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德88手机杜诗,赠陈二补阙

古诗《赠陈二补阙》

○谏议大夫

卷二百八十四 卷224_1 「无序洛城北谒玄元国王庙」杜甫 配极玄都閟,凭虚禁御长。守祧严具礼,掌节镇极其。 碧瓦初寒外,金茎一气旁。山河扶绣户,日月近雕梁。 仙李盘根大,猗兰奕叶光。世家遗旧史,道德付今王。 画手看前辈,吴生远擅场。森罗移地轴,妙绝动宫墙。 五圣联龙衮,千官列雁行。冕旒俱秀发,旌旆尽飞扬。 翠柏深留景,红梨迥得霜。纸鸢吹玉柱,露井冻银床。 身退卑周室,经传拱汉皇。谷神如不死,养拙更何乡。 卷224_2 「赠韦左丞丈」杜拾遗 左辖频虚位,今年得旧儒。相门韦氏在,经术汉臣须。 时议归前烈,天伦恨莫俱。鸰原荒宿草,凤沼接亨衢。 有客虽安命,衰容岂壮夫。家里人忧几杖,乙丑混泥途。 不谓矜馀力,还来谒大巫。岁寒仍顾遇,日暮且踟蹰。 老骥思千里,饥鹰待一呼。君能微多谢,亦足慰榛芜。 卷224_3 「投赠哥舒开府三十韵」杜草堂今代麒麟阁,什么人第大器晚成功。始祖自神武,了解必最先受到冲击。 开府当朝杰,论兵迈古风。先锋百胜在,略地两隅空。 江西无传箭,天山早挂弓。廉颇仍走敌,魏绛已和戎。 每惜河湟弃,新兼节制通。智谋垂睿想,出入冠诸公。 日月低秦树,乾坤绕汉宫。东夷愁逐北,宛马又从东。 受命边沙远,归来御席同。轩墀曾宠鹤,畋猎旧非熊。 茅土加名数,山河誓始终。策行遗战伐,相符动昭融。 功勋职业青冥上,交亲气概中。未为珠履客,已见白头公。 壮节初题柱,生涯独转蓬。几年春草歇,几眼前暮途穷。 军事留孙楚,行间识吕蒙。防身一长剑,将欲倚崆峒。 卷224_4 「上韦左相七十韵」杜少陵 凤历龙泉剑纪,龙飞三十春。八荒开寿域,一气转洪钧。 霖雨思贤佐,丹青忆老臣。应图求骏马,惊代得麒麟。 沙汰江河浊,一日万机新。韦贤初相汉,范叔已归秦。 盛业今如此,传经固绝伦。豫樟深出地,沧海阔无津。 北缩手观看司喉舌,东方领搢绅。持衡留藻鉴,听履上星辰。 独步才超古,馀波德照邻。聪明过管辂,尺牍倒陈遵。 岂是池中物,由来席上珍。庙堂知至理,风俗尽还淳。 才杰俱登用,愚蒙但隐沦。长卿多病久,子夏索居频。 回首驱流俗,生涯似大伙儿。巫咸不可问,邹鲁莫容身。 感谢时将晚,苍茫兴有神。为公歌此曲,涕泪在衣巾。 卷224_5 「奉赠太常张卿二十韵」杜子美方丈三韩外,昆仑万国西。建标天地阔,诣绝古今迷。 气得佛祖迥,恩承雨滴低。相门清议众,儒术大名齐。 轩冕罗天阙,琳琅识介珪。伶官诗必诵,夔乐典犹稽。 健笔凌鹦鹉,铦锋莹鸊鹈。友于皆挺拔,公望各端倪。 通籍逾青琐,亨衢照紫泥。灵虬传夕箭,归马散霜蹄。 能事闻重译,嘉谟及远黎。弼谐方风华正茂展,斑序更何跻。 适越空颠踬,游梁竟惨凄。谬知终画虎,微分是醯鸡。 萍泛无休日,桃阴想旧蹊。说大话人所羡,腾跃事仍睽。 碧海真难涉,青云不可梯。顾深惭操练,才小辱提携。 槛束哀猿叫,枝惊夜鹊栖。何时陪羽猎,应指钓璜溪。 卷224_6 「敬赠郑谏议十韵」杜草堂 谏官非不达,诗义早著名。破的由来事,先锋孰敢争。 思飘云物外,律中鬼神惊。毫发无遗恨,波澜独老成。 野人宁得所,天意薄浮生。多因病休息养儒服,冥搜信客旌。 筑居仙缥缈,旅食岁峥嵘。使者求颜阖,诸公厌祢衡。 将期一诺重,欻使寸心倾。君见途穷哭,宜忧阮步兵。 卷224_7 「奉赠鲜于京兆四十韵」杜工部王国称多士,贤良复多少人。异才应间出,爽气必殊伦。 始见张京兆,宜居汉近臣。骅骝开道路,雕鹗离风尘。 侯伯知何等,作品实致身。奋飞超等第,轻易失沈沦。 脱略磻溪钓,操持郢匠斤。云霄今已逼,台衮更哪个人亲。 凤穴雏皆好,龙门客又新。义声纷多谢,败绩自逡巡。 途远欲何向,天高难重陈。学诗犹孺子,乡赋念嘉宾。 不得同晁天王,吁嗟后郄诜。计疏疑翰墨,时过忆松筠。 献纳纡皇眷,中间谒紫宸。且随诸彦集,方觊薄才伸。 破胆遭前政,阴谋独秉钧。微生沾忌刻,万事益心寒。 交欢丹青地,恩倾雨滴辰。有儒愁饿死,早晚报平津。 卷224_8 「赠特进西峡王八十韵」杜子美特进群公表,天人夙德升。霜蹄千里骏,风翮九霄鹏。 服礼求毫发,惟忠忘寝兴。圣情常常有眷,朝退若无凭。 仙醴来浮蚁,奇毛或赐鹰。清关尘不杂,中使日相乘。 晚节嬉游简,平居孝义称。自多亲棣萼,哪个人敢问山陵。 学业醇儒富,辞华哲匠能。笔飞鸾耸立,章罢凤鶱腾。 精理通谈笑,忘形向朋友。寸长堪缱绻,一诺岂自豪。 已忝归曹植,何知对李元礼。招要恩屡至,崇重力难胜。 披雾初欢夕,高秋爽气澄。尊罍临极浦,凫雁宿张灯。 大壮穷游宴,炎天避1二月。研寒金井水,檐动玉壶冰。 瓢饮唯三径,岩栖在百层。且持蠡测海,况挹酒如渑。 鸿宝宁全秘,丹梯庶可凌。淮王门有客,终不愧孙登。 卷224_9 「郑驸马宅宴洞中」杜子美 主家阴洞细蒸发雾,留客夏簟清琅玕.春酒杯浓琥珀薄, 冰浆碗碧玛瑙寒。误疑茅堂过江麓,已入风磴霾云端。 自是秦楼压郑谷,时闻杂佩声珊珊。 卷224_10 「李监宅」杜拾遗尚觉王孙贵,豪家意颇浓。屏开金孔雀,褥隐绣芙蕖。 且食双鱼美,哪个人看异味重。门阑多喜色,女婿近乘龙。 卷224_11 「重题郑氏东亭」杜少陵 华亭入翠微,金秋乱清晖。崩石欹山树,清涟曳水衣。 紫鳞冲岸跃,苍隼护巢归。向晚寻征路,残云傍马飞。 卷224_12 「题张氏隐居二首」杜少陵 春山无伴独相求,伐木丁丁山更幽。涧道馀寒历冰雪, 石门斜日到林丘。不贪夜识金银气,远害朝看坡鹿游。 乘兴杳然迷出处,对君疑是泛虚舟。 之羊时相遇,邀人晚兴留。霁潭鳣发发,春草鹿呦呦。 杜酒偏劳劝,张梨不外求。前村山路险,归醉每无愁。 卷224_13 「天宝初南曹小司寇舅于自己太太太堂下累土为山…而作是诗」杜少陵生龙活虎匮功盈尺,三峰意出群。望中疑在野,幽处欲生云。 慈竹春阴覆,香炉晓势分。惟南将献寿,佳气日氛氲。 卷224_14 「龙门」杜草堂龙门横野断,驿树出城来。面色皇居近,金牌银牌寺院开。 往还时屡改,川水日悠哉。相阅征途上,生涯尽若干遍。 卷224_15 「奉寄江苏韦尹丈人」杜草堂有客传河尹,逢人问孔融。向日莲仍隐逸,章甫尚西东。 鼎食分门户,词场继国风。尊荣瞻地绝,疏放忆途穷。 浊酒寻陶令,丹砂访萨守坚。江湖漂短褐,霜雪满飞蓬。 牢落乾坤大,周流道术空。谬惭知蓟子,真怯笑扬雄。 盘错佛祖惧,讴歌德义丰。尸乡馀土室,难说祝鸡翁。 卷224_16 「赠李白」杜工部 秋来相顾尚飘蓬,未就丹砂愧许逊。 痛饮狂歌空度日,扬威耀武为何人雄。 卷224_17 「与任城许主簿游南池」杜工部秋水通沟洫,城隅进小船。晚凉看洗马,森木乱鸣蝉。 菱熟经时雨,蒲荒十11月天。晨朝降立冬,遥忆旧青毡。 卷224_18 「登姑臧城楼」杜草堂 东郡趋庭日,南楼纵目初。浮云连海岳,平野入青徐。 孤嶂秦碑在,荒城鲁殿馀。一向多古意,临眺独踌躇。 卷224_19 「刘九法曹、郑瑕丘石门宴集」杜甫秋水清无底,萧然静客心。掾曹乘逸兴,鞍马去相寻。 能吏逢联璧,华筵直风流洒脱金。晚来横吹好,泓下亦龙吟。 卷224_20 「暂如临邑,至gh山湖亭奉怀李员外率尔成兴」杜子美野亭逼湖泊,歇马高林间。鼍吼风奔浪,鱼跳日映山。 暂游阻词伯,却望怀青关。霭霭生云雾,唯应促驾还。 卷224_21 「对雨书怀,走邀许十少年老成簿公」杜少陵东岳云峰起,溶溶满太虚。震雷翻幕燕,骤雨落河鱼。 座对贤人酒,门听长者车。相邀愧泥泞,骑马到阶除。 卷224_22 「巳上人茅斋」杜少陵 巳公茅屋下,能够赋新诗。枕簟入林僻,茶瓜留客迟。 江莲摇白羽,天棘梦青丝。空忝许询辈,难酬支遁词。 卷224_23 「房兵曹胡马诗」杜工部 胡马大宛名,锋棱瘦骨成。竹批双耳峻,风入四蹄轻。 所向无空阔,真堪托死生。骁腾有这么,万里可横行。 卷224_24 「画鹰」杜工部素练饱经风霜起,苍鹰画作殊。身思狡兔,侧目似愁胡。 绦镟光堪擿,轩楹势可呼。何当击凡鸟,毛血洒平芜。 卷224_25 「与青莲居士白同寻范十隐居」杜子美李侯有佳句,往往似阴铿。余亦东蒙客,怜君如兄弟。 醉眠秋共被,执手日同行。更想幽期处,还寻北郭生。 入门兴奋发,侍立小童清。落景闻寒杵,屯云对古村落。 一向吟橘颂,哪个人欲讨莼羹。不愿论簪笏,悠悠沧海情。 卷224_26 「临邑舍弟书至苦雨密歇根河泛溢幸免之患簿领所忧…用宽其意」杜草堂二仪积风雨,百谷漏波涛。闻道洪河坼,遥连沧海高。 职思忧悄悄,郡国诉嗷嗷。舍弟卑栖邑,防川领簿曹。 尺书前些天至,版筑临时操。难假鼋鼍力,空瞻乌鹊毛。 燕南吹畎亩,济上没同蒿。螺蚌满近郭,蛟螭乘九皋。 徐关深水府,碣石小秋毫。白屋留孤树,青天矢万艘。 吾衰同泛梗,利涉想桃子。倚赖天涯钓,犹能掣巨鳌。 卷224_27 「过宋员外之问旧庄」杜拾遗宋公旧池馆,零落守阳阿。枉道祗从入,吟诗许更过。 淹留问老人,寂寞向土地。更识将军树,悲风日暮多。 卷224_28 「夜宴左氏庄」杜少陵 风林纤月落,衣露净琴张。暗水流花径,春星带草堂。 检书烧烛短,看剑引杯长。诗罢闻吴咏,扁舟意不要忘记。 卷224_29 「送蔡希曾都尉还陇右,因寄高八十八文书」杜甫蔡子勇成癖,弯弓西射胡。健儿宁不着疼热死,铁汉耻为儒。 官是前锋得,材缘挑衅须。身微风流浪漫鸟过,枪急万人呼。 云幕随开府,春城赴上都。马头金狎帢,驼背锦模糊。 咫尺云山路,归飞广西隅。上公犹宠锡,突将且前驱。 汉使多瑙河远,大梁白麦枯。因君问新闻,好在阮元瑜。 卷224_30 「仲春忆李供奉」杜少陵 白也诗无敌,飘然思不群。清新庾开府,俊逸鲍参军。 渭北青春树,江东日暮云。何时后生可畏尊酒,重与细故事集。 卷224_31 「赠陈二补阙」杜少陵 世儒多汩没,夫子独声名。献纳开东观,皇帝问长卿。 皂雕寒始急,天马老能行。自到青冥里,休看白产生。 卷224_32 「寄高四十三文书」杜工部 叹惜高生老,新诗日又多。美名家不比,佳句法怎样。 主将收才子,崆峒足凯歌。闻君已朱绂,且得慰蹉跎。 卷224_33 「送裴二虬作尉永嘉」杜工部孤屿亭哪个地点,天涯水气中。故人官就此,绝境兴何人同。 隐吏逢梅福,游山忆谢公。扁舟吾已就,把钓待秋风。 卷224_34 「城西陂泛舟」杜拾遗 青蛾皓齿在楼船,横笛短箫悲远天。春风自信牙樯动, 迟日徐看锦缆牵。鱼吹细浪摇歌扇,燕蹴飞花落舞筵。 不有小舟能荡桨,百壶那送酒如泉。 卷224_35 「赠田九判官」杜工部崆峒使节上青霄,河陇降王款圣朝。宛马总肥春金花菜, 将军只数汉嫖姚。陈留阮瑀何人争长,京兆田郎早见招。 麾下赖君才并入,独能无意向渔樵。 卷224_36 「赠献纳使生活田舍人」杜草堂献纳司存雨滴边,地分清切任才贤。舍人退食收封事, 宫女开函近御筵。晓漏追飞青琐闼,晴窗点检白云篇。 扬雄更有河东赋,唯待夸口送天神。 卷224_37 「送韦书记赴安西」杜工部夫子欻通贵,云泥相望悬。白头无藉在,朱绂有爱护。 书记赴三捷,公车留二年。欲浮江海去,此别意苍然。 卷224_38 「陪郑广文游何丹霞山林十首」杜工部不识南塘路,今知第五桥。名园依绿水,野竹上青霄。 谷口旧相得,濠梁同见招。一生为幽兴,未惜马蹄遥。 百顷风潭上,千重夏木清。卑枝低结子,接叶暗巢莺。 鲜鲫银丝脍,西芹碧涧羹。翻疑柁楼底,晚餐越南中国央银行。 万里戎王子,何年别月支。异花开绝域,滋蔓匝清池。 汉使徒空到,神农竟不知。露翻兼雨打,开坼日离披。 旁舍连高竹,疏篱带晚花。碾涡深没马,藤子曲藏蛇。 词赋工无益,山林迹未赊。尽捻书籍卖,来问尔东家。 剩水沧江破,残山碣石开。绿垂风折笋,红绽雨肥梅。 银甲弹筝用,金鱼换酒来。兴移无洒扫,随便坐莓苔。 风磴吹阴雪,云门吼瀑泉。酒醒思卧簟,衣冷欲装绵。 野老来看客,河鱼不取钱。只疑淳朴处,自有一分割线。 棘树寒云色,茵蔯春藕香。脆添莴仔菜美,阴益食单凉。 野鹤深夜出,山精白日藏。石林蟠水府,百里独苍苍。 忆过旱柳渚,走马定昆池。醉把青莲茎,狂遗白接z5. 刺船思郢客,解水乞吴儿。坐对秦山晚,江湖兴颇随。 床的上面书连屋,阶前树拂云。将军倒霉武,稚子总能文。 醒酒轻风入,听诗静夜分。絺衣挂萝薜,申月白纷纭。 幽意忽不惬,归期万般无奈何。出门流水注,回首白云多。 自笑灯前舞,何人怜醉后歌。祗应与朋好,风雨亦来过。 卷224_45 「重过何氏五首」杜少陵 问讯东桥竹,将军有报书。倒衣还命驾,高枕乃吾庐。 花妥莺捎蝶,溪喧獭趁鱼。重来休沐地,真作野人居。 山雨尊仍在,沙沈榻未移。犬迎曾宿客,鸦护落巢儿。 云薄翠微寺,天清黄子陂。平昔幽兴极,步屣过东篱。 落日平台上,春风啜茗时。石阑斜点笔,桐叶坐题诗。 翡翠鸣衣桁,蜻蜓立钓丝。自今幽兴熟,来往亦无期。 颇怪朝参懒,应耽乐趣长。雨抛金锁甲,苔卧绿沈枪。 手动和自动移蒲柳,家才足稻粱。看君用幽意,白日到羲皇。 到此应常宿,相留可判年。蹉跎暮容色,怅望好林泉。 何路沾微禄,归山买薄田。斯游恐不遂,把酒意茫然。 卷224_46 「无序有怀青莲居士」杜子美 寂寞书斋里,终朝独尔思。更寻嘉树传,不忘记角弓诗。 短褐深仇大恨饱经风霜入,还丹日月迟。未因乘兴去,空有鹿门期。 卷224_47 「杜位宅除夜」杜工部 除夜阿戎家,椒盘已颂花。盍簪喧枥马,列炬散林鸦。 四十西魏过,飞腾暮景斜。何人能更拘束,烂醉是生涯。 卷224_48 「与鄠县源大少府宴渼陂」杜工部应该为西陂好,金钱罄风华正茂餐。饭抄云子白,瓜嚼水精寒。 无计回船下,空愁避酒难。主人情烂熳,持答翠琅玕. 卷224_49 「崔驸马山亭宴集」杜少陵 萧史幽栖地,林间蹋凤毛。洑流哪个地点入,乱石闭门高。 客醉挥金碗,诗成得绣袍。清秋多晚上的集会,全日困香醪。 卷224_50 「一日杨奉先会白水崔明府」杜工部后天潘怀县,同期陆浚仪。坐开桑落酒,来把菊乌贼。 天宇清霜净,公堂宁波披。晚酣留客舞,凫舄共差池。 卷224_51 「赠翰林张四大学生」杜草堂 翰林逼华盖,鲸力破沧溟。天上张公子,宫中汉客星。 赋诗拾翠殿,佐酒望云亭。紫诰仍兼绾,黄麻似六经。 内分金带赤,恩与丽枝青。无复随高凤,空馀泣聚萤。 此生任春草,垂老独漂萍。倘忆山阳会,悲歌在大器晚成听。 卷224_52 「送张七十现役赴蜀州,因呈杨五侍御」杜草堂好去张公子,通家别恨添。两行秦树直,万点蜀山尖。 士大夫新骢马,参军旧紫髯。皇华吾善处,于汝定无嫌。 卷224_53 「陪诸贵公子丈八沟携妓纳凉,晚碰到雨二首」杜拾遗落日放船好,和风生浪迟。竹深留客处,荷净纳凉时。 公子调冰水,佳人雪藕丝。片云头上黑,应是雨催诗。 雨来沾席上,风急打船艏。越女红裙湿,燕姬翠黛愁。 缆侵堤柳系,幔宛浪花浮。归路翻萧飒,陂塘4月秋。 卷224_54 「白水明府舅宅喜雨」杜拾遗吾舅政如此,古时候的人哪个人复过。碧山晴又湿,白水雨偏多。 精祷既不昧,欢愉将谓何。汤年旱颇甚,前几日醉弦歌。 卷224_55 「陪李金吾花下饮」杜子美 胜地初相引,余行得自娱。见轻吹鸟毳,随便数花须。 细草称偏坐,香醪懒再酤。醉归应犯夜,怕人李金吾。 卷224_56 「赠高式颜」杜少陵 昔别是哪里,相逢皆老夫。故人还落寞,削迹共艰虞。 自失论文友,空知卖酒垆。生平飞动意,见尔不可能无。 卷224_57 「赠比部萧都督十兄」杜草堂有美生人杰,由来积德门。南梁参知政事系,梁日天子孙。 蕴藉为郎久,魁梧秉哲尊。词华倾后辈,国风大雅小雅蔼孤鶱. 宅相荣姻戚,小孩子惠钻探。见知真自幼,谋拙丑诸昆。 漂荡云天阔,沈埋日月奔。致君时已晚,怀古意空存。 中散山阳锻,愚公野谷村。宁纡长者辙,归老任乾坤。 卷224_58 「七日曲江」杜拾遗 缀席茱萸好,浮舟六月春衰。凉秋时欲半,二十五日意兼悲。 江水清源曲,崇左此路疑。晚来喜悦尽,摇动女华期。 卷224_59 「承沈八丈东美除膳部员外,阻雨未遂驰贺,奉寄此诗」杜草堂前日西京掾,多除内省郎。通家惟沈氏,谒帝似冯唐。 诗律群公问,儒门旧史长。清秋便寓直,列宿顿辉光。 未暇申宴慰,含情空激扬。司存何所比,膳部默凄伤。 贫贱人事略,经过霖潦妨。礼同诸父长,恩岂没文化的人忘。 天路牵骐骥,云台引栋梁。徒怀贡公喜,飒飒鬓毛苍。 卷224_60 「奉留赠集贤院崔、于二硕士」杜拾遗昭代将垂白,途穷乃叫阍。气冲天象表,词感皇帝尊。 天老书标题,春官验钻探。倚风遗鶂路,随水到龙门。 竟与蛟螭杂,空闻燕雀喧。青冥犹契阔,陵厉不飞翻。 儒术诚难起,家声庶已存。故山多药品,胜概忆桃源。 欲整回乡旆,长怀禁掖垣。谬称三赋在,难述二公恩。 卷224_61 「故武卫将军挽歌三首」杜甫严警当寒夜,前军落大星。壮夫思感决,哀诏惜Smart。 王者今无战,雅人已勒铭。封侯意疏阔,编简为哪个人青。 舞剑过人绝,鸣弓射兽能。铦锋行惬顺,猛噬失蹻腾。 赤羽千夫膳,密西西比河1二月冰。横行沙漠外,火速到现在称。 哀挽青门去,新阡绛水遥。路人纷雨泣,天命飒风飘。 部曲精仍锐,匈奴气不骄。无由睹雄略,大树日萧萧。 卷224_62 「官定后戏赠」杜工部 不作河西尉,凄凉为折腰。老夫怕趋走,率府且逍遥。 耽酒须微禄,狂歌托圣朝。故山归兴尽,回首向风飙。 卷224_63 「二十七日蓝地崔氏庄」杜拾遗 老去悲秋强自宽,兴来几天前尽君欢。羞将短短的头发还吹帽, 笑倩别人为正冠。蓝水远从千涧落,北大武山高并两峰寒。 二零一八年此会知什么人健,醉把茱萸子细看。 卷224_64 「崔氏东山草堂」杜子美爱汝八卦山草堂静,高秋爽气相鲜新。不经常自发钟磬响, 落日更见渔樵人。盘剥白鸦谷口栗,饭煮青泥坊底芹。 何为西庄王给事,柴门空闭锁松筠。 卷224_65 「对雪」杜少陵战哭多新鬼,愁吟独老翁。乱云低薄暮,急雪舞回风。 瓢弃尊无绿,炉存火似红。数州音讯断,愁坐正书空。 卷224_66 「月夜」杜少陵今夜鄜州月,闺中只独看。遥怜小男女,未解忆长安。 香雾云鬟湿,清辉玉臂寒。何时倚虚幌,双照眼泪的印迹干。 卷224_67 「遣兴」杜甫骥子好男人,前年学语时。问知人客姓,诵得老夫诗。 世乱怜渠小,家贫仰母慈。鹿门携不遂,雁足系难期。 天地军麾满,山河战角悲。傥归免相失,见日敢辞迟。 卷224_68 「元旦寄韦氏妹」杜少陵 近闻韦氏妹,迎在钟离权。郎伯殊方镇,京华旧国移。 春城回北斗,郢树发南枝。不见朝正使,啼痕满面垂。 卷224_69 「春望」杜少陵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 烽火连6月,家书抵万金。白头搔更短,浑欲不胜簪。 卷224_70 「忆幼子」杜子美 骥子春犹隔,Ingram暖正繁。别离惊节换,聪慧与何人论。 涧水空山道,柴门老树村。忆渠愁只睡,炙背俯晴轩。 卷224_71 「第一百货公司五日夜对月」杜拾遗 无家对桃浪,有泪如冻醪。斫却月尾桂,清光应更加的多。 仳离放红蕊,想像嚬青蛾。牛女漫愁思,秋期犹渡河。

年代:唐

《六典》曰:谏议大夫掌侍从赞相,规谏讽谕。凡谏有五:大器晚成曰风谏,二曰顺谏,三曰规谏,四曰致谏,五曰直谏。

作者:杜甫

《汉书》曰:韦玄成字少翁,以父任为郎。少好修文业,尤谦善,其接人贫贱者益加,由是威望日广,以明经擢为谏议大夫。

世儒多汩没,夫子独声名。

又曰:刘辅以美才擢为谏议大夫。成帝欲立赵宜主为皇后,辅上书曰:"圣上乃触情纵欲,以卑贱之女母天下乎?里语曰:腐木不可以为柱,卑人不可感到主。臣辱谏诤之官,不敢不尽死言。"

献纳开东观,天皇问长卿。

又曰:贡禹字少翁。元帝征禹为谏议大夫,数虚已问以政务。是时年谷不登,禹奏言皇宫制度宜从省吃俭用,皇帝纳其善言。

皂雕寒始急,天马老能行。

又曰:夏侯胜,字长公,明《洪范·五行》,为谏议大夫。为人大约,无威仪,见时谓上为君,误相字於上前,上这些亲信之。

自到青冥里,休看白产生。

又曰:王褒字子渊,蜀人也。建邺太傅王襄欲宣风化於众庶,闻褒有俊材,请与相见,使褒作《如月》、《乐职》、(如淳曰:言王政酣春,在官者乐其职也。卡塔尔(قطر‎《发布》诗,(如淳曰:《国语》所谓公布哲人之令德也。苏林曰,歌之名也。卡塔尔选好事者令依《鹿鸣》之声习而歌之。时何武为孩子,选在歌中。武歌於太学,宣帝召见,曰:"此盛德之事,吾何足以当之!"明州士大夫因奏言褒有轶材,上乃征褒,既至,诏褒为《圣主得贤臣颂》,擢为谏议大夫。

创作赏析

又曰:扬雄字子云,以耆老久次转为谏议大夫,疾免,复召为谏议大夫。家至贫,嗜酒,人稀至其门。时有好事者,载肴酒以从游学。

【注解】:

又曰:孔光字子夏,经学尤明,举止方正,为谏议大夫。

【鹤注】此当是天宝十二载,长安作。【朱注】《唐六典》:垂拱中,置左右补阙各大器晚成员,天授初,左右各加三员。

《东观汉记》曰:郭丹字少卿。从司令员安,买符入函谷关,乃慨然则叹曰:"丹不乘使者车,不出此关。"既至巴黎,尝为都讲,改正二年为谏议大夫。持节归唐山,自去家十三年,果乘高车出关。

世儒多泪没①,夫子独声名②。献纳开东观③,皇帝问长卿④。皂雕寒始急⑤,天马老能行⑥。自到青冥里⑦,休看白发生⑧

《汉朝书》曰:陈禅字纪山,为谏议大夫。西南禅太岁献乐及幻人,能吐火,自支解,易牛马头。大会,作之於庭,禅离席举手曰:"圣上之庭,不宜作夷狄之乐。"

(上四颂语,下四勉辞。献纳之官,国王顾问,正其名气显赫处。皂雕,喻搏击不避;天马,喻老健不衰。盖既投身青冥,不当以头白自嫌也。【顾注】陈必老儒宿学,故以文化人称之,未言白发可以看到。【单复注】此诗首尾俱对,律度整严。State of Qatar

又曰:韦彪字Mengda,上疏曰:"谏议之职,应用公直之士,通才謇正,有低价於朝者。今或从征试辈为医师,动举州郡。并宜清选其任,责以言绩。其二千石视事虽久,而为吏人所便安者,宜增秩重赏,勿妄迁徙。惟留圣心。"

①扬雄曰:“世儒怀庸庸之知。”董京《答孙楚》诗:“周道■兮颂声没,夏政衰兮五常泪。”②曹植诗:“追举逐声名。”③《两都赋序》:“侍从之臣,朝夕论思,日月献纳。”谢朓诗:“献纳云台表。”《东汉书》:永光十三年,帝幸东观,览书林,阅篇籍,博选艺术之士,以充其官。华峤《谢秘书监表》:“马融博通,三入东观。”④《明朝策》:“皇帝无羞亟问。”《汉书》:上读《子虚赋》而善之,曰:“朕独不得与此人同时哉!”狗监杨得意侍上,曰:“臣邑人司马长卿,自言为此赋。”上惊,召问相如。⑤《埤雅》:鹰,似雕而大,高粱红,俗呼皂雕。《唐书》:王志愔。除左台太史,时人呼为“皂雕”,言其顾瞻人吏,如皂雕之视燕雀也。刘贡父曰:杜甫的诗“皂雕寒始急”,白乐天诗“千呼万唤始出来”,皆读去声。事之始终,音上声。有所宿留今始然者,音去声。⑥天马,大宛善马也,汉有《天马歌》。《管敬仲》:“主力之智可用也。”⑦《九章》:“据青冥而摅虹兮。”言青云杳冥也。⑧左思《白发赋》:“星星白发,生于鬓垂。”

又曰:江革转谏议大夫,赐告归,皇帝思革笃行,诏齐相曰:"谏议大夫江革,前以病归,今起居何如?夫孝者百行之冠,众善之始也。县以见谷千斛赐"巨孝"常以4月长吏安抚,致羊酒,以终厥身。"

豁免义务申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来的小说者全体,如有侵略您的原创版权请告诉,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又曰:刘陶字子奇,拜谏议大夫。灵帝世,天下日危,陶上疏言天下乱皆由於宦竖,宦竖见事急共谗陶,诏收黄门开元寺狱。陶自知必死,对使者曰:"谗邪相求,考掠日深,臣恨不列稷呙伊周之踪,而与比干、龙逢为俦,事败乃悔,复何可及!"闭气而死。

《续汉书》曰:周举,字宣光。梁商表为从事中郎,商疾甚,帝问遗言,对曰:"臣从事中郎周举,清慎高亮,可任谏议大夫。"

谢承《古代书》曰:傅翻字君成,转谏议大夫,性子谅直,数陈谠言。武帝嘉之。

又曰:虞承字叔明。拜谏议大夫,雅性忠謇,在朝堂犯颜谏争,终不曲挠。散禄赈给诸生,言德无比。

《魏志》曰:贾逵字梁道,河东襄陵人也。自为小孩子戏,常设部伍,祖父习异之,曰:"汝大必为主帅。"口授兵法数万言。为首相主簿,太祖善之,拜谏议大夫,与夏侯尚并掌军计。

又曰:贾逵,字梁道。太祖征汉昭烈帝,先遣逵至斜谷观时势,道逢水衡载囚徒数十,逵以军事急,辄竟重者一人,皆放其馀。太祖善之,拜谏议大夫。

《蜀志》曰:尹默字思潜,以《左氏传》教师,后主践阼,拜谏议大夫。

《古时候书》曰:李尤字伯仁。令尹贾逵荐尤有扬雄之才,明帝召作《东壁雍阜阳诸观铭》,拜谏议大夫。

《后魏书》曰:张普惠,字洪赈,常山九门人。为谏议大夫,任城王澄谓普惠曰:"不喜得谏议,惟喜谏议得君。"

《唐书》曰:高祖尝嘲苏世长曰:"名长意短,口正心邪。弃忠贞於魏国,忘信义於吾家。"世长对曰:"名长意短,实如诏书;口正心邪,未敢奉诏。昔窦融以河西降汉,十世封侯;臣以阳泉回国,惟蒙屯监。"于是拜为谏议大夫。

又曰:苏世长擢拜谏议大夫,从幸泾阳校猎,大获禽兽於旌门。高祖入御营,顾谓朝臣曰:"后天畋,天涯论坛?"世长进曰:"陛中游猎,薄废万机,不满十旬,未为大乐。"高祖色变,既而笑曰:"狂态发耶!"世长曰:"为臣私计则狂,为天王国计则忠矣!"

又曰:王珪为谏议大夫,尝有论谏,太宗称善。遂诏:"每宰相入内平章大计,必使谏官随入,与闻政事。"

又曰:太宗问谏议大夫褚河南曰:"舜造漆器,禹雕其俎,此时谏舜十有馀人。食器之间,苦谏何也?"遂良对曰:"雕琢害农事,纂组伤女工人。首创奢淫,危亡之渐,漆器不已,必金为之;金器不已,必玉为之。所以谏臣必谏其渐,及其满盈,无所复谏。"上然之。

又曰:萧钧迁谏议大夫。时有左武候、引驾卢文操逾垣盗左藏库物。高宗以引驾职在纠绳,身行盗窃,命有司杀之。钧进谏曰:"文操所犯,情实难原,然恐天下闻之,必谓始祖轻法律,贱人命,任喜怒,贵财物。臣之所职以谏为名,愚衷所怀,不敢不奏。"帝谓曰:"卿职在司谏,能尽忠规,遂特免其生命刑。"顾谓侍臣曰:"此乃真谏议也。"

又曰:武则天临朝,置匦四区,共为豆蔻年华室,列於朝堂。东方春色青,有能告以养人及劝农,可投书於青匦,铭之曰:"延恩";南方夏色赤,有能正谏论时事政治之得失,可投书於丹匦,铭之曰:"招谏;"西方秋色白,有能自陈抑屈,可投书於素匦,铭之曰:"申冤";北方水色玄,有谋智者可投书於玄匦,铭之曰"通玄"。宜令正谏大夫、补缺拾遗等一位,充使知匦事,每天全部投书,至暮即进。天宝九载一月,改匦为献纳。

又曰:李景伯迁谏议大夫。中宗尝宴侍臣,及朝集,使酒酣,令各为回波词,众皆为谄佞之词及自要荣位,次至景伯,曰:"回波尔时酒卮,微臣职在箴规,侍宴既过三爵,喧哗窃恐非仪。"中宗不悦。中书令萧至忠称之曰:"此真谏官也。"

又曰:至德元年,制"谏议大夫论事,自今已后不须令宰相先知。"

又曰:乾元二年1月,两省谏官十三日后生可畏上封事,直论得失,无假文言。既成殿最,用存沮劝。

又曰:阳城为谏议大夫,裴延龄谗谮陆贽等坐贬谪,德宗怒不解,在朝无救者。城闻而起曰:"吾谏官也,不可天皇杀无犯人而信用贪吏。"即率拾遗王仲舒等数人,守延英门上疏,论延龄奸佞,贽等无罪状。德宗大怒,召宰相入语,将加城等罪。长久乃解,令宰相谕遣之。於是金吾将军张万福闻谏官伏阁谏,趋趍往至延英门,大言贺曰:"朝廷有直臣,天下必太平矣!"遂遍拜城及王仲舒等曰:"诸谏议能那样言事,天下安得不太平?"已而连呼:"太平,太平!"万福武人,时三十馀,从今以后名重天下。

又曰:崔郾迁谏议大夫。穆宗即位,荒於禽酒,坐朝恒晚,郾与同列郑覃等延英切谏,穆宗甚嘉之,畋游稍简。

又曰:文宗尝於便殿召柳公权、周墀对。公权论事切直,忤旨,周墀为之惴栗。公权词气益坚,上徐谓公权曰:"朕知舍人不合,却作谏议。以卿论事有争臣之风,今授卿谏议大夫。"

又曰:孔戣为谏议,上疏以事四条陈讽。后有李涉投匦,上言吐突承瓘公忠,戣为匦使,览副状大怒,逐之。因上疏苦谏,遂贬涉,幸臣闻之侧目,人皆为危之。戣高步公卿间,以方严见惮。

又曰:冯定为谏议大夫。李训事败,伏诛,衣冠横罹其祸,中外危疑,及改元,御殿上尉仇士良请用神策仗卫在殿门。定抗疏论罢,人情危之。又请许左右史随宰臣入延英记事。

又曰:会昌元年,中书门下奏:"据《六典》,隋置谏议大夫八人,从四品上,大历二年升门下节度使为正三品,两省遂阙四品,建官之道,有所未周。《诗》云:'衮职有阙,仲山甫补之。'周、汉大臣愿入禁闼,补过拾遗。张平子为校尉,常居帷幄,从容讽谏,此皆大臣之任。故其秩峻,其任重(Ren Zhong卡塔尔,则君敬其言而行其道。况謇谔之地,宜有饱经饱经风霜之人。秩未优崇,则难用耆德,其谏议大夫望依隋书旧制,升为从四品,分为左右,以备两省四品之缺。向后与丞、郎出入迭用,以重其选。"从之。

《五代史·周书》曰:显德六年,敕谏议大夫宜依然正五品上,仍班位在给事中之下。按唐《六典》,谏议大夫四员,正五品上,皆隶门下省,班在给事中之下。会昌二年十10月,中书门下奏升为正四品下,仍分为左右,以备两省四品之缺,故其班亦升在给事中之上。近朝自谏议大夫拜给事中者,官虽序迁,位则降等,至是以其迁次不伦,故纠正焉。

《三辅决录》曰:第五颉,字子陵,为谏议大夫。南阳无主人,老乡无田宅,寄止灵台北,或二十四日不炊。

○补阙

《六典》曰:补阙,唐垂拱中创立,四员,左右各二。天授年终,左右各加三员,通前为十员。其或才职卓殊,不待缺而授。言国家有过阙而补正之,故以名官焉。

又曰:左右补阙,掌供奉讽谏,扈从乘舆。凡发令举事有不便於时、不合於道,大则廷议,小则上封。若贤良之遗滞於下,忠孝之不闻於上,则条其事状而荐言之。

《唐书》曰:王源先生中字正蒙,早以管理学著名,升进士第宏词科,累迁至左补阙。时典禁军者不循法律,至有台府人吏皆为追擒,源中上疏,其略曰:"夫台宪者,纪纲之地;府县者,勒令之所。设有犯人,宜归司存,安有北军势重於南衙,辇下放权力倾於仗内?乞还法司,庶守任务。"宪宗可其请。

又曰:裴垍在中书,有独孤郁、李正辞、严休复自拾遗转补阙,及参谢之际,垍廷语之曰:"独孤与李二补阙,孜孜献纳,今之迁转可谓酬薪无愧矣。严补阙官业或异於斯。昨者进拟,不无疑缓。"休复悚恧而退。

又曰:文宗以魏谟为补阙,上尝言於宰臣曰:"太宗天皇得羊鼻公,采拾缺点和失误,弼成圣政。今笔者得魏谟,於疑似之间,必极匡谏;虽不敢希及贞观之政,庶几处於无过之地。"命授谟左补阙。於内状备述,谏疏激切,诏申书善为之词。

《唐书》曰:贞元中,韦渠牟为右补阙,内部供应奉,僚列初轻之。上在延英既对首相,多使中妃子召渠牟於官次,同辈始注目矣。岁中,迁左谏议大夫。时延英对,秉政财赋之臣昼漏率下二三刻为常,渠牟奏御率下五六刻。上笑语款洽,往往外闻。

又曰:韦温为左补阙,忠鲠救时。宋申锡被诬,温昌言:"宋公施行有素,身居台辅,不当有此,是奸人嫁祸也。吾辈谏官,岂避不常之雷电而致圣君贤相蔽惑之咎耶!"因率同列伏阁切争之,由是闻名。

○拾遗

《六典》曰:拾遗,唐垂拱中开创,四员,左右各二。天授初左右各加二员,通前为十员。才可则登,不拘阶叙。言国家有遗事,拾而论之,故以名官焉。

又曰:左右拾遗,掌供奉讽谏,扈从乘舆。凡发令举事有不便於时、不合於道,大则廷议,小则上封。若贤良之遗滞於下,忠孝之不闻於上,则条其事状而荐言之。

《唐书》曰:李邕,少著名,长安初,内史李峤及监察和控制里正张廷珪并荐邕词高行直,堪为谏诤之官,由是召拜左拾遗。

又曰:李邕为左拾遗,太师中丞宋璟奏侍臣张昌宗兄弟有不顺之言,请付法推测。则天初不应,邕在国君进曰:"臣观宋璟之言,事关国家,望国君可其奏。"则天色稍解,始允宋璟所请,既出,或谓邕曰:"吾子名位尚卑,若不称旨,祸将不测,何为造次如是?"邕曰:"不颠不狂,其名不彰。若不这么,后代何以称也?"

又曰:李邕为左拾遗,及中宗即位,以妖人郑普思为秘书监。邕上书谏曰:"盖人感意气风发飧之惠,殒七尺之身。况臣为皇帝官,受太岁禄,而得目有所见,口不言之,是负恩矣。自太岁亲政日近,复在九重,所以未闻在外群下窃议,道路籍籍,皆云普思多行诡惑,妄说妖祥。惟始祖不知,尚见促使。此道若行,必挠乱朝政。臣至愚至贱,不敢以观念对扬天庭,请以古事明证。孔圣人云:《诗》八百,不问可以知道,曰思无邪。国王今若以普思有奇术,可致长生久视之道,则爽鸠氏久应得之,永有全世界,非国王今天可得而求!若以普思可致仙方,则秦皇、汉武久应得之,永有世上,亦非君王前日可得而求!若以普思可致佛法,则汉明、梁武久应得之,永有环球,亦不是圣上后天可得而求。若以普思可致鬼道,则墨子、干宝各献於至尊矣,而二王得之,永为天下,亦非圣上前不久可得而求。此皆事涉虚妄,历代无效。臣愚,不愿天皇复行之於明时。惟尧舜二帝,自古称圣。臣观所行,故在人事,敦睦九族,平章百姓,不闻以鬼神之道听理天下。伏愿皇上察之,则天下幸甚。"疏奏,不纳。

又曰:许景先,湖州义兴人,后徙家临沂,少举进士,授夏阳尉。神龙初,东都起圣善寺、报慈阁,景先诣阙,献《大像阁赋》,词吗美貌,擢拜左拾遗。

又曰:萧昕为左拾遗。昕常与男子张镐为友,馆而礼之,表荐曰:"如镐者,用之为王者师,不用则幽谷黄金时代叟尔。"玄宗擢镐拾遗,不数年,出入将相。

又曰:元和中,以左拾遗杜从郁为秘书丞。从郁,司徒佑之子也。初,自司议郎为左补阙,崔群、韦贯之、左拾遗独孤郁等上疏,认为宰相之子不合为谏诤之官,於是降为左拾遗。群等又奏云:"拾遗与补阙虽资品差别,而都已谏官。父为宰相而子为谏官,若政有利弊,不可使子论父。"於是改授之。

又曰:元和中,延英宰臣对讫,左拾遗杨归厚次请对。时上坐久,宣令后坐日对来,归厚坚词固请,宰相谕之不退,上乃召见。归厚首论中官许遂振,次历诋宰辅,皆过激烈;可是自衒求试,其词甚繁,逾刻而罢。

又曰:元〈禾贞〉除左拾遗。〈禾贞〉性锋锐,见事风生;既居谏垣,不欲碌碌自滞,事无不言,今日上疏论谏职。

又曰:宝历中,左拾遗李汉、右拾遗舒元褒、薛廷老等五个人於阁内谏曰:"臣伏见前段时间除授,往往不由中书进拟,或是宣出。臣恐从今以后纪纲浸坏,奸邪恣行,乞求圣恩详察。上厉声曰:"更有啥事?"舒元褒进曰:"帝王多年来修建亦太多!"上色变曰:"哪个地方修建?"元褒俯首不能够对。薛廷老奏曰:"臣等是谏臣,有所闻即合论奏,亦岂知主公修造之所?"但见般辇瓦木绝多,即知修筑不已,央求稍留圣虑。"上曰:"所奏知。"然后各重新设置,议者感觉不废其职。

又曰:太和五年,左拾遗舒元褒等论中丞温造凌供奉官事:今月十四日,左补阙李虞与温造街中相逢,造怒,不走避,遂捉李虞祗承人禁身少年老成宿,决脊杖十下者。臣等谨案国朝政有趣的事,供奉官街中,除宰相外无所逃避。今温造蔑朝廷故事,凌天子近臣,恣行胸臆,曾无畏忌。伏以事有虽小而关分理者,即不可失也。分理一失,乱由之生。遗补官秩虽卑,乃君王侍臣也。中丞虽高,乃法吏也。侍臣见凌,是不广敬;法吏坏法,何以持绳?前时,中书舍人李虞仲与造相逢,造乃曳去引马,知制诰崔咸与造相逢,又捉其从人。那时缘不上闻,所以强暴益甚。臣等又闻元和、长庆中,中丞行李可是半坊,今乃远至两坊,谓之笼街喝道。但以敬性格很顽强在辛苦费劲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自处,不思僣拟之嫌。太岁若不由此特有惩革,伏恐自此供奉官辈,便须逃避中丞,累朝制度失自皇帝。臣等官忝谏列,实为国君惜之。奉敕宪官之职在指佞触邪,不在行李自满;侍臣之职在献可替否,不在道途相高。并列通班,合出名分,如闻喧竞,亦以一再,既令人言,甚损朝体。其台官与供奉官同道,听前后相继而行;道途任祗揖而过。其参从人则各随本官之后,少相僻避,勿信冲突。又闻近年来已来,应合有导从官,手力多者,街衢之中,行李太过。自今传呼,前后然而四百步。

《唐书》曰:归登为右拾遗。裴延龄以奸佞有恩,欲为相。谏议大夫阳城上疏切直,德宗赫怒,右补阙熊执易等亦以危言忤旨。初,执易草疏成,示登,登惨然曰:"愿寄一名。雷电之下安忍令足下独当。"自是同列切谏,登每联合具名其奏,无所走避,时人称重。

又曰:王仲舒字弘中,贞元十年策试贤良方正、能直言极谏等科,仲舒登乙第,超拜右拾遗,裴延龄领度支,矫诞大言,诋毁善良,仲舒上疏极论之。

又曰:赵宗儒拜右拾遗、翰林博士,父骅改秘书少监,与父并命出於中旨,那时候荣之。

古典艺术学原来的文章赏析,本文由我整理于互连网,转发请注脚出处

本文由优德88手机中文版发布于优德88手机,转载请注明出处:优德88手机杜诗,赠陈二补阙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