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的杜牧为啥有些许人会说她对长辈小说家香山

今天趣历史小编为大家带来了一篇关于杜牧的文章,欢迎阅读哦~

在唐朝元和十五年,唐宪宗暴毙,唐穆宗李恒在宦官的拥戴之下,仓促继位。新皇加冕,日理万机,最重要的当然是人事安排。唐穆宗手头有一个荐表,那是已经罢相的令狐楚写给唐宪宗的,是推荐一个叫做张祜的诗人。唐宪宗既然已经驾崩,决定权自然就交给了唐穆宗。

问:“小李杜”中的杜牧为何有人说他对前辈诗人白居易耿耿于怀?

在唐朝元和十五年,唐宪宗暴毙,唐穆宗李恒在宦官的拥戴之下,仓促继位。新皇加冕,日理万机,最重要的当然是人事安排。唐穆宗手头有一个荐表,那是已经罢相的令狐楚写给唐宪宗的,是推荐一个叫做张祜的诗人。唐宪宗既然已经驾崩,决定权自然就交给了唐穆宗。

唐穆宗也不认识张祜,更不清楚他的才华,便找来刚刚担任宰相的元稹,向他咨询情况。元稹斩钉截铁地回复皇帝:

图片 1

唐穆宗也不认识张祜,更不清楚他的才华,便找来刚刚担任宰相的元稹,向他咨询情况。元稹斩钉截铁地回复皇帝:

张祜雕虫小巧,壮夫不为,若奖激太过,恐变陛下风教。

白居易生于772年,杜牧生于803年,按年龄,白居易比杜牧大了31岁,杜牧作为与白居易生活在同一时期的晚辈,而面对比自己更大名气的诗人,本应该是怀着敬仰崇拜的态度的,而杜牧偏偏对这位长辈大文豪处处批评与鄙视,这实在令人费解。

张祜雕虫小巧,壮夫不为,若奖激太过,恐变陛下风教。

图片 2

然而,杜牧不但不是目空一切、妒贤嫉能、心胸狭隘之辈,相反,他是一个头脑清醒、喜扬人善、心胸宽阔的人。无论是前辈诗人还是同龄诗人,都有多位曾经得到过杜牧的高度赞扬。例如,对前辈诗人杜甫、韩愈,他有“杜诗韩文愁来读,似倩麻姑痒处搔”两句诗。对稍早于自己的李贺,同龄人李商隐、张祜等诗人,他都曾经毫不吝啬加以赞美。年轻的时候,杜牧专门学习过李贺的诗。关于张祜,他写过“谁人得似张公子,千首诗轻万户侯”的诗句。但是,杜牧在《献诗启》一文中,表明自己创作诗歌的态度是:“某苦心为诗,本求高绝,不务绮丽,不涉习俗,不今不古,处于中间。”明眼人不难看出,其中“习俗”指的是元稹、白居易的“元和体”。对于元稹、白居易,时人曾有“元浅白俗”的讥评。好友李戡病死之后,杜牧为其撰写墓志铭,其中转述李戡的观点,“…痛自元和已来,有元、白诗者,鲜艳不逞,非庄士雅人,多为其所破坏,流于民间,疏于屏壁,子、父、女、母,交口教授,淫言媟语,冬寒夏热,入人肌骨,不可除去。”这种观点,既然杜牧郑重其事将它写进了墓志铭,就说明,这不仅是亡友的观点,也是杜牧本人的观点。可见,杜牧对元稹、白居易的诗歌是很不感冒的。

元稹这么做,是有一定的私心。他和令狐楚之间涉及党争,自然不愿意提携对手推荐的人。但他的话很有分量,唐穆宗此后对张祜也就置之不理了。

元稹这么做,是有一定的私心。他和令狐楚之间涉及党争,自然不愿意提携对手推荐的人。但他的话很有分量,唐穆宗此后对张祜也就置之不理了。

据说,杜牧之所以极力排斥元稹、白居易的诗歌,除了不欣赏他们过于浅显、通俗的语言风格之外,更重要的是对元稹、白居易为人处世的强烈不满。具体地说,主要是元稹、白居易曾经压抑过杜牧所欣赏的诗人张祜。

张祜找人推荐当官不成,只好积极参加科举考试,不过又遇到了麻烦。当时他在杭州,希望能够以解元的身份被推荐到中央参加进士考试。杭州刺史是大名鼎鼎的白居易,也和张祜有过交道,甚至还会称赞张祜的诗歌写得好。但白居易和元稹是志同道合的生死之交,关键时候却压下了张祜,以徐凝为首荐。

张祜找人推荐当官不成,只好积极参加科举考试,不过又遇到了麻烦。当时他在杭州,希望能够以解元的身份被推荐到中央参加进士考试。杭州刺史是大名鼎鼎的白居易,也和张祜有过交道,甚至还会称赞张祜的诗歌写得好。但白居易和元稹是志同道合的生死之交,关键时候却压下了张祜,以徐凝为首荐。

唐穆宗长庆年间,白居易做杭州刺史时,张祜到杭州,希望白能贡举自己去参加进士考试。不料,白居易在经过一番考试之后,取另一个举子为解元,以至于张祜日后未能考中进士。令狐楚十分欣赏张祜的文才,曾经亲自起草奏章,竭力举荐张祜,称赞其诗歌为“辈流所推,风格罕及”。但是,当皇帝征询元稹的意见时,他却回答“张祜雕虫小巧,壮夫不为”,并以录用张祜可能导致天下“风教”沦丧加以阻挠。其真实原因,当然是元稹故意压制政敌令狐楚赏识的人。因此,张祜一无所获,黯然离开京城,寄人篱下,一生都以白衣身份四处漂泊。

这件事的影响程度,远远超出了所有人的意料。后世将之看作一场公案,认为是白居易的污点之一。在当时也有人鸣不平,最著名的就是著名诗人杜牧。

这件事的影响程度,远远超出了所有人的意料。后世将之看作一场公案,认为是白居易的污点之一。在当时也有人鸣不平,最着名的就是着名诗人杜牧。

杜牧虽然直到做池州刺史时,才跟张祜第一次会面。但是,他对张祜的诗歌才华,早已心生敬佩。见面后,复意气相投,很快成为好朋友。因此,杜牧对元稹、白居易非常不满,感情的天平始终向张祜一边倾斜。杜牧《寓怀寄苏州刘郎中》诗,就遭元稹阻挠一事,为张祜鸣不平:“天子好文才自薄,诸侯力荐命犹奇。贺知章口徒劳说,孟浩然身更不疑。”《登池州九峰寄张祜》诗,则是就遭白居易压抑事,对张祜进行安慰:“睫在眼前长不见,道非身外更何求?谁人得似张公子,千首诗轻万户侯!”

杜牧一直是诗坛的红人,伴随着神童的美誉长大。他在担任池州太守的时候,张祜到访。此时距离元稹打击他已经30年了,距离白居易公案也已经27年了,这些年来,张祜早已绝了官宦之心,四处漂流,行踪不定。现在赶来与杜牧见面,张祜已经60岁了。

杜牧一直是诗坛的红人,伴随着神童的美誉长大。他在担任池州太守的时候,张祜到访。此时距离元稹打击他已经30年了,距离白居易公案也已经27年了,这些年来,张祜早已绝了官宦之心,四处漂流,行踪不定。现在赶来与杜牧见面,张祜已经60岁了。

当然,杜牧之所以为张祜打抱不平,除了他的确欣赏张祜的诗歌才华之外,也跟他与张祜有着相似的遭遇和命运有关。他们的友情中,应该还有惺惺相惜、同病相怜的成分

面对这个白发苍苍,在仕途毫无建树的老人,杜牧也满心感慨。从此,他与张祜成为了忘年交,写下了不少诗篇夸赞张祜。其中有一篇,明显就是冲着白居易来的,它叫做《登池州九峰楼寄张祜》:

图片 3

杜牧出身于世业儒学之家,继承和发扬了祖父杜佑的经世致用之学,一生满怀济世之情,关心国家时局政治,他赋诗明志,著文上书,积极向当权者献计献策。但残酷的现实却是:知己者不与同志(牛党),同志者不与相知(李党),在这种错位中,杜牧官场困踬,导致他一生情感起伏迭宕。关于他的思想,古今研究者从不同方面多有研析,本文试以诗歌为媒介,探析其一生思想轨迹,并对前人的一些观点提出不同意见。

百感中来不自由,角声孤起夕阳楼。碧山终日思无尽,芳草何年恨即休?睫在眼前长不见,道非身外更何求?谁人得似张公子,千首诗轻万户侯。

面对这个白发苍苍,在仕途毫无建树的老人,杜牧也满心感慨。从此,他与张祜成为了忘年交,写下了不少诗篇夸赞张祜。其中有一篇,明显就是冲着白居易来的,它叫做《登池州九峰楼寄张祜》:

杜牧的忧国忧民,并不仅仅停留在徒伤悲的层面上,他在诗中明确表示“关西贱男子,誓肉虏杯羹”。急切地询问“谁其为我听”,豪壮地表示“叱起文、武业,可以豁洪溟。安得封域内,长有扈苗征”。他引贾谊为知己——或者说,他以贾谊自比,委婉地表示:自己有治国之才,愿为国效力。

这是一首七律,在首联中,诗人不由自主地百感交集从内心涌出,荡读者很想看看到底是何事让作者如此惆怅时,作者话锋一转,写到了画角声起,夕阳晚照的孤楼。虽然没有明说,却让读者充满着画面感,也为后来的情节,营造出了沧桑悲凉的背景。

百感中来不自由,角声孤起夕阳楼。碧山终日思无尽,芳草何年恨即休?睫在眼前长不见,道非身外更何求?谁人得似张公子,千首诗轻万户侯。

诗人这种青年时期就树立的经国济世的愿望,经中年、到老年,虽然中间有过彷徨,但终一生,都是他思想中的主流。

颔联是对偶抒情的方式,表达了杜牧的同情愤慨:对着青山整日里思绪万千,芳草一年荣枯不断,什么时候这样的恨意才会消失?杜牧巧妙地将愁绪与周围景致相联系,造成万物皆悲,千古同愁的艺术效果。

图片 4

经国济世和出世任情这两种矛盾的思想在开成四年杜牧赴京任左补阙职途中所作诗中表现最为明显,由于思想的交锋,情绪涌动,在赴仕途中的这一短暂时期内,诗人所作的有据可考的诗竟多达二十首。 这种起伏迭宕的思想贯穿于整个赴任途中,正是杜牧的经国济世和出世任情两种思想此消彼长的结果,此后的《丹水》、《途中作》、《和州绝句》等诗中皆有表现。 “年寿有时而尽,荣乐止乎其身,二者必至之常期,未若文章之无穷。是以古之作者,寄身於翰墨,见意於篇籍,不假良史之辞,不托飞驰之势,而声名自传於後7”。历来文人都十分珍视自己的作品,唐白居易更是在生前就整理自己的诗稿。杜牧却在临终时自毁大量诗稿文稿,并自撰墓志铭,可见其心灰意冷之至。

颈联之中,杜牧用比喻起手,为张祜所受的不公待遇鸣不平:睫毛就长在眼睛的前面却总是看不见,大道就在他的身上,却到别的地方寻找。这句话,细细想来,还不仅仅批评白居易不识人才,甚至是在指桑骂槐说白居易有眼无珠。

这是一首七律,在首联中,诗人不由自主地百感交集从内心涌出,荡读者很想看看到底是何事让作者如此惆怅时,作者话锋一转,写到了画角声起,夕阳晚照的孤楼。虽然没有明说,却让读者充满着画面感,也为后来的情节,营造出了沧桑悲凉的背景。

“诗言志”,从杜牧的诗作中,我们可以窥见他思想的一些端倪,了解他的情感趋向。但仅从其诗歌探其一生思想轨迹,难免有不周之处,若要全面解析杜牧,还需做更多方面的研究。

到最后的尾联之中,作者才尽情抒发对于张祜的欣赏:有谁能比得过你张公子?写出的上千篇诗歌,足以藐视那些权贵。当时张祜已经60岁了,按现在的观点自然不能算公子哥,但因为是白衣,作为刺史的杜牧自然可以尊称其为张公子。

颔联是对偶抒情的方式,表达了杜牧的同情愤慨:对着青山整日里思绪万千,芳草一年荣枯不断,什么时候这样的恨意才会消失?杜牧巧妙地将愁绪与周围景致相联系,造成万物皆悲,千古同愁的艺术效果。

不是,小李杜”指唐代诗人李商隐和杜牧.“小李杜”之于晚唐诗坛的作用,我们总是不禁要拿来与大“李杜”在盛唐的作用相类比,如果说李白、杜甫共同创造了盛唐诗歌的一个几乎无可企及的巅峰,那么李商隐和杜牧则在晚唐业已没落的诗风中添上瑰丽的一页.

杜牧写这首诗,顺带痛骂白居易,一方面是他的确欣赏张祜,另一方面也是因为他一直和白居易不睦。当年白居易写诗,就嘲讽了年老尸位素餐,不肯退休的宰相杜佑。杜牧正是杜佑的孙子,从始至终就对白居易抱有敌意,两人之间毫无应和往来的诗歌,也算是唐朝诗人中的奇迹。

颈联之中,杜牧用比喻起手,为张祜所受的不公待遇鸣不平:睫毛就长在眼睛的前面却总是看不见,大道就在他的身上,却到别的地方寻找。这句话,细细想来,还不仅仅批评白居易不识人才,甚至是在指桑骂槐说白居易有眼无珠。

杜牧不欣赏白居易的诗歌,说过于肤浅,对白居易为人处事强烈不满,白居易曾经压抑过杜牧欣赏的诗人张祜,

所以,文化总是不可避免主观因素。元稹打击张祜,白居易贬低张祜,杜牧帮张祜出头,都有着各自的用意,不能完全从诗歌文化本身来解释。

到最后的尾联之中,作者才尽情抒发对于张祜的欣赏:有谁能比得过你张公子?写出的上千篇诗歌,足以藐视那些权贵。当时张祜已经60岁了,按现在的观点自然不能算公子哥,但因为是白衣,作为刺史的杜牧自然可以尊称其为张公子。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杜牧写这首诗,顺带痛骂白居易,一方面是他的确欣赏张祜,另一方面也是因为他一直和白居易不睦。当年白居易写诗,就嘲讽了年老尸位素餐,不肯退休的宰相杜佑。杜牧正是杜佑的孙子,从始至终就对白居易抱有敌意,两人之间毫无应和往来的诗歌,也算是唐朝诗人中的奇迹。

所以,文化总是不可避免主观因素。元稹打击张祜,白居易贬低张祜,杜牧帮张祜出头,都有着各自的用意,不能完全从诗歌文化本身来解释。

本文由优德88手机中文版发布于优德88手机,转载请注明出处:中的杜牧为啥有些许人会说她对长辈小说家香山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