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慱存斋王君自沙县致仕初归对饮有赠原文,送

万钟一芥莫殊观,出处如君众已难。身喜还家真属我,老知怜幼胜居官。深秋丛菊霜前赏,返照千峰雨后看。同学几人今几在,一尊为寿且为欢。——明代·罗洪先《大慱存斋王君自沙县致仕初归对饮有赠》

千年口义与心传,垂老襟怀未洒然。却羡步趋堪致远,莫酬问难似攻坚。制科子静人应识,甲第文山世所贤。今古此身难再得,相期定在品题前。——明代·罗洪先《送伍敦夫张以敬万曰忠周崇甫罗庭猗曾于健刘静之会试》

圣朝柔远重丝纶,罢直传宣候紫宸。东海无波通信使,上天有语属词臣。捧来琐闼龙文动,赐向彤庭象译频。不是为儒称载笔,玉阶岂得置微身。——明代·罗洪先《左顺门捧敕授日本使臣》

大慱存斋王君自沙县致仕初归对饮有赠

明代:罗洪先

罗洪先(1504-1564),字达夫,号念庵,汉族,江西吉安府吉水黄橙溪人,明代学者,杰出的地理制图学家。一生奋发于地理学等科学的研究,“考图观史“,发现当时地图多疏密失准、远近错误,于是亲自外出调查收集资料,准备重新编一内容丰富、地理位置准确的地图,以计里画方之法,创立地图符号图例,绘成《广舆图》。创编成地图集形式,不仅继承了朱思本制图法,还加以发展,使地图更为科学实用。罗洪先堪称与墨卡托同时代的东方最伟大的地图学家。

罗洪先

齿饮忆初年,心期阻别筵。从兹鹏路隔,那复雁书传。侪伴村中牧,形骸榻上禅。隐居山是癖,桑户病无痊。讵意劳华省,相思寄锦笺。投琼惭报称,织罽感荣缠。骥尾吾惭附,鸿声尔具全。中兴天启圣,大雅岳生贤。妙质金辞冶,雄才剑割铅。器凝偏镇躁,志敏善攻坚。削牍尚书署,褰帷司马权。九边清虎落,万里断狼烟。收隽能兼录,平淮算得先。酒泉戎出塞,瓯脱地屯田。赏特缘功懋,资深计岁迁。建牙开壁垒,曳履践星躔。夷性终多谲,皇威自合虔。稍闻移豹旅,旋见避龙泉。凯吹云中发,恩章日下宣。台阶悬玉重,枢管握符专。奕世金闺籍,熙朝石室编。勋推唐尚父,碑勒汉燕然。业盛名难朽,时平拙更便。不须怜颖水,早已戴尧天。——明代·罗洪先《答同年杨虞坡》

答同年杨虞坡

分曹多暇复同游,意气驩然隘九州。佳地称为文字饮,清樽嫌及妇人谋。毫端珠玉三千首,眼底衣冠第一流。却恐疏慵参未得,君恩交谊两难酬。——明代·罗钦顺《瀛洲雅会次刘野亭先生韵 其三》

瀛洲雅会次刘野亭先生韵 其三

三十年来往,乡情久更亲。家和浑是福,屋润岂为贫。每爱清尊满,何妨白发新。出门时矫首,钟阜正嶙峋。——明代·罗钦顺《赠乡旧张克谋》

赠乡旧张克谋

明代:罗钦顺

三十年来往,乡情久更亲。家和浑是福,屋润岂为贫。

每爱清尊满,何妨白发新。出门时矫首,钟阜正嶙峋。

1

送伍敦夫张以敬万曰忠周崇甫罗庭猗曾于健刘静之会试

明代:罗洪先

罗洪先(1504-1564),字达夫,号念庵,汉族,江西吉安府吉水黄橙溪人,明代学者,杰出的地理制图学家。一生奋发于地理学等科学的研究,“考图观史“,发现当时地图多疏密失准、远近错误,于是亲自外出调查收集资料,准备重新编一内容丰富、地理位置准确的地图,以计里画方之法,创立地图符号图例,绘成《广舆图》。创编成地图集形式,不仅继承了朱思本制图法,还加以发展,使地图更为科学实用。罗洪先堪称与墨卡托同时代的东方最伟大的地图学家。

罗洪先

三十年来往,乡情久更亲。家和浑是福,屋润岂为贫。每爱清尊满,何妨白发新。出门时矫首,钟阜正嶙峋。——明代·罗钦顺《赠乡旧张克谋》

赠乡旧张克谋

深巷閒门取自怡,屡烦当道驻旌旗。才如太白名偏著,赋埒扬雄字总奇。花甲荐更新岁月,柏台犹仰旧威仪。诸郎继武浑能事,此去恩波未有涯。——明代·罗钦顺《庆欧阳碧溪六十 其一》

庆欧阳碧溪六十 其一

为怜清净出尘中,喜逐仙山午夜风。弄玉去时云暗淡,飞琼下界月朦胧。冰魂卧骨全真性,绝岛荒郊入化功。铁笛吹残人在否,依然深锁蕊珠宫。——明代·罗素月《落梅》

落梅

明代:罗素月

为怜清净出尘中,喜逐仙山午夜风。弄玉去时云暗淡,飞琼下界月朦胧。

冰魂卧骨全真性,绝岛荒郊入化功。铁笛吹残人在否,依然深锁蕊珠宫。

1

左顺门捧敕授日本使臣

明代:罗洪先

优德88手机,罗洪先(1504-1564),字达夫,号念庵,汉族,江西吉安府吉水黄橙溪人,明代学者,杰出的地理制图学家。一生奋发于地理学等科学的研究,“考图观史“,发现当时地图多疏密失准、远近错误,于是亲自外出调查收集资料,准备重新编一内容丰富、地理位置准确的地图,以计里画方之法,创立地图符号图例,绘成《广舆图》。创编成地图集形式,不仅继承了朱思本制图法,还加以发展,使地图更为科学实用。罗洪先堪称与墨卡托同时代的东方最伟大的地图学家。

罗洪先

上方云起望来迷,下界闻歌客到齐。高会我叨陪末席,捷登谁肯犯旁蹊。谈依日用诸乘小,气逼星躔万象低。吟罢不妨归路晚,绿杨无数鸟争啼。——明代·罗钦顺《凭虚阁宴饮次吴宁庵周大理韵各一首 其一》

凭虚阁宴饮次吴宁庵周大理韵各一首 其一

鄙夫贪住白云溪,一鹤多惭大手题。几忆蓬瀛天远近,又亲谈笑席东西。酒行乐处兼浮白,羹味平时半著藜。千古斯文知未丧,晚风衰柳望中低。——明代·罗钦顺《瀛洲雅会次刘野亭先生韵 其二》

瀛洲雅会次刘野亭先生韵 其二

我今登祝融,高高几万丈。赤乌海底来,忽在飞云上。人世正溟濛,阴厓走罔象。圣人知其然,昧爽发昭旷。岂不怀宴安,精神各有向。一念不自拔,万窍生疑障。安得日新人,惺惺无得丧。——明代·罗洪先《登衡山祝融峰》

登衡山祝融峰

明代:罗洪先

我今登祝融,高高几万丈。赤乌海底来,忽在飞云上。

人世正溟濛,阴厓走罔象。圣人知其然,昧爽发昭旷。

岂不怀宴安,精神各有向。一念不自拔,万窍生疑障。

安得日新人,惺惺无得丧。

1

本文由优德88手机中文版发布于优德88手机,转载请注明出处:大慱存斋王君自沙县致仕初归对饮有赠原文,送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