《现汉》与《辞海》都是同李泽厚、刘再复《告别革命》论者立场观点相同的。都是反对“革命”、否定“革命”的。其实,这也只是《现汉》和《辞海》编委会中少数负责政治历史意识形态词目的修订者犯的错误。根据党的终身问责《条例》追查,也不难查明责任者的。

实事求是地评析这个错误,它是同我国改革开放后出现的错误社会思潮有关系的。而且赵紫阳也有支持这股错误社会思潮的“说法”。笔者是在2007年后才看到赵紫阳的《谈话》的,赵紫阳说:“改革开放与政治上的四项基本原则是有矛盾的……市场经济的发展,经济多元化的出现,高度集中的专制政体必然支持不下去,必须结束一党专政,实行现代民主政治”(见《赵紫阳在软禁中的谈话》第71、121页,香港开放出版社2007年出版)。赵紫阳诬蔑新中国是“专制政体”,这是他也想搞西方多党制的所谓“现代民主政治”。

《现汉》和《辞海》政治历史词目的修订者犯的是立场观点的错误。是违背客观历史事实的错误,是违反四项基本原则、违反我国《宪法》的错误。我们吁请全党全军全国人民都来关注这个大是大非问题,履行人民的监督权,要求有关部门动真格进行查处,纠正其错误,并结合批判《告别革命》论的错误社会思潮,清除他们已造成的恶劣影响。继承毛泽东缔造的中国共产党的革命事业、弘扬将革命进行到底的精神!

作者通讯处:中共南通市委党校 邮编:226007

现代文学 1

现代文学 2

1、「按美方的修改意见」办理

《辞海》主编夏征农发表《公开信》说,中美合编辞书《简明不列颠百科全书》时达成过协议,关于合编辞书的修改原则是「依国际惯例,按美方所写华盛顿条目」和「按美方的修改意见」来修改,把美方「不接受」的内容、词汇删除。比如,写毛泽东是「伟大的马克思列宁主义者」、「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因为美方「不接受」,我方就把它删除、取消掉了。《公开信》接着说:「此后《辞海》等辞书均按此『意见』办理」。

2、按旧中国不是「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来改写历史

《辞海》副主编王元化公开发表《对于五四运动的再认识答客问》文章,说是「毛泽东把中国社会性质定为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中国革命的性质,自然也就相应为反帝反封建」了。王元化文章进而以「解放思想」之名提出要对长期以来由此形成的「既定观念」作「重新认识」、「重新估价」和「重新清理」。

1999年版《辞海》的编者,按王元化的「理由」和「逻辑」,删改了数以千百计的有关词条,把始于1840年鸦片战争的帝国主义侵华史实、侵华人物和我国投降派代表人物的罪行、罪责都删除,都给他们「摘帽子」、「重新估价」、恢复名誉,把历史是非搞了个大颠倒。这就使中国共产党和革命人民的历史成了一片虚无,其对立面帝修反的历史竟重显了「辉煌」。

现代文学 3

3、按编者认为「已经过时了」的词汇去掉,「吐旧纳新」

《辞海》主编夏征农宣布「重要的一条」原则是:「什么词汇已经过时了,不适用了,大家不会去用,就可以去掉;有些新出现的词汇要收进去。吐旧纳新,这是很重要的一条。」(转引自《解放日报》2008年10月7日第2版)

以此为原则,删除了、、、等数以千百计的词条。

「吐旧」之余,又「纳新」了唯心主义宗教的词条达十条之多。还将汪精卫、蒋介石、胡适、李鸿章、秦桧等「旧」人物的罪行、劣迹悄悄删除,把他们改写成可供后人学习的「新」人。

现代文学 4

相关链接:

评2009年修订版《辞海》

作者:陈守礼

《辞海》1999年版在词条中删除、否定毛泽东是“马克思列宁主义者”,随即引起全国广大老干部和读者的批评、谴责。首先有上海市的栾保俊、高为学、董乐辅等同志发表文章和写信向中央反映,批评《辞海》的错误。笔者也曾多次发表文章和给中央写信批评《辞海》的错误,并随后写作、出版了《革命历史与领袖不容歪曲和否定》一书,指出和批评1999年版《辞海》编者对五百多个词条的错误取消和错误删改。以后又得知《辞海》要出版2009年新修订版,再取消“约七千个词条”。笔者又随即发出紧急呼吁信和《〈辞海〉1999年版的错误必须纠正,2009年修订版的指导思想必须端正》的文章。很快得到上海、西安、南京、北京、昆明等地许多同志的响应和支持,中共上海市委宣传部收到上述紧急呼吁后,也曾给笔者复信说:“来信收到。经研究,已将你的来信转请上海世纪出版集团处理。”

现在,《辞海》2009年修订版已出版,笔者把被1999年版编者错误删改的有关词条,同新版进行了核对,发现新版对有些很明显的错误作了纠正,我们欢迎;但有些错误的纠正很不彻底,还有根本性的错误未见纠正。

一、首先看词条

笔者书中指出的被1999版《辞海》编者错误地删除的很多重要内容,恢复了约百分之七十左右。这个词条,已经从被删剩七百多字,重新恢复、增写至一千六百多字。

例如原被1999版编者错误删除、否定的毛泽东“创造性地提出了建立农村革命根据地,以农村包围城市,最后夺取城市、取得全国胜利的战略思想,开创了无产阶级武装夺取政权的新的道路”现在恢复、重新写进了词条;

又如原被1999版编者删除、否定的“人民军队和人民战争”是毛泽东的创造和贡献,现在恢复、重新写进了词条;

又如原被1999版编者错误删除、否定的毛泽东“在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根据对旧中国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具体分析,正确回答了新民主主义革命的性质、任务、对象、动力、前途……等问题”,现在恢复、重新写进了词条。

现代文学 5

在“非毛化”思潮泛滥的情况下,1999年版编者把上述三大重要内容从词条中删除,显然是地否定“毛泽东思想”对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创造性运用和发展。这实在是错得太明显了,现在2009年修订版作了改正。

(可对比《辞海》缩印本1979年版第1455页,1999年版第1761页,2009年版彩图本第1532页)

二、关于词条

现代文学,1979年版写“确立了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笔者在书中指出这是写得正确的,批评1999版编者把它删除、否定是错误的。

大家都知道,党的领导是人民军队的军魂,这是个原则问题。这也是毛泽东的首创和功绩。也是我们党始终坚持的原则。1999版编者删除、否定这个原则,是绝对错误的。

2009年修订版编者现在也纠错,把它恢复、重新写进了词条。

(可对比《辞海》缩印本1979年版第22页,1999年版第26页,2009年版彩图本第1936页)

现代文学 6

三、在词条

笔者书中指出1979年版编者写毛泽东主张要“对党员进行正确的路线教育”,“使红军建立在马列主义的基础上” 是正确的,不应删除、否定。

这是毛泽东的建军路线,也是建党路线,却被1999年版编者错误地删除、否定。现在2009年修订版纠错,把被删除的这个内容恢复、重新写进了词条。

但是,应指出:把词条,是编者故意缩小其内涵,删除不该删除的内容贬低“古田会议”的,新版没有改正,这是纠错很不认真和彻底的表现。

(可对比《辞海》缩印本1979年版第286、121页,1999年版第348、145页,2009年版彩图本第761、744页)

现代文学 7

四、关于词条

1979年版写“确立了毛泽东在全党全军的领导地位”是正确的。却被1999版编者删除、否定;

1999版编者错误地删除后改写为“确立了以毛泽东为代表的新的中央的正确领导”;

2009年修订版编者纠错,现在还是回到1979年版的正确写法:“确立了毛泽东在红军和中共中央的领导地位”。

现代文学 8

这证明不能违背事实贬低毛泽东个人的重要作用。(可对比《辞海》缩印本1979年版第1064页,1999年版第1286页,2009年版彩图本第3089页)

但是,必须指出:有关对毛泽东和毛泽东思想方面,《辞海》2009年修订版编者仍有根本性的错误并未改正,特别是对毛泽东为首的中国共产党以及毛泽东本人十分重视和大力进行的反修、防修、防资本主义复辟的斗争实践全部抹杀。对中苏两党“十年论战”,对反修、防修、防资本主义复辟是十年“文革”的出发点,只字不提,把1979年版写了的也取消和删除光,同时删除、否定二十世纪的苏共与各国共产党内存在修正主义的客观事实。特别是无视实践已证明不反修、防修、防资本主义复辟的许多国家已亡党亡国,出现了资本主义复辟的事实。自称“反映时代”的《辞海》,对我们这个时代的如此大事,不作反映,装聋作哑,这是对待时代和历史的正确态度吗?这是始终高举毛泽东思想旗帜的态度吗?如不改正这个错误,能不带来一系列的问题吗?

再看有关抗日战争方面

五、关于词条

1979年版的全文是:“着作名。毛泽东1938年10月在中国共产党第六届中央委员会第六次全体会议上的报告。编入《毛泽东选集》第2卷。抗日战争时期,王明反对我党在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中的独立自主原则,提出‘一切经过统一战线’的口号。毛泽东批判了王明的右倾机会主义路线,阐明了我党在抗日战争中的领导地位,以便使全党同志明确地知道并认真地负起我党领导抗日战争的重大历史责任。报告对扩大和纯洁党的组织、加强党的纪律、扩大党内民主、正确进行党内斗争、发挥党员的模范作用等问题作了系统的阐述。在论述干部政策时,报告说明了培养、识别、使用、爱护干部的问题,并从我国历史上存在的有关选拔、任用干部的两条对立的路线作了概括,指出一个是‘任人唯贤’的路线,一个是‘任人唯亲’的路线。前者是正派的路线,后者是不正派的路线。在论述学习问题时,报告说明了党要能够负起一系列伟大的历史任务,首先必须提高全党的马克思列宁主义水平。毛泽东所作的‘使马克思列宁主义在中国具体化’的号召,在党内引起了一个学习马克思列宁主义的高潮。”

这是一个关键性词条。它是关系到决定抗日战争命运和中国之命运的。这个极其重要的词条,竟被1999年版编者取消、否定,是极大的错误。

毛泽东在回忆民主革命时期党的历史时曾说:“中国共产党在历史上有两个重要会议。一次是1935年遵义会议,一次是1938年的六中全会……六中全会是决定中国之命运的”。(转引自2006年12月30日《人民日报》:《永远的丰碑》)

1999年版《辞海》编者搞“非毛化”,为王明在抗日时期的右倾机会主义路线翻案,在删改词条同时,取消、否定“六中全会”批准的毛泽东关于《中国共产党在民族战争中的地位》的报告这个关键性词条。这是编者违背史实、违背中国共产党先后所作两个历史问题之《决议》的错误。

现代文学 9

毛泽东在“六中全会”上作的《中国共产党在民族战争中的地位》的报告,是针对王明的错误路线,阐明我党领导抗日战争的路线、方针、战略策略和党建等一系列重要原则的。这确实是关系到抗日战争、党和中国之命运的。随后我们党克服王明的错误路线,在抗日战争中得到发展壮大,直至取得抗日战争的胜利,都是同这个报告提出的正确的思想路线的指导分不开的。

现在,2009年修订版编者纠错,把词条恢复、重新写进《辞海》。这个大错误的纠正是绝对必要的。

(可对比《辞海》缩印本1979年版第1424页,1999年版第1723页,2009年版彩图本第2967页)

六,关于词条

1979年版写的全文是:“抗日战争中英勇战斗创立壮烈事迹的八路军五战士。1941年9月25日,晋察冀军区一分区一团七连六班,在狼牙山阻击日本侵略军3500余人的进攻,掩护主力部队转移到外线打击敌人,并掩护数万群众、地方机关安全转移,苦战一天毙敌九十余人,但敌人继续猛攻,情况十分紧急。为了迷惑敌人,班长马宝玉和战士胡德林、胡福才等五人,发扬了高度自我牺牲精神,主动把敌人吸引到悬崖绝路。子弹打光了,就用石头砸。最后宁死不屈,砸坏枪支,跳下悬崖。这壮举,表现了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人民军队的高尚品质和中华民族不可征服的英雄气概。为表彰这一英雄事迹,在狼牙山上建立了纪念塔。”

上述这个词条也是关键性的词条。也同时被1999版编者取消、否定。

现代文学 10

我们只要重读一遍这个反映“中华民族不可征服的英雄气概”的词条,就会深切感受到这是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发扬发爱国精神的范例。怎能否定?

现在,2009年修订版纠错,把词条恢复、重新写进了《辞海》。这个错误的纠正也是绝对必要的。(可对比《辞海》缩印本1979年版第823页,1999年版第992页,2009年版彩图本第1303页)

七、关于词条

1979年版写的这位抗日女英雄负伤被俘后“在狱中英勇顽强,坚贞不屈”的斗争事迹,被1999版编者错误地删除、否定。

现代文学 11

现在,2009年修订版重新把这位中国最着名的抗日女英雄赵一曼“在狱中英勇顽强,坚贞不屈”的斗争事迹写进《辞海》。这个错误也是必须纠正的。

(可对比《辞海》缩印本1979年版第1944页,1999年版第2340页,2009年版彩图本第2898页)

关于解放战争方面,比如看“三大战役”和渡江战役等词条。

八、关于词条

1979年版编者写的是:“(中共中央和毛泽东决定首先在东北同国民党军进行一次战略性决战……)但东北野战军主要负责人林彪一再拖延,拒不执行。东北野战军在中共中央和毛泽东纠正了林彪的右倾错误以后……”。以上“毛泽东纠正林彪右倾错误”的事实被1999年版编者删除、否定;(可对比《辞海》缩印本1979年版第45页,1999年版第54页,2009年版彩图本第1384页)

现代文学 12

九、关于词条

1979年版编者写的是:“(中共中央和毛泽东要求东北野战军早日秘密入关……)以待部署完成之后各个歼灭。但东北野战军主要负责人林彪拒不执行。在中共中央和毛泽东纠正了林彪的右倾错误以后……”以上“毛泽东纠正林彪右倾错误”的事实也被1999年版编者删除、否定。(可对比《辞海》缩印本1979年版第1035页,1999年版第1251页,2009年版彩图本第1741页)

以上两大战役词条,1999年版编者都错误删除、否定“毛泽东纠正林彪的右倾错误”这个关键性事实;2009年修订版编者却不纠正。这是坚持错误。

实际上,“三大战役”之间是密切关联的,如果不是毛泽东“纠正”林彪的错误,打不好辽沈战役,让辽沈之敌逃到华北,不但在辽沈达不到歼敌目的,平津战役也将难打。所以“纠正林彪的右倾错误”这个重要事实也是个“关键”,这同“辽沈战役”、直至“淮海战役”的胜利都是密切关联的。毛泽东是统筹几大战役全局的,他在下达给东北野战军的许多份电报中都要求抓住“关键”和“时机”的问题,他说:“如果我们东北全军协同华北主力,能够于不久的时间内抓住并歼灭,不使逃脱,则将使全国革命过程大为缩短”,他说:“攻占锦州是东北战局的关键”,他说:“我们坚持地认为你们完全不应该动摇既定方针,丢了锦州不打,去打长春”, “你们不应动摇你们的决心”;他说:“你们不要迁延太久”,“东北主力早日入关为好”,48年11月18日的电报等于下了“死命令”说:“望你们立即令各纵队以一、二天时间完成出发准备……于二十二日出发”,林彪还回电要求二十三日出发。

现代文学 13

毛泽东就是确实做到全局在胸,善抓“关键”,巧抓“时机”。兵贵神速,在战争中时机是稍纵即逝的,对军事家来说“时间就是胜利”。动摇决心、迁延时间,就难胜利。《辞海》1999年版、2009年修订版编者都不应贬低、否定毛泽东“纠正林彪的右倾错误”对“三大战役”胜利所起的关键性作用。

十、关于词条

1979年版编者写的是:“遵照中共中央军委和毛泽东的指示,在广大人民支持下,……”和“按照中共中央的统一部署……”以上这些话却被1999年版编者错误地删除、否定;

1999年版编者在删除上述内容后改写的是:“在邓小平、刘伯承、陈毅、粟裕、谭震林组成的总前委领导下,发起淮海战役。”

被1999年版编者这样错误删改后,在这个着名的“淮海战役”中,“中共中央军委和毛泽东”的名字与作用都不见了,这个“淮海战役”就与“中共中央军委和毛泽东”无关了。这岂不太荒谬了吗?

2009年修订版编者现在纠错,改写为:“在刘伯承、陈毅、邓小平、粟裕、谭震林组成的总前委领导下,根据中央军委的统一部署,发起淮海战役。”

2009年版编者现在总算作了纠正,增写了“根据中央军委的统一部署”,并把刘伯承、陈毅两位司令的名字提到邓小平政委的名字之前了。(本来中央在历次电报中的位子排列就是刘陈邓粟谭)但是,仍坚持不写“遵照中共中央军委和毛泽东的指示,在广大人民支持下”。

现代文学 14

实际上,1979年版编者写的词条已经不够完整。有关“淮海战役”的指挥,毛泽东和中央军委共发出过电报67份,其中有27份写的是“粟张并告刘陈邓谭”,其余写的是“刘陈邓并告粟张”。足见粟裕在战役中的重要地位。毛泽东在1960年接见英国军事专家蒙哥马利元帅时说:“淮海战役是粟裕指挥的。”毛泽东很谦虚,没有说是他自己指挥的。1999年版编者应该知道“总前委”之上还有上级领导,怎能回避得了“中共中央军委和毛泽东的指示”和“中央军委的统一部署”呢?

大家知道,毛泽东是直接指挥“三大战役”的, 在战役期间“毛泽东共写了二百份电报,战役进行最紧张时,一夜连续写过八份,有的长达二千字。”(见《中华魂》杂志2005年第11期第56页)1999年版编者竟在参加过“三大战役”的将士还健在的今天,就把“淮海战役”写成与毛泽东和中央军委无关。撒谎的胆子也太大了!现在这样的改写,又如何呢?还是可由经历过这些战役的同志和专家来研究和评价的。(可对比《辞海》缩印本1979年版第964页,1999年版第1151页,2009年修订版彩图本第0944页)

十一、关于词条

1979年版编者写的是:“解放军坚决执行毛泽东主席和朱德总司令向全国进军的命令……在长江南北广大人民支援下发起渡江战役”。这个符合实际的写法,却被1999年版编者错误地删除、否定;

1999年版编者在删除上述内容后改写的是:“解放军和地方武装共一百万人,在邓小平、刘伯承、陈毅、粟裕、谭震林组成的总前委领导下,发起渡江战役”;

2009年修订版编者纠错、现在改写的是:“在刘伯承、陈毅、邓小平、粟裕、谭震林组成的总前委指挥下,奉命于当晚以歼灭国民党军汤恩伯集国为目标发起渡江战役。”

现代文学 15

实际是总前委之上还有领导,“奉命”是奉谁之“命”,编者不是不知道。却仍坚持不写“坚决执行毛泽东主席和朱德总司令向全国进军的命令……在长江南北广大人民支援下”。难道为了“非毛化”只能写“奉命”而不能写“奉”毛泽东之“命”吗?难道为了清除“社会主义意识形态”而不能写“在广大人民支援下”吗?(可对比《辞海》缩印本1979年版第978页,1999年版第1167页,2009年修订版彩图本第0510页)

十二、再看有关抗美援朝词条方面对词条的删改和纠错:

1979年版词条写彭德怀“曾率领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保家卫国,同朝鲜人民和人民军并肩战斗,直至胜利,光荣地履行了无产阶级国际主义义务。”写得是正确的。但是,被1999年版编者错误地全部删除、否定,只删剩一句:彭德怀“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员兼政委”。这就看不见彭德怀和中国人民志愿军同“抗美援朝”之间有何关系了。这不仅是编者否定彭德怀之功,更重要的是编者对“抗美援朝”的否定。

2009年修订版编者现在纠错,改写的是:彭德怀“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员兼政委。率志愿军,与朝鲜人民军协同作战,取得抗美援朝战争胜利。”

这只是部分纠错,写了“抗美援朝战争”,也写了“胜利”。但是,被1999年版编者错误删除、否定的“保家卫国”、“同朝鲜人民”和“光荣地履行了无产阶级国际主义义务”仍未纠正。(可对比《辞海》缩印本1979年版第817页,1999年版第984页,2009年修订版彩图本第1718页)

现代文学 16

抗美援朝是一个有全世界影响的重大事件,它的性质和意义绝不容含糊,我们要求修订版编者应该回答这样三个问题:

1.为什么要删除、否定“保家卫国”这四个字?“当年美国出兵朝鲜,同时侵入台湾海峡”。抗美援朝,保家卫国是我国当年决定志愿军出兵朝鲜的理由和目的。我国绝非“师出无名”。这是个不容含糊的重大原则问题。

《人民日报》2009年10月3日发表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大事记》说:“1950年6月25日朝鲜内战爆发。美国随即进行武装干涉,并派遣海军第七舰队侵入中国台湾海峡。28日,中国政府发表声明,对美国侵略行径进行严厉谴责和抗议。”“10月上旬中共中央作出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战略决策。10月8日毛泽东发布命令,将东北边防军组成中国人民志愿军,任命彭德怀为司令员兼政治委员。10月19日中国人民志愿军入朝作战”。

当年美军不仅“武装干涉”朝鲜内战,同时还“侵入中国台湾海峡”,中国政府“抗议美国侵略行径.”,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保家卫国完全是正义的,其正确性已为实践所证明。其决策者毛泽东和党中央的英明为世人所公认和钦佩。这竟也受到“非毛化”势力的歪曲和攻击,现在中央党报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大事记》中又一次重申其正确,这是对“非毛化”势力颠倒大是大非、否定“抗美援朝、保家卫国”者的有力驳斥!

《辞海》2009年修订版编者删除、否定“保家卫国”,是不是编者否定美国“侵入中国台湾海峡”是“侵略行径”、否定我们有“保家卫国”的必要?

现代文学 17

2.为什么要删去 “同朝鲜人民”这个词语?难道中国人民志愿军只能同“朝鲜人民军协同作战”而必须排斥“朝鲜人民”的“协同”和支持吗?

3.为什么要删去“光荣地履行了无产阶级国际主义义务”?编者是否认为过去、现在和将来都不存在“无产阶级国际主义”?这又意味着什么?

以上2009年版彩图本对不少重要词条的改动情况,我们虽然只列举十几个关键性词条,但是,已足以肯定:一方面证明1999年版《辞海》确实有错误,2009修订版确实有所改正;另一方面又证明了修订版改正错误还很不彻底。

现在,笔者指出几点:第一,我们对1999年版《辞海》所作错误删改的许多批评意见已被接受,编者能改正错误,我们表示肯定和欢迎;但是,第二,编者不应该无视人民、读者的知情权,改正错误也不应“搞暗箱操作”,古人云“君子之过,如日月之蚀”,我们要求编者应该向读者作说明,为什么本来写得对的被删除、否定?已造成的不良影响怎么消除?要有个交代(国家新闻出版署也曾表示应“进行说明,消除影响”);第三,对于2009年修订版还有很多没有改正的、改正不彻底的和错上加错的词条,人民、读者都有继续提出批评的权利;第四,2009年版编者应把这次取消的“约七千个词条”向社会公布出来,也好让人民知道这“约七千个词条”是否真的都已“过时”、无“用”、属于应“淘汰”的词条?

笔者将新修订版与旧版经过初步对照,已发现新修订版的问题还很多,对不该取消的词条取消或删改了,对该取消的词条反被无理保留。

党的 “十七大”《政治报告》告诉我们:人民有知情权、参与权、表达权、监督权。

 作者通信处:南通市委党校

相关链接:

陈守礼评《汉语词典》修订:岂容否定共产党!3

陈守礼评《现代汉语词典》“修订”中的错误:最不得人心的事是搞“非毛化”

陈守礼:公然制造复辟资本主义的舆论——评《现汉》对有关词目、词语的错误删改

陈守礼:民族解放运动与“援越抗美”岂容否定

老干部怒揭:《现代汉语词典》用“普世价值”否定社会主义价值观

陈守礼:揭穿辛子陵的弥天大

《辞海》编者否定红歌《东方红》的错误应该纠正

现代文学 18

本文由优德88手机中文版发布于文学 / 现代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送别革命,原本竟然是美方供给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