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物丧志背后的罪恶是,幸亏我们依旧社会主义

现代文学 1

    这段时间除了上班以外,我的脑子被一部电视剧和一本书彻底霸屏了。

自上月29号由最高人民检查院组织创作的当代检查反腐题材电视剧《人民的名义》播出以来,由于中国的反腐剧自2004年以来一直沉寂十多年,如今一朝归来,燃爆银屏。

祁同伟吞枪自杀

《人民的名义》@《平凡的世界》

《人民的名义》中反腐涉及到副国级官员,真可谓反腐尺度大、层次深,触及面广。这部电视剧不但是一部非常好的反腐题材,更是揭露了当今中国社会腐败现象背后的最大罪恶——私有化。

《人民的名义》开播以来,前后写了七篇评论了。有朋友说,我每天都在传播负能量,只看到阴暗面,没有看到光明面。对此,我也感到很抱歉。所以,今天我们来点正能量。

这两部剧前者是官场反腐题材,后者是农村励志题材,表面看起来两者没有多大关联,但细细想想这两部剧里面的人物还是有一定的相似度的。

现代文学 2

整个电视剧分成前后两个部分,前半部分最受欢迎的是达康书记。我前面也评论过,没说什么好话。但今天要客观点说说,这个形象的存在,对我们这个社会、国家来说,也是一重正能量。

比如《人义》里的李达康和《平凡》里的田福军,这两位都是造福一方的父母官,都是坚持自己原则的好干部,都是农民的儿子,不同的是两位为人民服务的出发点不同。

一、大风厂的工人是“私有化”制度的受害者。

达康书记毫无疑问是典型的地方一把手,动不动就把手下人骂得跟狗一样。甚至连同级的市纪委书记,他也丝毫不给面子,一样骂。比他职位、级别更低的区长孙连城、公安局长赵东来,更是被他骂的狗血淋头,体无完肤。只因为他们的工作没做好,让他在省委常委会议上丢了脸。

李达康在那个唯GDP的年代,可以为了人民和党的职责放弃可以升职的机会。

剧情始终围绕着汉东省京州市原国营企业大风厂因为私有化以后所涉及的各类腐败现象。大风厂和千千万万的社会主义国营企业一样被私有化了。国家经济遭到损失时,没有人出面为国家利益呼喊,连剧中歌颂的为了抢背炸药包虚报两岁入党的老共产党员,前京州市检查院副院长陈岩石同志都在为私有化奔走呼号,这就难免让我想起我国五代后蜀亡国宫妃费氏的名句,因为后蜀不战而降,致“十四万人同解甲,宁无一人是男儿”。瓜分国企时正值前苏联解体的前后,当时中国也没有一个共产党员敢于站出来保护社会主义经济,导致社会主义国营经济和集体经济遭到严重破坏。人们利用各种权力、关系、手段,逐渐地把属于国家的财富从各个不同的渠道流入到私人的腰包,国家财富变成了少数人的资本,官僚资本主义经济在中国开始盛行起来。为了适应资本的发展,国家的法律制度和各种政策的天平也同时向官僚资本倾斜,直接导致了如今中国的贫富两极严重分化。

他也可以说得上无情无义。和老婆结婚二三十年,分居八年,闹离婚五年,在老婆准备逃亡境外之前,才匆匆忙忙办了离婚手续。眼睁睁看着老婆被抓走,几乎无动于衷,后面甚至对抓人的侯亮平有些感激,否则他自己也会被老婆拉下水。可以算是无情。当年替他背了黑锅下海做生意的王大路,他毫无感激之意,可以算是无义。

当时的省委书记公子赵瑞龙想要在吕州著名的名片月牙湖建立一个美食城,李达康考虑到环保污染问题坚持不批准。要知道,这可是他老领导的公子,李达康又是省委书记赵立春的左膀右臂。就是提拔了也是因为前赵赵立春书记儿子建设用地,就是赵瑞龙的美食城,李达康不惜得罪领导的坚持住了自己的底线没答应。

从《人民的名义》这部电视剧中,我们可以看到,政府虽然高调喊着“城镇化”,主张农民进城创业,可是农民进城后,政府却不让贫困的进城农民在城市有立足之地。不是以“暂住证”为名乱抓乱关押进城的农民,就是以其他莫须有的罪名驱赶农民,连农民进城后为了生存在城市摆个小摊都会被城管穷追猛打,郑西坡的妻子就是死于城管制度下的冤魂。

无视程序,无视规则,无视下属的客观困难,只要求下属把自己的工作做好,把任务完成,心里眼里只有GDP,只有他的政治前途,丝毫不顾及其它。当县长时为了集资修路,逼得有人自杀。甚至准备在工人情绪激动的大风厂大火之夜,准备动手强拆大风厂,来推动有助于他的工作成绩的光明峰项目。

李达康的这个为政原则和田福军很像,田福军在原西县任革委会副主任时,中央领导高老要来原西县考察民情,他的两位顶头上司苗凯和冯世宽想弄虚作假、欺下瞒上,敷衍高老一行等人,田福军不怕得罪领导,坚持原则据理力争、义正词严,坚守住了他为官的底线。

“维稳”,顾名思义,就是维护即得利益者的权益。“维稳”是一些人心中的“法治”意识所产生的,专政对象就是那些对官僚资本不满而进行上访、请愿、游行的人民群众。剧中的汉东省前省委书记赵立春的公子哥儿赵瑞龙一语道破了天机,他说:“这老百姓一闹,就无原则地退让,就不要法治了?”在赵瑞龙公子哥儿心中,“法治”就是运用法律手段来保护官僚资本的既得利益,镇压人民群众的资产阶级专政。说白了,“维稳”就是赵瑞龙所说的“法治”,是对人民群众实行专政的一种特殊手段。为了维护官僚资本家的利益,政府准备了充足的维稳经费,维稳经费就是用于镇压人民群众而发生的所有费用。

而在上级面前,具体说,就是在省委书记沙瑞金面前,他又表现得非常恭顺,甚至可以说有些奴颜卑膝。

李达康是一个过分爱惜自己政治羽翼的人,在面对他一起搭过班子并且为保住他的政治生命而不惜自己降级的易学习的任职问题上,他为了不影响自己的政治印象,在他已经身居高位的时候,也不曾向省委推荐过易学习,而且是在他知道易学习是一个一心为民的好干部的情况下,他对省委都只字未提,不得不说这个人为了自己的仕途有点不尽人意了。

正是因为私有化,大风厂的工人才不得不为了生活而屈从于资本的胁迫;正是因为私有化的罪恶,才造成大风厂的“一一六”大火,这场群体事件引发的大火,点燃了汉东省反腐的烈火,引发了汉东省官场上的地震。

这种人,概括起来,大概可以归入媚上欺下的一类。也有的人认为,他就是当代酷吏的典型。但又不能不承认,他又是非常有工作能力的,他做的事虽然更多的是发自对他的前途的考虑,但客观上,又确实会惠及辖区内的老百姓。

相反田福军在面对自己的政治生命这个问题上就豁达的多,他为政的措施里基本都贯彻着仁民爱民的精神。他一个人不辞劳苦、徒步深入偏远的山区走访民情,看到饿晕了的村民就马上命令村长搬来储备粮,甚至不惜违反上级的规定和掉乌纱帽的风险,大有古代的贤官在灾年违背皇命开仓放粮的精神。

剧中人物汉东省京州市检查院反贪局局长侯亮平说过这么一段话,他说:我们这些年啦,过多地强调资本带来的变化和利益,使得现在全民崇拜资本英雄,从而忽略了它唯利是图的本性和给社会带来的负面效应。

即便如此,他在我们这个时代、这个国家、这个社会,也已经是很难得的好干部了。因为陈岩石这样有信念的干部已经老去了,退出了历史舞台,甚至有些人在退休后还在利用自己原来的政治资源为子女、家人谋取利益。

李达康虽然很爱惜自己的政治羽翼,但他确实是一个为人民办事的好干部。

由于私有化,中国社会崇拜资本的现象确实太过火了,一切向钱看,一切为了钱,给中国社会带来的负面效应是多么可怕!正如剧中人物陆亦可所说:贫富差别太大,带来的被剥削感;权力不受监控,带来的不公平感;社会保障不足,带来的不安全感;这老百姓能不浮躁吗?这社会风气很危险啊!

李达康的好处是不说教,不像我们经常在媒体上看到的领导讲话那样死板、教条、僵化,需要懂行的人解读,才能看出其中的道道。他的讲话是个性鲜明的,给下属的指示是明确的,开会的时候不怎么讲废话,雷厉风行,只解决问题。

沙瑞金赞许他是一个有历史底线的决策者,即使代价是让自己丧失了进一步的机会。听其言,察其行,李达康是无愧于这个评价的。

说千道万,可以用一句话来概括,大风厂的工人也和全国千千万万的下岗工人一样,都是私有化制度的受害者。

在官僚化程度已经非常高的今天,李达康这样的干部,在官场上当然算是一股清流。至少,老百姓看着不会倒胃口,不觉得是在念稿子说大话,而是一个有血有肉有感情的人。而且,他们所做的事,确实能够让老百姓从中受惠。

田福军为官就是凭着一个真正的共产党员的党性修养和做人的良心行事,一心为人民群众的利息着想,在这点上和李达康是一致的。

二、权力私有是“私有化”制度导致的必然结果

有人把今天中国的干部分为几种,光干活,不贪污,这样的干部几乎绝种了。肯干活,也贪污,这算是还好的。不贪污,也不干活,光等着时间到了升官,就像孙连城那种。光贪污,不干活,这是今天中国老百姓眼里绝大多数干部的形象。和这些干部相比,李达康这样的干部当然是很好的了,得算第一种,光干活,不贪污。

更戏剧性的是李达康的老婆欧阳菁,和田福军的老婆徐爱云,都犯了贪污受贿罪,而李,田二人都没有徇私枉法、包庇老婆,我为他们二人点赞。

我们常说,“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经济私有化必然会导致政治、文化、思想等各方面的私有化。

后半部分,大家最感慨的是祁同伟,尤其是对他的遭遇的同情。

或许李达康过分的在于他的政治仕途,但他确实是为老百姓做实事的,没有半点歪门邪道,走捷径,堂堂正正的做政绩,一步一个脚印为自己的目标而努力。是一位不可多得的好领导。

经济私有化以后,权力私有化也紧跟着出现,从共产党的干部变成是官员,人民政府变成官府,这就是权力私有的直接证据。

如果说,革命是把一大群泥腿子变成了国家栋梁,那么祁同伟的遭遇则诠释了另一种人生,这些年来的权力腐败是如何把一个积极向上、品学兼优的穷学生变成了一个有能力、有心机的贪官。总结起来就是,革命吧鬼变成人,而这些年来则是把许多人变成了鬼。

现在这个时代若说自己完全无私,一心只为他人的利益怎样怎样,把这些话挂在嘴边的人,说实话,反而有些假,李达康有私心,田福军也有私心。他们的私心我欣赏,男人应该有这样的私心,关键在于如何去达到目的,他们很了不起,人民正需要这样的干部!

《人民的名义》剧中人物汉东省政法委书记高育良的妻子吴惠芬针对中国官场上的腐败现象说:“说实话,现在的官场上一查一个准,要认真查起来,没准还一串一串的。”吴惠芬的这段话,道出了中国官场腐败的实质。

大家感受最深的则是权力、社会关系网络对一个人在这个时代、这个社会的命运的重要性,也就是阶级固化的问题。阶层固化固然是已经发生了的事实,而且会越来越严重。但需要指出的是,这是人类历史的常态,古今中外都一样。用我们熟悉的话说,这叫普世价值。

                         2017.4.22

从经济私有化到权力私有化是一种必然,也是社会规律。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贵族阶层谁不是有权力的人?西方国家的所谓民主选举实质就是有钱人内部权力的再分配过程。在美国,无论是现在的特朗普还是过去的奥巴马,无论哪个总统上台,都是由总统自己来组建国家领导班子。中国台湾地区的权力现象就是一个非常好的回答,当马英九上台时,台湾地区政府的权力班子是由马英九组建的,现在台湾的权力班子是由蔡英文组建的。在电视剧中所说的汉东省“沙李配”、“沙家浜”、“汉大帮”等社会文化现象都是中国私有化以后的产物。

正如有人指出的,没有阶级固化的时代意味着混乱、革命和社会秩序重组,是每个人都命如草芥的时代,没有人原意生活在那样的时代。

                    孤狼――郝吉庆

现代文学,在剧中的汉东省委办公会议上,省纪委书记田国富对易学习的评价是这样的:“25年的正处,无论调到什么单位,都是任劳任怨,勤政廉政,让我们确实很感动啊!”是啊,为什么任劳任怨,勤政廉政的易学习始终得不到提拔?为什么高育良、李达康先后进入省委常委班子?连一心为自己谋利益的祁同伟都成了省公安厅长,为什么?

是的,我们曾经有过有过走到一个没有社会阶层分化、固化的社会的机会。但历史和中国人开了个玩笑,最后那条路被宣布为一条错误的路,是历史的歧出。后来,我们又回到了正确的道路上来,也就是通往阶层固化的路。据说,我们这是和普世价值接轨。

 

接下来,省委常委、京州市委书记李达康说:“我们的干部人事制度到底问题出在哪里?为什么象易学习这样的干部兢兢业业工作几十年都没有提拔上来?”这个问题,在当时的会议上就有了答案:“不跑不送,降职使用;只跑不送,原地不动;又跑又送,提拔重用。”是啊,现在的干部人事制度是私有化以后制定的。正如省委组织部吴部长说的:“我们有些干部,一路被举报,一路被提拔。为什么?有后台嘛,现在这叫做政治资源了。”权力私有化讲的就是政治资源。

时间无法倒退,历史不能悔棋。我们已经走上了这条路,另一条路已经成了绝唱的传奇,回不去了。

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人民民主专政的社会主义国家,社会主义国家培养的干部应该是从阶级斗争、生产斗争、科学实验三大革命实践中选拔的,选拔干部的标准是有社会主义觉悟有文化的劳动者,热爱党、热爱祖国,热爱生产劳动,和工人农民有感情,经历过大风大浪考验的人才能委以国家的重任。私有化以来选拔的不是干部而是官员,中国自古以来除了战争原因外,一般的官员都是从考场上选拔的。中国现在的官场上选拔官员从形式上是承袭了中国封建社会选拔官员的方式,而实际上是遵循资本主义国家任人唯亲的惯例,这也许是中国改革开放以后国家派官员去西方国家学习资本主义而得来的用人制度吧。

反过来想想,40年了,没有经历过大规模的社会动荡,没有大规模战争,国家总体保持着稳定,经济发展水平稳步提高,大家的生活水平也在逐步改善,虽然问题多多,而且暴露得越来越明显,但这在中国历史上也算是绝无仅有的了。我们今天这样的日子,只要能过得下去,其实也算是很不错的。也许几十、几百年后,我们今天的时代也会成为绝唱、传奇。这一天可能也不太远了。

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吃政治饭的人都叫政客,是为少数人服务的。剧中的省委书记沙瑞金指出:有的干部信奉圈子文化,整天琢磨着拉关系,找门路,某某是谁的人,某某又是谁提拔的,该跟谁套套关系,拉拉关系。在私有化制度下,哪个国家?哪个地区不是这样的选拔官员?中国现在大多数人还坚信中国共产党是为人民服务的,中国共产党的政权基础还是社会主义性质,而私有化的用人制度与社会主义制度是完全相悖的。如果真的在中国完全实行了资本主义制度,这样的用人制度就再正常不过了。

至于腐败,也就是权钱交易,让大家很愤慨。这个问题我们也要一分为二的看,辩证的看。

用人制度是一种政治生态,对照如今的用人制度,这样的政治生态不属于社会主义性质,正如剧中的李达康书记所说:如果我们的政治生态进一步恶化,那是非常危险的。

和阶层分化、固化一样,在人类历史上,权钱交易是绝大多数和平年代的常态,都会存在。这与文化传统无关,与政治制度其实也无关。千万不要以为,欧美国家有民主,由选举,就没有权钱交易了,权钱交易哪儿都有,没有有没有的问题,只有合不合法的问题。

当赵立春的儿子赵瑞龙来到京州时,时任省委副书记、省政法委书记的高育良,省委常委、京州市委书记李达康都奉赵瑞龙为“公子”,把赵立春的话奉为“圣旨”。政府官员只唯上,不唯实,更不为民,这就是“私有化”制度导致的权力私有现象。私有化的国家没有人民政府,官场上的官员大都是政客,没有政治家。想要私有化制度下的官员“为人民服务”,那是万万不可能的。私有化不得人心,因此,现在的人民群众不相信私有化的官府做好事也是理所当然的。

中国之所以现在大家觉得很严重,是因为它还没有被合法化,法律上还没有把他公开化、透明化、合法化。而在欧美国家,则已经完成了合法化的过程。

权力私有化是私有化制度导致的必然结果,要铲除权力私有化,必须消灭私有制。

这是因为我们还没有变成一个彻彻底底的民主国家、法治国家。对一个彻彻底底的民主国家、法治国家来说,并不是不存在权钱交易,而是它已经公开、合法的存在了,大家习以为常,见怪不怪,自然也就不当回事了。

贺济中博客

如果有一天真的中国变成了一个彻彻底底的民主国家、法治国家,我们看到李达康的夫人欧阳菁在主持某个慈善基金会,企业都需要向她的基金会捐款;赵瑞龙也不需要做那么低级的那种倒买倒卖的生意,而是直接把某个大型国企,比如汉东油气集团,通过国企改革变成自己的私人企业;沙瑞金的儿子在几年后通过民主选举,成了民选的汉东省长。这是比阶层固化要吓人得多的社会。即使那时候确实民主了,法治了,但这是你想要的吗?

相关文章:

所以,我们要感谢我们现在毕竟还不是彻彻底底的民主国家、法治国家,我们还是社会主义国家,我们的民主还是社会主义民主,法治还是社会主义法治,市场经济也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社会主义虽然越来越只是个名义,但有这个名义,比没有这个名义要好。

雨夹雪“另类解读”《人民的名义》:作者并不喜欢沙瑞金

正因为有这个名义,我们就还不能让欧阳菁合法的让企业给自己捐款,赵瑞龙还没有把大型国企变成自己的私企,沙瑞金的老婆孩子还不能再电视剧里以政治接班人的姿态公然出现。所以,我们还能反腐败,欧阳菁还只能在银行偷偷的收点贿赂,赵瑞龙还只能通过贿赂官员来获取经济利益,沙瑞金的老婆孩子还只能藏着掖着,这是我们的体制优势。

郭松民|《人民的名义》人物论之:“无辜”赵德汉?

现代文学 3

石朝阳:《人民的名义》中党性和人性的交锋

别以“人民的名义”绑架人民——评《人民的名义》的反动历史观

王诚:《人民的名义》 能否拯救我们的信仰

萧武:中国没有阶层固化?《人民的名义》出卖了人民日报

看电视剧《人民的名义》:群众为啥不满意?

前锋:毛主席给了《人民的名义》

现代文学 4

本文由优德88手机中文版发布于文学 / 现代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玩物丧志背后的罪恶是,幸亏我们依旧社会主义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